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去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最强霸婿五个姐姐都是大佬

最强霸婿五个姐姐都是大佬

深夜辰风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赵君炎是龙国最年轻的九星战将,他入伍六年,一路逆袭崛起,成为亿万人民敬仰的军中战神。功成名就时,他回归都市,只为寻找年少时救他一命的女孩,偿还恩情,许其一世繁华。赵君炎携五个大佬姐姐一起回归都市,却发现自己心爱的女孩受辱,战神一怒,掀起都市腥风血雨!

主角:赵君炎,江轻柔   更新:2022-07-16 00: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君炎,江轻柔的女频言情小说《最强霸婿五个姐姐都是大佬》,由网络作家“深夜辰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赵君炎是龙国最年轻的九星战将,他入伍六年,一路逆袭崛起,成为亿万人民敬仰的军中战神。功成名就时,他回归都市,只为寻找年少时救他一命的女孩,偿还恩情,许其一世繁华。赵君炎携五个大佬姐姐一起回归都市,却发现自己心爱的女孩受辱,战神一怒,掀起都市腥风血雨!

《最强霸婿五个姐姐都是大佬》精彩片段

“师姐们,我回国了,不过见你们之前我要先去见她!”

云城。

机场门前,一位身着黑色戎装的青年,在微信群中发完一个语音后,便把手机塞进了口袋。

而微信群却炸了锅。

“臭小子,真是见色忘姐啊!”

“……”

青年自然不知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微信群中爆发了一场怎样的大战。

赵君炎。

百万黑羽军统帅,镇守北疆,百战百神,无敌敢犯!

亦是龙国最年轻的九星战将,号称尊帅,保九州大地安泰,受亿万民众敬仰!

服役六年,卸甲归田,只为找到年少时救了他一命的女孩,为报其恩,愿许其一生繁华!

“查到了吗?”

闻言,身后如铁塔般的壮汉,立刻躬身上前。

“是的尊帅,这是您要的资料。”

将资料接到手中,赵君炎细细翻开。

江轻柔。

女,二十四岁,云城西城区江家子弟。

因父亲早亡,她和母亲在江家极其不受待见,从而被迫养成了逆来顺受的性格。

小学,初高中,大学,即便学习成绩总是名列前茅,也没受到家族偏爱,勤工俭学,一事无成。

毕业后,在家族企业做着端茶倒水的工作。

半年前,偶遇陈家大少陈世豪,倾国倾城的美貌被其一眼相中,展开疯狂追求。

谁料,陈世豪未婚妻周珊珊得知后,伙同狐朋狗友,把江轻柔劫持至市中心广场,浇灌硫酸,毁其容貌,令其成为丑八怪,尝遍所有人的冷眼与嘲笑……

“该死——!”

突然,爆炸似的怒嚎,震碎了机场门前的所有落地窗。

过往乘客全部傻在原地,不可思议的盯着赵君炎。

护在身旁的一男一女,见其愤怒的宛若炎魔,立刻单膝落地领命。

“尊帅,请允许我为江小姐复仇!”

“尊帅,我来吧,我必令欺辱江小姐的所有混蛋死不如死!”

“不必。”赵君炎声音冷的如冰!

“烈虎、雏凤,此仇谁也无法代劳,唯有江轻柔自己能报!”

“走,去江家!”

赵君炎捏着拳头,迈着步伐,带着烈虎、雏凤二人,径直上了一台商务车。

开车的是位年过半百的男人,他叫李庆海,是一省之地的总督。

“尊帅您好,能为您代步是鄙人的荣幸,请问您是先去我安排的地方休息,还是……”

“西城区,江家!”

被打断的李庆海一脸愕然,因为赵君炎从牙缝中挤出的五个字,竟有说不尽的怒焰!

天呐!

这个江家究竟做了什么事情,竟惹的尊帅如此愤怒,他是疯了吗?

李庆海不敢耽搁,立刻驾车驶离机场,一条长龙般的车队紧紧尾随!

期间。

在一个路口等红路灯的时候,惴惴不安的李庆海,自降身份,发了一个信息给掌管云城的提督。

“西城区江家为何惹怒了尊帅,调查清楚,尽快回信!”

云城提督看到信息的刹那,呼通一声,直接从椅子上摔到办公桌下面,腿软的半天没有爬出来。

……

江家老宅。

今天,不仅江家所有人都在,还多了数十位本地豪绅和其子女。

因为,江家年青一代都到了适婚的年龄。

江家老爷子突发奇想,在老宅搞了个相亲会。

向一百多个门当户对的者发出邀请,期望能达成强强联姻的愿望,助家族事业更上一层楼。

“江浩、江宇、江琴、江悦……都在啊,老爷子,你这是又招婿又纳媳,太省事了吧!”

“哈哈,我怎么没早一点想到这一招呢。”

“回头我也搞一个,你们可都要带着子女来捧场啊!”

长辈们围着江家老爷子有说有笑。

而小辈儿们的话题,却聚焦在大院角落中,一个个惶恐不安的身影上。

“弄成这副样子,她就是活该!”

“说的对,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连陈家大少都敢勾引,真是不知死活!”

“……”

“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

面对同辈人的冷嘲热讽,江轻柔只敢垂着头辩解。

但她声音太小了,还没旁边看门狗撒尿的声音响。

是的,在江家她就只配站在看门狗旁边。

唯一比看门狗强的,就是她脖子上没有栓狗链。

“你嘟囔什么呢!”

忽然。

一个又矮又胖,还穿着粉色公主裙的女生,冲上前揪住了江轻柔的头发。

“呀!”江轻柔吓坏了,怯生生的就往墙角缩。

“我什么也没说,别打我,求你了,放过我吧,求你了!”

一不小心被看门狗的狗链绊倒,摔翻在地,引来哄堂大笑。

“哈哈哈,陈老爷子,你怎么把这个丑八怪也弄过来了?”

“该不会,是想让我们谁的儿子娶她为妻吧?”

“江老爷子,你太不地道了,这种丑八怪娶回家,我们还怎么在云城混啊!”

“是啊,免费送给我当狗,我都嫌她磕碜!”

“……”

这情况,江家所有人冷漠以待,甚至还有忍不住加入其中的。

嘲笑凝成了成千上万般利剑,狠狠刺向江轻柔。

但她却无动于衷,只是垂着头从地面缓缓爬起,而后继续站在狗窝旁边,弓着她羸弱的身子。

半年了,她早就习以为常了。

她知道,咬咬牙就过去了。

毕竟半年前毁了她的那一天,不就是这样独自挺过来的嘛。

没人管,没人问,甚至还嫌她是个惹事精!!

霎时。

一滴泪划破了江轻柔的脸颊。

她发过誓,那件事过后,自己再也不会哭,但她还是忍不住落泪了。

没人疼,没人爱,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活在世上。

“咦?丑八怪你哭了!”公主裙女生,脸上的横肉露出新奇。

上前,她又揪住了江轻柔的头发。

用力,迫使江轻柔的脸高高抬起,让所有人看到那张满是坑洼的可怕面孔!

“臭贱人,周家小姐是我好姐姐你知道嘛,是她让我见你一次羞辱你一次,这就是你勾引我姐夫的下场!”

说罢。

她又坏笑的看向周围的小辈儿们。

“各种公子少爷,你们谁娶她为妻,我就给谁五十万!”

所有人吃惊,但重金之下也没勇夫。

“哈哈,别闹,给一千万我也不娶!”

“就是,这要娶回家,半夜睡醒还不被这丑八怪吓死啊!”

“……”

再一次哄笑刺耳。

但忽地,一道不通的声音,直接令全场肃静。

“我娶——!!!”


如果说,人在最困难的时候,都希望有道白月光将他拯救。

那江轻柔的光,到了!

人群散开,赵君炎箭步而来。

他孤身一人,他气质凌然,他目光坚定,他神色刚毅。

虽然衣着普通,但他和在场任何人都不同,因为他身上有一股肉眼无法看到,但又极其明显的气场,足以令所有人屏息的强大气场!

然而。

没走五步,赵君炎又猛然怔住。

看到江轻柔,他的表情从震愕瞬间变成颤抖!

本以为,资料上的江轻柔已经够惨了。

但现实是,半年前的硫酸,不仅毁了她的容貌,还弄塌了她的鼻子,弄瞎了她的眼睛,弄裂了她的嘴唇,连脖子都没有一丁点完好的皮肤。

当年水灵灵的小仙女,此刻竟好似一个人形烂肉!

愤怒,最深的愤怒,歇斯底里的愤怒!

这一刻。

赵君炎每迈出一步,他脚下的地面都仿若被熔化,周围的空气都好似被点燃,连天空的颜色都变的深沉暗淡!

“这人谁啊?”

“不知道啊。”

“看他乡巴佬的打扮,应该是从门前经过的路人吧,听到五十万,见钱眼开了。”

“我去,他真要娶这丑八怪?太重口味了吧!”

“……”

讥笑阵阵。

赵君炎充耳不闻。

但这时,公主裙女生却挡在了江轻柔身前。

“喂,白痴,你真要把这丑八怪娶回家?瞪大你的眼睛好好瞧瞧,她还没这条看门狗漂亮,你真……”

赵君炎没搭理她,走向后面的江轻柔,眼眶瞬间湿了。

缓缓抬手,想要轻轻抚摸这张面目全非的脸庞。

哽咽道:“对不起,我回来晚了,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允许任何人欺负你!”

“呀!”江轻柔尖叫。

她看不到赵君炎,但却知道,比起任何人,身后两步的院墙更能给她安全感。

“你……你别过来。”

“别耍我了好嘛。”

“我知道,我知道你们都是一伙的,你们欺负我瞎,你们故意演戏,就是为了再次狠狠的羞辱我。”

“我是瞎但我什么都知道,这世上怎么可能有人愿意娶我为妻。”

“我是丑八怪,我是个笑话,我认呐!”

“别再欺负我了好嘛,求求你了,我给你磕头了!”

哭了。

江轻柔泪如雨下,摸着墙根就往地上跪。

哭了。

赵君炎泪如泉涌,直接冲上前一把将她搂在怀中。

“不要这样,我没有耍你,我和他们不是一伙的,我是真的要娶你,你忘了吗,当年那个车站前的小男孩了吗,他就是我!!!”

“当年……?”江轻柔呆滞。

模糊的记忆逐渐在脑海中清晰,那张面即便饿死,也不愿卑微乞讨的面孔,瞬间填满了她的心。

吃剩下的一块饼干,令赵君炎撑了半天,如若不然,他师父捡到的将是一具冰凉的尸骸!

但江轻柔怎么都想不到,赵君炎会找到自己,还在自己活的不像人的时候。

她紧忙挣脱怀中。

退到墙根,一如往常,垂着脑袋,用乌黑长发挡住不愿见人的脸庞。

“原来是你啊,抱歉了,让你看到了我这副丑样,一定吓到你了吧,嘻嘻。”

她笑了。

但赵君炎的心都碎了。

“别道歉,求你了,我不配,我真的不配……”

他恨透了自己,如果早些时候回来,江轻柔怎么可能会是这样。

如果不要想那么多,提前吩咐师姐们照顾江轻柔,又有谁敢动她一根汗毛。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放心,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赵君炎坚定道。

手机掏出,直接拨出一个号码。

“国医馆吗?我是赵君炎,立刻把十大神医全部调到云城,别问为什么,你无需知晓!”

紧接着,又一个号码拨出。

“烈虎、雏凤你们俩调查清楚了吗?锁定伤害她的所有人,一个都不准遗漏!”

挂断后,又一个号码拨出。

“李庆海,陈家、周家、赵家、文家、孙家……,将他们资金冻结,勒令不准出城,和他们相关的一条狗都不准走!”

作罢这一切,赵君炎冷冷看向眼前。

公主裙女生被他看的抖了下:“你……你瞪我干嘛!”

赵君炎不语。

公主裙女生接着就吼道:“江轻柔,这乡巴佬是你请的演员吧,还锁定伤害你的人,还冻结他们的资金,还让总督大人禁止他们出城,他以为自己是天王老子啊!”

此话一出,满堂哄笑。

“哎呀妈,这场戏看的我是热血沸腾啊。”

“是啊,这乡巴佬的气势很牛逼啊,几个电话打出去,我都以为他是史上最年轻的九星战将了!”

“他?给九星战将提鞋都不配,哈哈哈!”

“……”

谁也没拿赵君炎的话当回事。

这时,江老爷子拄着拐走上前,冷漠刮眼赵君炎,继而看向江轻柔。

“丢人现眼的东西,还和傻子似的杵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赶紧带着你雇的这个演员滚蛋!”

“记住,从今以后再也不准踏进我江家的大门,听明白没有!”

江轻柔点头。

她怎么可能拒绝,不回老宅,对她来说简直就是恩赐。

但是。

当她就落荒而逃时,赵君炎动了。

一拳落在公主裙女生脸上,令其面部骨头碎成渣,二百五十斤的身体,倒飞出去,直接撞塌院墙。

“你……你敢打我宝贝闺女,老子弄死你!”

一个更胖的中年男人,刚刚冲上来,就被赵君炎一脚踩在脸上,身体一百八十度弯曲落地,地面炸裂,陷入土层半米。

“你!你!你个乡巴佬敢在我江家放肆,敢打伤我的贵客,来人啊!”

霎时。

十几个江家护院保镖冲上前。

但下一秒,他们被赵君炎的眼神慑住!

一双宛若星辰大海般的眸子,散发着滔天的杀伐之意!

十几个江家保镖只觉,好似又把刀刃横在了头顶,只要乱动分毫,就会瞬时间身首异处!

可怕!

而随着赵君炎目光移动,惊天的气势弥漫整个大院,所有人都在他睥睨天下的眼神后,黯然失色,惶惶不安,面色煞白,只想双膝一软跪匐在地。

恐怖!

世上怎样有如此令人肝胆俱裂的眼神啊。

这一刻。

整个大院出奇的静,这令江轻柔突然疑惑,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吓傻了一群狗!”赵君炎淡淡说。

“狗?老宅好像只有一条狗,它叫旺财……”江轻柔边说着,边向大门方向摸索着。

忽地,她感觉双脚离了地,原来是被赵君炎拦腰抱起。

“走,我带你去重生!”

“重……重生?那是什么?”第一次被男人抱着,江轻柔的脸蛋红的就像个苹果。

赵君炎没解释。

但临走,他又骤然回头。

“江老爷子,我向你保证,任由别人欺负你的这位孙女,将成为你今生最后悔的一件事!”


“我去,万名重兵把守,进出必须盘查,究竟是什么样的大人物来咱们医院了!”

“国医馆的十位神医全到了,我还看到了江家那个丑八怪,神医们好像是在为她治疗!”

“不!别胡扯!这绝对不可能!”

“是啊,那个丑八怪低贱的还不如一只宠物狗,高高在上的十大神医,怎么可能会为她治疗!”

“说的对!”

“……”

人民医院。

不论是医护还是患者,亦或经过这里的路人,全都震惊的无以复加。

同时谁也不相信,名震世界国医馆十大神医,竟是为了江轻柔而来。

“别走!”

手术室内。

躺在床上的江轻柔,一把抓住了赵君炎的手,用怯懦声音央求道:“这里好冷,我好怕,你别走行吗,求求你了。”

又是‘求’!

这个字眼是那样卑微,那样懦弱,江轻柔已经习以为常的说出口,由此可见被毁容的半年间,她究竟说了多少遍,究竟求了多少人。

而这,被赵君炎认定,是他一桩桩鲜红的罪证!

“放心,别怕,从今以后我哪也不去,我会娶你为妻,守护你直到永远!”

江轻柔悲伤苦笑。

她觉得赵君炎骗自己,是个男人都不会娶丑八怪为妻,那样会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赵君炎看在眼里,情不自禁在她额头上深深一吻。

“这个手术就是涅槃重生,术后你将恢复原来的面貌,我现在就怕,你要是变漂亮了,不愿意做我老婆了怎么办?”

江轻柔面露苦色。

娶我?你真的会愿意吗……?

其实,她根本不认为,自己会在一场手术后涅槃重生,甚至如果不是赵君炎态度强硬,她都不会来医院。

这时,麻药却起了作用,令她愈发昏沉。

迷失意识前,她看到了十个年龄不已的医生走进手术室,向着赵君炎同时鞠躬。

好像叫他小师叔……???

手术需要三天,完全康复更要长达半月!

而在这期间,也发生了很多事。

首先就是被赵君炎点名的几大家族,如热锅上的蚂蚁般焦躁,但不论怎么托关系找门路,就是搞不清楚到底得罪了何妨神圣!

至于江家,原本想要找回面子,却惊愕发现,赵君炎太神秘了,不论是官方还是黑市,竟然都无法调查到他的任何信息!

就这样。

在所有人惴惴不安中,半个月眨眼而过。

此时。

房间内。

赵君炎牵着身着白色长裙的江轻柔,向着那面通顶的镜子前,缓步而去。

“别急,别急,眼睛要满满适应光线,不然会受到损伤再次失明。”

赵君炎一句话,令想要拿掉眼上纱布江轻柔吓的再不敢乱动。

看着她,惊弓之鸟的可人模样,赵君炎嘿嘿一笑。

扶着她来到镜子前。

紧接着,站在她身后,赵君炎轻轻的解开缠在纱布。

慢慢适应,慢慢睁眼,慢慢看清!

心本就提到了嗓子眼,等看清镜子中的情况,江轻柔骤然忘记了呼吸。

这一刻,仿佛时间都凝固了一般,唯一动的只有夺眶而出的晶莹泪珠。

水蓝色的眼眸,白如玉的肌肤,精致的五官……,这一切都和梦一样。

“这真是我吗?我真有这么漂亮吗?镜子里面是不是有个人啊!”

赵君炎没吭声,因为他清楚,这一刻只属于江轻柔。

而片刻后,江轻柔忽地神伤的问道:“我……真配的上你吗?”

赵君炎神色一怔,直接就抓住了她的手:“走,去民政局领结婚证!”

震住。

江轻柔完全没想到,他居然会如此的干净利落。

更加想不到,当初只是好心的救助了一下,他居然能在十几年后的今天找到自己,还说要娶自己为妻。

真的可以吗?

不!

我会连累他的。

周珊珊如果知道我已经恢复原貌,一定会再次伤害我的,我逃不掉,他……也可能会受到伤害。

江轻柔的心揪在了一起。

很快。

在赵君炎强硬的态度下,二人肩并肩走出房间,但出门前,江轻柔又跑到远处拿来一个面纱,将自己的脸包裹的严严实实。

赵君炎疑惑了:“你这是干什么?”

江轻柔笑的很甜:“我这张脸只属于你!”

话音落地,他们四目相对,神色中的甜蜜就好似蜜月情侣般。

而后。

二人十指紧扣走出房间,下一秒,江轻柔就直接傻在了大门前。

明月湖,天字一号别院,就是她所在的位置。

身后这栋别墅,价值五千万!

还有,别墅门前的停车场,停放的十台豪车,一百万~五千万不等,入眼的一切轻轻松松破了亿!

连一台私家车都没有的江轻柔,这下彻底震惊了。

“我怎么会在这里?这不该是我来的地方啊,看来我真的是在做梦,君炎,帮帮忙,赶紧叫醒我!”

她的傻样,令赵君炎忍俊不禁。

很快。

一台价值百万的宝马车,在门卫安保弓腰目送中,驶离了这个所有人向往的别墅区。

原本,赵君炎想开那台价值五千万,定制的劳斯莱斯幻影,但奈何,江轻柔想要低调,她说,自己再也不想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听到这话,赵君炎心疼坏了。

“相信我,有我在,世上再也没人敢那样欺负你!”

被他紧紧抓着手,江轻柔重重点头。

她当然相信,这个自己认定的男人,绝对会信守承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