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去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大都督他想娶妻了

大都督他想娶妻了

浓郁拿铁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特工薛婉清魂穿到了同名同姓的古代人身上。原主是侯府嫡女,但因母亲早逝,继母针对,长年累月地挑拨她与父亲的关系,导致她遭人厌恶,和三皇子的婚约也被无耻庶妹抢走。甚至,皇帝下旨,说她命硬克人,需要命更硬煞气更足的人配对,于是就给她赐婚了活阎王大都督。一见面,薛婉清才认出来,这活阎王不就是被她占过便宜的男人嘛!

主角:薛婉清   更新:2022-07-16 01: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薛婉清 的女频言情小说《大都督他想娶妻了》,由网络作家“浓郁拿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特工薛婉清魂穿到了同名同姓的古代人身上。原主是侯府嫡女,但因母亲早逝,继母针对,长年累月地挑拨她与父亲的关系,导致她遭人厌恶,和三皇子的婚约也被无耻庶妹抢走。甚至,皇帝下旨,说她命硬克人,需要命更硬煞气更足的人配对,于是就给她赐婚了活阎王大都督。一见面,薛婉清才认出来,这活阎王不就是被她占过便宜的男人嘛!

《大都督他想娶妻了》精彩片段

卧槽!

薛婉清忍不住一声咒骂,身上一阵阵的疼痛,还有四面八方压迫而来的窒息感……

她猛然睁开眼睛,没想到自己竟然是在水中,薛婉清顾不上其他迅速往岸边游去,手才刚放到岸上,手背就被人狠狠地踩在了手背上。

“哟,不是说宁可死也不能丢了清白吗?怎么又不死了?”那声音得意又尖锐。

薛婉清抬头看去,只见面前的姑娘容貌虽然出众,可那双眼睛透着算计和鄙视,让人看了极不舒服。

薛黎狠狠地碾着脚:“大姐姐你也别怪我,谁让你废柴一个却因为是侯府嫡女,而被皇后指定为三殿下的正妃呢?”

“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够资格做嫡女吗?三殿下那样风华绝代的人,是你这种恶心的废柴可以染指的吗?只要你死了,我就是这侯府的嫡女,三殿下的正妃之位,自然就是我的。”

“你放心,给你准备的那些男人,保准会让你满意的。”薛黎说到得意处还不忘捂嘴大笑,“我都替你想好了,先是吃了霸道的欢情散和一群野男人苟合,后因为事情败露情急之下仓皇而逃,不慎落水而亡,完美。”

薛婉清身为顶级药物研究院的研究专家,又哪里不知道这欢情散是个什么玩意?

虽然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处境,但就凭这女人说的几句话,薛婉清也知道这一切都是她设计陷害的。

不过蝼蚁一只,竟然也敢有胆量陷害她?!

“父亲知道了只会越发的厌恶你,别说是死后进侯府宗祠了,父亲定然都不会好好安葬你。到时候草席一裹……”

原本还得意洋洋的薛黎,身子竟是一个踉跄,面色一震,那个被她踩在脚下的人,突然就从水里站了起来。

那衣裳还滴着水,可那清冷的绝色却好像是从水里迸出来的可怕鬼怪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薛黎都没看清楚她什么时候出手的,就感觉自己手腕被紧紧扣住,而下一刻天旋地转,她竟是直接被一个过肩摔给丢到了河里!

薛黎吓得抓住河边的石头,想要爬上来,可没想到头被薛婉清死死地摁住,直接往水底压。

薛黎一下就感觉到呼吸被夺走,口鼻灌入臭烘烘的河水,她用尽全力挣扎,只是薛婉清的手劲很大,她的头根本就没办法抬起来,更别说是离开水面了。

“那什么绝代风华的三殿下会不会来染指我还不清楚,不过你嘛,是没有机会染指了。”薛婉清气场凌厉,眉宇间的凛然让人无法接近。

死亡的恐惧在这一瞬间包围着薛黎,就在她以为自己要被活生生淹死的时候,她的发髻突然被薛婉清扯住,活生生的给揪出了河面。

突如而来的新鲜空气让薛黎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呼吸,只是还没喘几口,头皮顿时一紧,发髻竟然又被扯住,沙哑的尖叫声响彻半空。


只见薛婉清拖着薛黎在满是鹅卵石的地面上走过,尖锐的石头刺着后者的脸和她的身体,所到之处鲜血一片。

薛黎感到浑身都疼,特别是脸上,火辣辣的痛觉让她知道自己的脸只怕已经惨不忍睹了。

最后她被薛婉清扯着发髻在这鹅卵石地面上来回走了两趟,最后才被丢在了烂泥里。

她捂着满是鲜血的脸,声音破碎:“薛婉清,你个贱人!竟然敢这样的对我!”

“你这么照顾我,我这做姐姐的当然也要礼尚往来了。”薛婉清抓起地上的泥土,又一把抹在薛黎的脸上,“我倒是想看看,等你成了丑八怪了,还拿什么去染指那个绝代风华的三殿下?”

薛婉清在薛黎身上没有搜出欢情散,要不然也得让她和那些早就准备好的男人们好好快乐一场。

不过她已经顾不上薛黎了,身体的燥热感越来越强烈,她压着异样,迅速离开这里。

这欢情散太过霸道,她又没有解药,如今要么就死,要么就找个人把这药给解了。

可这放眼望去,荒芜一片的,连只公鸭都没有,去哪找个男人?该死的,刚穿越过来就成这样,是天妒英才吗?

薛婉清咬唇快步离开,走到小山坡那发现下面有个水池,池里似乎有个男人背对着她。

她想张嘴求救,哪知道还没开口,人就顺着坡道滚了下去,正好滚到了水池里。

水池里的人带着半张银色面具,缓缓睁开眼睛,浓密的睫毛覆盖着那双如墨瞳般的双眼,薄唇微抿。

毫无表情的脸上此刻覆盖着愠怒,电光火石间修长的手就掐住了薛婉清的脖子:“找死!”

薛婉清此刻意识全无,只觉得覆盖在自己脖子上的那只手带着凉意,舒服极了,她歪着头蹭了蹭手背。

男子如被蛰了一下,迅速收回手,怒喝道:“说,谁派你来的?”

从河里游上来,薛婉清的发髻就已经散开了,她费力地睁开眼,看到近在咫尺的高挺鼻梁,她松了口气:“是个男的就好。”

她可不想在穿过来的第一天就死在这里!

面前的女人双颊潮红,呼吸粗重,男子眯了眯眼睛:“中毒了?”

薛婉清身体控制不住地往前倾,还没触碰到那男子,就被男子再次掐住了脖子。

可薛婉清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意识模糊,但身体的本能还是在的,她感觉到脖子上的手只是为了阻挡她靠近后,她腰肢一扭,人就再次朝那男子扑了过去。

那男子显然低估了薛婉清的灵活,猝不及防之下,腰被她抱住了,不等他做反应,就感觉腰上一麻,身体竟然就无法动弹了。

薛婉清抬起头,灵动的双眼似乎酝着泉水,水漾漾地看着人心里发痒,她声音有些沙哑:“这种事你也不吃亏的。”

男子面色阴沉如水,不吃亏?谁知道这个女人是哪个犄角旮旯里跑出来的,身上干不干净,有没有毒?

男子一直泡在这水池里,身体冰凉,这让仿佛在火上炙烤的薛婉清如获至宝,她脸贴在他的胸口,声音带着一丝独有的魅惑:“你忍一忍,一会就好。”


男子的面色更难看了,一会就好?这是在质疑他这方面的能力吗?

男子低头,露在面具外面那双漂亮的桃花眼死死地盯着薛婉清的脑袋,眼里杀气腾腾,恨不得现在就掐死她。

偏偏这该死的女人还不安分,一个劲的蹭啊蹭,他感觉有种奇异的酥麻从脚底开始蹿起,直逼天灵穴。

“我的护卫就在附近,我若高喊,你必逃不了。”

“那你怎么不喊?”薛婉清笑得张扬,“当我三岁小孩?”

男子咬牙切齿:“你若不信……”

薛婉清双手忽然从腰间往上,抱住了他的脖子:“今日救命之恩,来日有缘再报。”

“若是无缘呢?”

“就当是梦一场。”

“这噩梦我可不想有。”

“啰嗦!”薛婉清眼里带了点不耐烦,朦胧睁开眼,直接抬头就对着他的唇印了下去。

整个树林都安静下来了,只有水池里荡漾着的水声。

“再啰嗦,还封了你的嘴!”薛婉清气呼呼地说道,伸手就要去解男子的腰带,她感觉自己已经要被烧焦了。

男人寒声道:“你不过是中了毒,我腰带那有个药丸,可解百毒。”

薛婉清倏然抬起头,眉眼都染了媚意,声音里越发的暗哑,听得人心肝儿直颤:“可解百毒?万一是毒药呢?”

“信不信由你。”

算了算了,有别的方式可以解毒,她才不要用那样羞涩的方式呢,她还是个孩子啊。

薛婉清伸手去那男子的腰带上摸索着。

那男子脸色铁青:“我说的是腰带?你知不知道腰带在哪里?”

“你往哪里掏呢?”

“找死!别乱捏!”

最后薛婉清好不容易找到了那颗红色的小药丸,咕咚一下就咽了下去。

不过一会儿,薛婉清就感觉到身上的热度在逐渐散去,眼底也恢复了清明。她对那男子拱手道:“多谢你的解药。你的穴道半个时辰后自然会解开,再会。”

薛婉清从水池里爬出来,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这该死的女人!

摸了他,亲了他,还捏了不该捏的地方,想就这样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就走了?

他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这女人给找出来!

离了这个温泉池,薛婉清又调息一番,体内那股乱窜的气息已经彻底没了。

与此同时,薛婉清脑海里的意识也一点点清明起来,包括这具身体的记忆也都一并涌入她的脑海里。

原来,作为特工的她在一次执行任务时直接被亲密的战友一子弹穿破心脏,魂穿到了这具原主也叫薛婉清的人身上。

原主是侯府的嫡女,但她母亲早逝,继母又不喜她,长年累月地挑拨她与父亲的关系,导致她被全府的人厌恶。

因为原主母亲生前和皇后交好,定下了侯府嫡女嫁给三殿下的娃娃亲。后来原主母亲难产而死但婚约还作数,她及笄之后,三殿下便要迎娶她。

在她穿越进来前,原主被薛黎逼着喂了欢情散,就是想要毁她清白夺她性命,自己好嫁给三殿下。

一直被欺压被鄙视的原主,彻底没了活着的心思,直接就跳河自尽了。

薛婉清低头看着这具身体那些新新旧旧的疤痕,原主之前的日子没一日好过的,成日里活在绝望和痛苦之中。

她眸底一寒,既然借着这具身体重生,那她和原主从此就是一体的,谁再敢来欺她辱她,她就十倍百倍奉还!

“小贱人!”有个妇人朝这边喊了一句,快步走了过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