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去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唯有岁月知我情深

唯有岁月知我情深

佚名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三年前,白月灵和苏永宁因为一场误会而分手。三年后,再次重逢之时,她却早已嫁做他人妇,当苏永宁为了心中恨意,将她困在身边,让她为曾经的背叛付出代价之时,他却不知白月灵给他写了三年的信,每一封都饱含她满满的爱意。直到她彻底从他的世界里消失的那一刻,他才知道那些被岁月掩埋的真相……

主角:白月灵,苏永宁   更新:2022-07-16 01: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月灵,苏永宁 的女频言情小说《唯有岁月知我情深》,由网络作家“佚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前,白月灵和苏永宁因为一场误会而分手。三年后,再次重逢之时,她却早已嫁做他人妇,当苏永宁为了心中恨意,将她困在身边,让她为曾经的背叛付出代价之时,他却不知白月灵给他写了三年的信,每一封都饱含她满满的爱意。直到她彻底从他的世界里消失的那一刻,他才知道那些被岁月掩埋的真相……

《唯有岁月知我情深》精彩片段

三年了。

白月灵已经疯了三年。

三年来,她每天只有一个动作——写信。

然后寄给苏永宁。

南城梧桐街365号苏公馆。

是苏永宁的家。

也是他们的家。

但,三年了。

他一封信也没回。

白月灵不知道,自己还能这样坚持多久。

她摸着鬓角生出的白发,手心微湿。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忽而笑忽而哭,疯癫不止。

动静从她的房间传到了楼下大厅。

大厅里,父亲白锦城的眉宇又沉了好几分。

父亲身前的电视上,一群西装革履的年轻人之中,为首的那个尤为突出,他正站在某品牌身前,进行着一项科技项目的签订。

他意气风发的模样,让现场不少女性观众为之尖叫。

这就是苏永宁。

走到哪里都是耀眼存在的苏永宁,也是让白月灵牵挂了数年的苏永宁。

只一眼,白锦城便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的女儿会牵挂这个男人了。

他就像是罂粟,有毒,又让人上瘾。

宋岚不忍,拉了拉丈夫的衣角,道:“老公,我们去找苏永宁吧,月灵……她想他。”

白锦城瞪了妻子一眼:“你忘了月灵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了吗?都是苏永宁害的。”

白锦城一顿,深邃双眸腾升了些许的悲戚:“何况……月灵寄出去了那么多封信,苏永宁不可能一封都看不到,他要想来早就来了,用得着我去找吗?”

宋岚喉头一哽,想到了三年前的事,心痛无以复加。

“可月灵毕竟是你的女儿……你就忍心……”

白锦城不忍心。

但他更不忍心看到苏永宁再来糟蹋自己的宝贝。

“月灵光芒四射的时候,他就不在乎,如今的月灵……他又怎么会放在眼里……”

他收了收酸涩的眼眶,抿了抿唇,起身回了房。

宋岚低了头,看着白月灵还没寄出的信,眼泪悄无声息的掉了下来。

信里写道——

“永宁,我好像病的更严重了,邻居小孩总是骂我疯子,我就笑他们,他们却拿着石子扔我,无意间砸碎了自家的玻璃。

邻居老奶奶就来赶我,要将我带去疯人院。母亲跪在求人家原谅,我当时难过极了,我不想闯祸的。

后来父亲将我锁进了阁楼,门窗钉上了木条。我再也不能出去找你了。

永宁,我脑子里有关于你的记忆也越来越混沌,若不看照片,真的很难记起你的模样。

你近来可好?多想知道你的消息。

与君数年不见,心尤挂念,盼回信。”

看完信,宋岚抬擦了擦泪。

她又一次眼看向了电视,注意到了电视上的科技项目的签约地点就在科勒。

科勒市离她这儿,不过百公里。

开车过去,应该只需要几个小时。

宋岚与白锦城不同。

她没有他那么多的傲气。

她只想让女儿好起来。

女儿想见苏永宁,她就必须帮她办到。

她换上了衣服,叫上了司机,出了门。

小轿车带着灯,乘着夜色,驱离了小院。

站在二楼卧室落地窗前的白锦城,一双手捏成了拳。

良久,他长吁了一口气。

拿出了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你嫂子去科勒了,她想帮月灵把苏永宁找来,你给她安排下,如果苏永宁不愿见,就拿条件交换,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要让他来……”

对方明显一愣:“哥,这么多年你都没去找苏永宁,怎么突然……”

男人眼眶一热,带着哽咽,道:“月灵,没多少时间了,她就这一个愿望。”

“哥,我知道了,你放心。”

 


见到苏永宁的第一眼,宋岚有被震惊到。

他比电视里看起来还要年轻,模样也更加的精致。

一身寡淡的气质,是她见过的青年之中对独具一格的。

这样的男人,让宋岚觉得,注定无法属于月灵……

“苏先生,可有娶妻?”

宋岚试探的问。

苏永宁唇畔微微下敛,声线低了两分:“没有,也没有这个兴趣。”

宋岚收了收心,没有娶妻就不存在道德问题。

她又问:“那苏先生应该也没有女朋友吧。”

苏永宁眉宇微微皱起,已然有了几分不耐。

“宋女士,应该是来找我谈实验室的事才对吧?”

宋岚轻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

“抱歉,是我唐突了。”

随后,她拿出了一份合同,递给了苏永宁。

那是科勒市最大的实验室基地的转让合同。

苏永宁淡然的拿起了笔,二话不说,准备签字。

这个实验室基地,他势在必得,不管多少钱,他都会拿下。

但看到款项时……他顿住了。

“免费?”

宋岚怔怔的看着他:“嗯,免费的,我送给你,只要……”

苏永宁凝眉,在听。

宋岚眼眶微微红了,带着恳求:“只要你见一见我的女儿,她……”

“你的女儿?”苏永宁打量起宋岚。

忽然,他觉得她长得想一个人。

一个封存在记忆深处里的女人。

“我的女儿,白月灵,是你的前女友。”

苏永宁拿着笔的手,微微颤栗起来。

他的心脏忽然裂开了一个豁口。

所有的画面,从那灌了出来。

南大那一届的学生都知道苏永宁只谈过一次恋爱,也只有一个前女友。

可这个女友为了钱,抛弃了他,转嫁了他人。

她出嫁的那天。

他拿着最新科研成果去找她,求她回心转意。

可换来的,却是南大实验室爆炸,他昏迷三天三夜。

三天后。

他寻觅了整个南城。

也不见她。

那之后,没人再敢于苏永宁面前提她的名字,连同音也不许有。

现在,面前的贵妇却说,她出现了。

她还想见他!

哈,多么可笑的笑话!

他将笔重重的放置在了桌面上。

男人旋即起身,大步的向门外走去。

那意思明了。

他不会去见白月灵。

宋岚见状,连忙追了上去,拉住了苏永宁的衣袖:“苏先生,我知道这很唐突,但真的很抱歉,月灵想见你,她想你想的都疯了!”

苏永宁毫不犹疑的甩开了宋岚。

“她想见我,就让她亲自过来!用一个实验室基地过来侮辱我是什么意思!”

宋岚脚步不稳,摔在了地上。

眼看追不上苏永宁的脚步,她不禁哭出了声。

“月灵如果能来,我怎么会不带她来呢,她来不了,连走路都困难了,何谈长途奔波,这会要了她的命……”

苏永宁脚步一顿。

只听得宋岚说:“月灵没多少时间了,她最后的愿望就是想见见你……”

“算我求你,好不好,去见一见月灵,科勒的实验室我可以给你,北京上海的实验室我也可以给你。”

“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只求求你去看看她,看看她吧……”

苏永宁转身,眼眶猩红。

他一字一句问:“你刚说月灵怎么了?什么叫做没多少时间了?”

“月灵得了心衰,治不好了,只剩一个月了...”

 


丹耳市,郊外。

一辆直升机载着宋岚和苏永宁落在了一处别墅群前大院里。

他们从机舱走了下来。

宋岚在前,石子路上的脚步些许仓皇,但毕竟穿着高跟鞋,走的不算快。

跟在她身后的苏永宁,步步紧随。

高墙别院,些许春花探出了头,在晨光下,含着露珠,表现出了晶莹剔透的美。

四月的寒意,跟随着冷风阵阵拂过,带起了春意盎然。

让一颗死寂了三年的心脏,逐步的恢复了生机。

怦怦怦的声响,听得他振聋发聩。

良久。

宋岚停在了一处三层楼房前。

她掏出钥匙,赶急赶忙的进屋招呼人。

苏永宁的脚步,却迟迟没敢踏进去。

他仰着头。

看到了房子三层阁楼门窗处,紧密的木制封条。

一双眼睛,在缝隙之中,闪动。

带着耀眼的光芒,刺痛了苏永宁的心。

他循着那处,艰难的提起脚步,一步步的走近屋内,每一步都仿若重千金。

不安、惧怕、期盼和念想,各种复杂的情绪在他的脸上毫不夸张的转换着。

一个数年都没有情绪起伏的人。

此时此刻,却将所有的表情都用上了。

甚至于,在他的额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宋岚进屋。

白锦城早就等着了。

他搂住了奔波两日疲累不已的妻子,看向了门外站立着的男人。

他抿了抿唇,有怒意,却隐忍着。

甚至于,压抑着愤懑,朝着他说了一句:“感谢你,能来见月灵。”

苏永宁抿紧着唇畔,问:“她人呢?”

“楼上,我带你上去。”

白锦城顺手从一旁拿了一串钥匙。

苏永宁眯了眯眼。

跟着白锦城的脚步,走上了那旋转的木制阶梯。

阶梯每走一步,都会带动些许的声响。

这些声音,扰得他的心,尤其不平静,甚至带来了血气不足的眩晕感。

等钥匙进锁口,旋转,阁楼的门打开。

一个女人,蜷缩在落地窗旁的摇篮里,瘦削的身子穿着一条灰白色的长裙,肩头是还披着一条深红蓝色的毛毯。

苍白的模样,俨然病入膏肓。

苏永宁的心,便如刀绞一般。

从心脏涌出来的液体,化作泪水,模糊了他的眼睛。

他一步步向前,蹲在了白月灵的面前,伸出手时,整个人都在颤栗。

“月灵……”

白月灵微微一笑,干涸的唇,拉出了丝丝的血渍。

她说:“我又梦到你了,真好。”

他心脏紧缩,连呼吸都跟着疼。

她伸出了手,主动握住了苏永宁的对手。

她的手,纤细白嫩,根根如葱段,曾是苏永宁最爱的部位。

可现在,却是惨白枯竭粗糙的。

她淡漠呆滞的问他:

“永宁,三年了,我给你写了三年的信,你为什么一封都不回给我呢。”

信?

苏永宁从未见过白月灵的信。

只见她又松开了他的手,走向了一旁的书桌,将已经写好的书信封存好,然后递给了白锦城。

“爸,照常帮我寄出去吧,南城梧桐街365号苏公馆。”

南城梧桐街365号苏公馆,是苏永宁在国内的家。

或许还谈不上家,只是所属苏永宁的一栋房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