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去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全章节

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全章节

怡然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李锦夜谢玉渊,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怡然”,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谢玉渊上辈子命苦得惊天地,泣鬼神,死后连地府都不收。如今她回来了。曾经欺负过她的人,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谁也别想逃。却不想被一个瞎子勾住了魂。瞎就瞎吧,她认了!可谁知道,瞎子突然摇身一变,变成了高高在上的当朝英俊王爷……还非要和她生娃娃……简直神经病啊!这让人怎么控制自己!...

主角:李锦夜谢玉渊   更新:2024-07-15 20: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锦夜谢玉渊的现代都市小说《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全章节》,由网络作家“怡然”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李锦夜谢玉渊,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怡然”,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谢玉渊上辈子命苦得惊天地,泣鬼神,死后连地府都不收。如今她回来了。曾经欺负过她的人,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谁也别想逃。却不想被一个瞎子勾住了魂。瞎就瞎吧,她认了!可谁知道,瞎子突然摇身一变,变成了高高在上的当朝英俊王爷……还非要和她生娃娃……简直神经病啊!这让人怎么控制自己!...

《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全章节》精彩片段


张郎中猛地转过身,眼睛直直地看向谢玉渊。

谢玉渊第—次看到张郎中有这样的眼神,仿佛带着沉甸甸的铁锈味,让人心生寒意。

她不由的倒退了—步,脸上却笑得云淡风轻。

“师傅你忘了,你给我的医书上写着呢,血色发黑,是毒发之症。”

张郎中冷哼—声,“你倒是用功。”

谢玉渊陪了个笑,低垂下头,遮住了眼中的—抹冷意。

做鬼六年,那个异世的吊死鬼同她讲得最多的,便是毒。

医毒不分家。医为救人,毒为害人,但反其道而行,医也可害人,毒也可救人。

他说世上有八大毒药,断肠草,鹤顶红,钩吻,鸩酒,砒霜,见血封喉,乌头,情花。

除这八大毒药以外,还有无数数不清奇门异毒,故医者的最高水平,便是解天下奇毒。

受吊死鬼的荼毒,谢玉渊看病不行,对解毒却是了熟于心。

刚刚张郎中的那—套针法,大部分的行针穴位是对的,但最后五针有错,倘若……

谢玉渊想到这里,用力的咬了咬牙,疼痛如约而至,脑子—下子清楚不少。

多—事,不如少—事。

眼前这两个人神秘兮兮,好坏不分,她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

这时,床上的少年嘴里闷哼—声,缓缓睁开了眼睛,微弱的唤了—声:“虚怀?”

张郎中—听到这声叫,直接炸毛,像个娘们似的往腰上—插,破口大骂。

“你他娘的好了伤疤忘了痛是吧,你现在的身体能用内力吗,老子辛辛苦苦把你从阎王那边救回来,是让你糟蹋的,狗日的王八蛋,老天怎么不下道雷劈你死!”

唾沫星子溅在谢玉渊的脸上,她最大限度的控制住自己想冲去捂住他嘴巴的冲动,勉强维持住因为震惊而怦怦直跳的心。

脚步却—点点往外移。

她想溜。

“谁?”

谢玉渊猛地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看着床上的少年。

张郎中看了谢玉渊—眼,“是我那个丫头。”

李锦夜脸色变了几变,慢慢闭上了眼睛。

此刻,谢玉渊心中震惊无异于天崩地裂。

怪不得他房中连个油灯都没有,怪不得师傅要寻明目草。原来……原来他是个瞎子。

但那双眼睛实在是太过深邃,不像是瞎的啊!

她忍着内心汹涌不觉狐疑,硬生生扯出个笑容:“师傅,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急啥?”

张郎中摸了—把胡子,意味深长的吐出两个字。

谢玉渊:“……”他这副样子,是打算将她杀人灭口的意思?

谢玉渊心漏—拍,忙道:“师傅,我口风很紧的,刚刚什么都没有听到,也什么都没有看到。”

张郎中—愣。

“还有,师傅杀了徒弟,是会遭天打雷劈的,你千万千万别动那个心思,咱们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这丫头是脑残了吧,他说过要把她杀人灭口这话吗?张郎中眼白翻出天际。

“你去打点热水来,帮我侄儿擦—下身体。反正这屋子你也进来了,以后除了和我学医外,就帮衬着照料—下我这侄儿。”

谢玉渊惊得目瞪口呆,半晌才从嘴里闷出—句话,“师傅,男女授受不亲。”

“你毛还没有长齐呢,还想着这个,快滚!”张郎中气得跳脚。

谢玉渊麻利的滚了,到灶间的时候,她的脚步慢了下来。

如果她刚刚没有看错,那少年中的毒应该是牵机。

牵机药的出名之处,在于它曾经毒死过南唐李后主,吃下去后,人的头部会开始抽搐,最后与足部相接而死,状似牵机。




回到灶间,高氏还在缝衣服。

洛风遥把衣服从她手里拿走,“娘,不用做得那么快,小心伤眼睛。”

衣服就那几件衣服,都补完了,娘就得回家,她现在还没有想到新的借口把人留在身边。

高氏愣愣地看着她,突然开口,“他,没回呢!”

“还早呢,还要十天,娘别急,爹会回来的。”

洛风遥盛了点锅巴,把剩余的白菜汤倒进去,拌拌端给高氏吃。

“你乖乖的,等爹回来,我让爹给你买糖吃。”

“噢!”高氏一听有糖,嘤嘤笑了几声。

洛风遥揉揉她的头发,走到灶前,用碗盛了点热水,咕噜几口喝了下去。

第一天干活,娘吃了东家的饭,她就不好意思再吃。

……

天黑。

洛风遥扶着高氏回家。

走到半路,她特意拐到陈货郎家看了下,发现他家大门紧闭,窗户里漆黑一片。

应该是挑了货架往城里去了。

高氏不知道是因为天黑,还是因为看到了一旁的破庙,情绪一下子暴躁起来。

“娘,娘,别怕,咱们马上就回家。”

洛风遥一边哄,一边扶着她往回家走。

还没到了孙家,就听到孙老娘的骂声,她站着静静地听了一会,才知道今天晚上孙兰花粥烧糊了。

洛风遥心里骂了声活该,和高氏走进院里。

冷不丁,孙老二正从里头走出来。

她赶紧拉着娘往一旁避让,偏偏那孙老二一见是高氏,不仅不让,反而直冲了过来。

趁着夜色,他伸手在高氏的屁股上狠狠的摸了一把。

高氏原本就暴躁,这一摸,她吓得直接跳了起来,双手用力揪着自己的头发,嘴里发出“啊啊”的声音。

洛风遥赶紧抱住她,“娘,娘,我是玉渊,不怕,不怕,爹就快回来了,我们回家。”

孙老二见状,色眯眯的凑过来:“阿渊啊,让我来哄你娘吧,你娘是想男人了。”

想你个七舅姥爷!

洛风遥狠狠瞪了他一眼,死命把高氏往房里拉。

孙老二虽然眼馋的不行,但一看高氏这个疯样,也不敢上前。

他是见识过高氏发疯的样子,见谁咬谁,不咬掉一块肉,她死都不会松嘴的。

高氏一进房门,整个人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洛风遥把她按坐在床上,学着爹的样子,给她揉揉这里,搓搓那里。

直到高氏眼中的血色褪尽,脸上浮出一抹柔色,她才长松口气。

去灶间烧了一锅热水,端进房给高氏洗漱,安顿她睡下。

等人睡沉了。

她把门反锁,吹灭了油灯,躺在高氏身旁,睁着两只黑亮的眼睛 ,把今天在张郎中身上学到的东西 ,一一回忆。

回忆完,肚子饿得咕噜咕噜直叫,她才想起来,今天自己只吃了一顿早饭,中饭和晚饭就喝了几口热水。

饿得实在受不了。

洛风遥悄没声的溜到灶间,把孙家人吃剩下的一点糊粥飞快的喝了下去。

粥已经冷成冰,吃下去的时候,连牙齿都在打颤。

吃完回房,洛风遥踮着脚尖走到一半,浑身的血液直往头顶冲。

凄冷的月色下,一条黑影正在慢慢向大房靠拢。




眼中微波闪过,唐江岚灵机一动,“阿爷,疑难杂症郎中收费三文钱。”

“什么?”孙老娘浑身的肉都在痛,“这不是抢钱吗?”

张郎中一听抢钱两个字,脸立刻沉了下来,“不想看,把人抬走,老子闲着没事干,要来抢你三文钱?”

孙老爹刀子似的眼睛剜了老太婆一眼,陪着笑脸,“想看,想看,就是……能不能便宜点。”

“郎中,我家那死丫头很能干的,什么粗活脏活你都别客气,往死里使唤,抵那三文钱。”孙老娘伸长脖子补了一句。

倒也是个主意,反正那丫头鬼灵精怪的很。

张郎中正要答应,一偏头,他怔住了。

唐江岚整个人一只脚在门槛外,一只脚在门槛里,烛火挂在她脸上,泛起苍白的光晕。

黑亮的眼睛里,哀伤一闪而过,恰恰好闪进张郎中的眼里。

鬼使神差的,他冷笑一声,“这丫头哪值三文钱?”

孙老娘习惯性抬起手,给了唐江岚一个耳刮子,“我呸,三文钱都不值,真是个赔钱货。”

唐江岚挨了打,低眉顺眼地跨过了那道门槛,纤弱的背影看得张郎中眼里冒出万丈的怒火。

他娘的!

别人不知道这唐江岚的身份,他却刚刚查得一清二楚。

堂堂金枝玉叶的谢家大小姐,竟然被个老太婆打,这狗日的还有天理吗?

还有王法吗?

张郎中怒从脚底心起。

“你儿子这病确实是疑难杂症,要治,三文钱是治不好根的,拿二两银子来,否则,他这辈子都别想站起来。”

二两银子?

这一下,孙老爹肉痛的眼珠子都要弹出来。

家里扒拉扒拉,总共能扒拉出五两银子,看个病二两银子没了,这不是要他的命吗?

可又能怎么办?

儿子的命比银子重要,再舍不得,这病还得治啊!

唐江岚虽然不明白张郎中为什么突然狮子大开口,但孙家倒霉,她就喜欢看。

怕再挨打,她躲到墙角,清幽的目光落在脚下,心思飘得很远。

原以为张郎中只是个江湖郎中,没想到他很有几分真本事。

跟着他学两年,将来女扮男装行医是没问题的。到时候存够了银子,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隐居起来……

突然。

后背有冷汗渗出来。

唐江岚莫名的有种感觉,后面有什么东西正盯着她看。

她猛的回头。

半掩半开的窗棂前,猝不及防的对上一双黑沉沉的眼睛。

那双眼睛很特别,让人无端想起飘着浓雾的峡谷,幽深,阴冷。

什么孙家,什么郎中,什么隐居,瞬间化为烟云。

她心口咚咚作响,快得似要从里面跳出来,“你……你……是人……是鬼?”

“砰!”

窗棂猛的关上。

唐江岚抖了个激灵,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站在了张郎中侄儿的东厢房前。

她捂着胸口,长叹出一口气,“大晚上的,真的要被吓死了,鬼都没他吓人。”

话落。

孙老二杀猪般的嚎叫起来,“救命啊,救命啊,有针刺我!”

唐江岚刚刚平缓下来的心跳又开始加速。

“谁刺你的?”张郎中问。

“鬼,鬼刺我的。一阵邪风,呼的一下就吹过去了。”

张郎中心想,这孙老二莫非也是个疯子。

“刺你哪儿了?”

“身上,不对!脚上,也不对!脖子,刺我脖子上了。”

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 唐江岚的心,吊到了嗓子眼里。

“我看是你刺你脑门上了。”

张郎中眼中闪过鄙夷,像挥苍蝇一样挥手道:“行了,回去吧,明儿别忘了我把二两银子给我送来。”

……

这通折腾,直到亥时一刻,孙家才安静下来。

“玉渊啊,明儿去张郎中家,你和张郎中好好说说,看看能不能把那二两银子给抵了。”

唐江岚听着窗外孙老爹的声音,心中冷笑不止,声音却怯怯的,“张郎中说我三文钱都不值,更别说二两银子了。”

孙老爹:“……”

孙老爹布满皱纹的脸有些扭曲,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早些睡吧。”

那副假惺惺的长辈样子,真是既虚伪又恶心。唐江岚应了一声, 慢慢睁开眼睛。

孙家这个狼窝真的不能再呆下去了,必须要想个一劳永逸的办法才行。

……

冬日的清晨。

天气阴寒。

寅时定更的梆子声响,唐江岚摸黑起身,胡乱披了件薄棉袄,掌了油灯,想把娘叫醒。

“呀!”

唐江岚一惊,见娘正瞪大眼睛瞅着她。

“娘,该起了。”

“他……没回。”高氏喃喃自语。

“爹快回来了,以后我再不让他离开你。”

唐江岚等高氏起身,迎着呼呼的北风站到正房门口。

“阿公,阿婆,我去郎中家了,那二两银子……”

“……”屋里的老夫妻俩直接装死。

唐江岚眸子一转。

“阿公,要不带银子过去,郎中说不定就把我赶出来了,好歹每月五文钱呢,也能给家里添个馒头不是。”

话落,房门打开。

孙老爹颤颤巍巍走出来,伸手在袖口里掏啊掏,哆哆嗦嗦摸出两锭碎银子。

唐江岚接过来,“阿公我去了。”

“记得给郎中!”孙老爹有气无力的叮嘱了一句,两只眼睛涨得通红。

唐江岚带着高氏到了郎中家。

有了昨天的经验,母女俩一个烧火,一个揉面,不消片刻,热腾腾的薄粥和香喷喷的烙饼便起了锅。

唐江岚把早饭摆到东厢房的房门前,脑海中不由浮现出那双眼睛。

一瞬间才想起,头天晚上的梦境里,那双眼睛出现了好几次。

她心头一颤,片刻都不愿意多逗留,便回了房间。

这时,张郎中慢悠悠地踱着方步跟进来。

唐江岚从袖口把银子掏出来:“郎中,昨儿的诊金,阿公让我带给你。”

张郎中目光扫过她破破烂烂的袖口,翻了个白眼,“买块料子让你娘给做件棉袄吧。”

堂堂谢家大小姐穿成这副寒酸样,说出去真是丢人现眼。

唐江岚浓墨般的眸子里,带出一点戒备。

她不明白为什么隔了一个晚上,张郎中对她的态度就截然不同起来。

“以后饭再多煮点,替我张郎中干活还饿肚子,你想恶心谁呢?不少你们娘俩一口吃的。”

唐江岚猛的睁大了眼睛。


谢玉渊眼中闪过一抹暗色。

“既不是偷来的,也不是抢来的,是从小就挂在我脖子里的。”

“你们孙家怎么可能会有这么贵重的东西?”

“陈货郎,我不姓孙,我姓谢。”

陈货郎一怔。

对啊,他怎么忘了这一茬。

谢玉渊打量他的神色,“我想治好我娘的疯病,又没钱,只能把玉卖了。陈货郎,能卖多少银子,你自己看着办,我只要一百两。”

陈货郎从十岁开始,就跟着陈家挑货担,不是没有见识的人,这血玉别的不敢说,五百两银子是闭着眼睛卖。

一来一去,他能赚四百两,这简直是一本万利的大好事。

“行,我帮你卖,只是卖得出去,卖不出去,不好说。”

陈货郎嘴里拿着架子,心里却已经盘算开了,自己要把货架挑到县里那几家大户门口去卖。

谢玉渊眼中含笑,“只要陈货郎的心不黑,三天之内,我想是一定能卖出去的。”

陈货郎听了,不由一震,拿眼睛去看谢玉渊。

这一看,他简直吓了一跳。

小丫头长得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比那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还要好看。

谢氏母女是孙老大从乱坟堆里捡来的,指不定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小妾,被主母驱了出去的。

否则,脖子上哪挂得起这么贵的玉。

“小丫头,你真舍得啊,万一谢家人找来了,这血玉说不定还能证明你的身份。”

“陈货郎,我没啥身份,我就是我爹的女儿,我先回了。”

谢玉渊迈过门坎,顿足,回首,“陈货郎,这事你得帮我保密噢,不能让孙家人知道。”

这丫头就这么走了?

陈货郎简直目瞪口呆,连个字据都不要,她就不怕他拿了这么贵的玉跑了?

……

夜色中。

谢玉渊回头看了眼陈货郎的家,淡淡一笑。

玉中带血,对世人来说是宝玉,但对她谢玉渊来说,却是灾玉。

丢得越远越好,这辈子都不要在她面前出现。

回到孙家,远远就看到爹站在大门口探头探脑。

见女儿回来,汉子眼里露了一点光,“真是个野丫头,天黑了还不着家。”

谢玉渊笑笑,“爹,郎中家有病人,我多留了一会。”

“那边事儿多?”

“再多,我也应付得过来。爹,歇了吧,明儿一早你要赶路。”

孙老大深吸口气,“不急,爹有几句话想对你说。”

“爹,你说吧,我听着。”

孙老大挠了挠头皮,“在郎中家机灵点,人家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了。要是活儿重了,就回来,爹养得活你。”

谢玉渊心中一暖,“爹,郎中家没啥重活,就是洗洗刷刷,爹放心吧。”

“你娘她……”

“娘怎么了?”谢玉渊秀眉一蹙。

孙老大憋红了一张脸,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谢玉渊试探了一句,“爹是怕娘在家受欺负?”

孙老大重重的点了几下头。

他虽然不聪明,但绝对不傻。这一趟回家,他发现家里人对高氏母女,没有像他们说的那么好。

谢玉渊眼中渐渐浮上雾气。

都说养恩大如天。

爹从小由孙家二老养大,这份沉甸甸的养育之恩,让他宁肯自己吃苦受累,也要让家里人过上好日子。

但因为她们母女,爹还是偷偷的长了个心眼。

“爹,郎中家离咱们家不远,我一有空就会回来看娘的。”

“也只能这么着了。”孙老大无奈的叹了口气。

谢玉渊眼中微波闪过,用只有自己能听得见的声音道:“爹别担心,你和娘,我都会护着的。”


掌柜见是张郎中来了,笑得满脸褶子。

“郎中来了,正好前儿进了好多上好的药材,您瞅瞅?”

张郎中走得口干舌燥,大大咧咧往椅子上一坐,“先沏壶茶来润润口。”

“伙计,给郎中沏壶茶。”

掌柜眼睛一斜,“这一位是……”

“我是来卖药材的,掌柜。”顾晚谣落落大方的回答。

掌柜虽然笑着,眼里却满是轻蔑,“小小年纪,哪懂什么药材不药材,别是挖了萝卜当人参吧。”

顾晚谣不气不恼,把布包打开来,“掌柜,您先瞅瞅,看不上我去别家。”

掌柜聊胜于无地扫了一眼,然而等他看清楚了,眼睛却挪不动了。

“这……这是你……挖到的。”

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三只野山参,其中两只完好无损,个头也不小,都是稀罕物。

顾晚谣:“我爹挖的,掌柜您觉得怎么样?”

谢家官宦之家,扬州又是富庶之地,前世别说是野山参,就是人参也是平常之物,所以她才能一眼识得。

掌柜皱了皱眉头,“还凑合吧,就是个头小了点,年岁短了点,不值几个钱。”

这话一出口,顾晚谣和张郎中脸上的表情截然不同,但心理活动如出一辙。

顾晚谣:他是欺负我没见过世面吧?

张郎中:这老货是欺负人丫头没见过世面。

顾晚谣陪笑,“那您瞅瞅,这参值多少钱。”

掌柜伸出一个巴掌:“了不得五十两银子,都已经是天价了。”

顾晚谣听到五十两银子时,眼皮都没有动一下,稚嫩的脸上,有着超乎寻常的沉稳。

“掌柜,我年纪小,见识也不多,货比三家,我还是去前面几家药铺和医馆再问问。”

顾晚谣说得一派坦然,语气自然流畅,似乎压根没有怀疑掌柜在暗中压价。

张郎中一听,莫名的来了兴趣,目光在顾晚谣脸上打了个转后收回,不紧不慢的喝起了茶。

掌柜这会心里不由咯噔一下。

野山参价格能直逼黄金,品相差的一百两起,品相好的二百两起,那只被啃了一半的不值钱,那两只大的可值不少钱。

“哎啊啊,你这丫头性子怎么这么急,有什么都是可以商量的嘛!”

顾晚谣笑眯眯地向张郎中看过去,“师傅,您说这参该值多少银子,帮丫头我掌掌眼。”

师傅?

谁他娘是你师傅,真是臭不要脸。

张郎中眼白都快翻出天际了,嘴里冷哼一声,不说话。

也是巧了,他冷哼的时候,鼻孔朝着掌柜那头。

掌柜先是被那一声“师傅 ”吓出半身冷汗,接着又被这一声“冷哼”吓得半身冷汗。

一身冷汗一出,实话也就出来了。

“丫头别见怪,老夫是生意人,常常有看走眼的时候,这三根野人参我给你五百两银子,不能再多了。”

五百两?

顾晚谣的心一抽一抽的狂跳起来,心里很清楚掌柜肯用五百两收药野山参,已经算是看得起她,也给足了张郎中的面子。

“成,既然掌柜这么爽快,那我也就爽快一点。”

“小丫头,以后要再挖着好东西,还来找我啊。”

“放心吧掌柜,你人好,给的价格又公道,不找你找谁?”

“哟喂,张郎中啊,你这徒弟儿嘴真甜啊,跟着你将来一定是个高人。”

张郎中心中冷笑一下,低头装喝茶。

顾晚谣见茶盅空了,忙凑过去添满了,无声无息的拍了一记马屁。

她上辈子之所以惨死,是因为不懂人心,不会看人眼色。对你笑的人,多半背后捅刀,对你嗤之以鼻的人,也许暗藏着一份关心。

张郎中刚刚没有戳穿她的小把戏,又替她圆谎,又带她来镇上……这人虽然长着一张臭脸,却有一副好心肠。

好心肠的张郎中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你拿着银子自个出去转转吧,我和掌柜有点事情要谈。”

“是。”

顾晚谣应了一声,恰好掌柜也将银票备齐递过来。

她接过银票贴身收着,朝两人恭恭敬敬的鞠躬道谢后,转身就走。

走出药铺的时候,她忍不住顿足,回首。

光影里。

张郎中把半个身子凑到掌柜的跟前,侧脸绷得紧紧的,半条眉梢微微扬起,透着几分深浓的愁意。

顾晚谣心跳一漏,头一扭,加快了脚步。

……

家里缺的东西太多,顾晚谣先买了些粮食,还有油盐酱醋之类,又割了些肉,用油纸包着;油灯,皂角什么的也补了一些。

随后去了一趟成衣铺,伙计看她是个小丫头,险些将她赶出去。

玉渊拿出银子,伙计立刻不一样起来,但心里却依旧很奇怪。

这小乞丐一样的丫头,衣服鞋子都是破的,哪儿来银子买新衣裳,还一买就是三身。

不会是偷的吧。

拎的东西太多,顾晚谣索性把自己的新衣裳穿在了身上。

重回到药铺中,她的这身打扮差点没把张郎中眼珠子吓得弹出来。

浅绿色的袄子,裤子也是很新式样,脚上一双绣花棉鞋,上面还有两朵粉色的绣花,整个人娇俏可爱。

再配着她那张白瓷一般的小脸,秋水一般的黑眸……张郎中鬼使神差的含糊了一句。

“到底是哪家人家出来的啊!”

说得人含糊,听得人更含糊,但顾晚谣从来不多话,老老实实往角落里一站,等着张郎中把事儿办完了,好一起回家。

张郎中朝掌柜递了个眼神:“我先走了,东西到了立刻派人通知我一声。”

“放心吧您。”掌柜笑的脸上的褶子都快看不见了。

张郎中“嗯”了一声,背着手走出药铺。

顾晚谣赶紧跟上去,一只脚跨出门槛,耳边就听到掌柜身边的伙计压低了声音道:“明目草哪是那么容易找到的。”

明目草,谁的眼睛瞎了?

顾晚谣心里暗暗的想。

……

从药铺出来,张郎中也不急着回去,在街上东一榔头,西一棒的乱逛。

可怜顾晚谣小小年纪,左手挎着一包东西,右手挎着一包东西,颠颠的跟在他身后,活像个跟班的丫鬟。

好在张郎中的闲情逸致只维持了一刻钟,两人打道回府。

马甲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佚名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小说《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是最近很多书迷都在追读的,小说以主人公佚名为主线。怡然作者大大更新很给力,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目前已写1467630字,小说最新章节第七百二十章番外 李锦夜(八),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这本小说的宝宝们快来。

书友评价

一口气读到尾,真真好看极了!人物性格鲜明,栩栩如生般在你面前。也没有bug,不拖泥带水,完全可以改编成电视剧呀

我熬了四个通宵呀,终于看完了

200斤稻子,一家4个人一年的嚼头?一个月工钱5文,对外说借张郎中50两,做工抵债?现在人写书,都是一点常识都没有? 小说情节看到目前觉得还是可以的,就是有些东西你好歹合常理一些啊,不要把读者当脑残。

热门章节

第二百三十九章我就是要他们难看

第二百四十章逼上梁山

第二百四十一章高贵妃

第二百四十二章哭诉

第二百四十三章后招来了

作品试读


从镇上回孙家庄,中间隔了几个庄子。

两人走到李家庄时,寂静的庄子突然嘈杂起来,村人们像潮水一样,往一个方向跑去。

谢玉渊顺着那方向望去,有浓烟,有火光,有噪声,隐隐约约,看不清晰。

张郎中好奇心大起,棉袍一撩,也不管谢玉渊跟得上跟不上,撒腿就跑。

谢玉渊:“……”原来郎中也喜欢瞧热闹。

谢玉渊气喘吁吁赶到时,人群已经围了里三层,外三层,似乎一村的男女老少都聚集到了这里。

谢玉渊人矮腿短,怎么也挤不进去,正着急着,脖子一紧,小身板被人拎起来,又放下。

一抬头,原是张郎中将她拎到了跟儿前。

来不及道谢,谢玉渊的目光就被面前的一口大井所吸引,井里隐约传来说话声。

没过多久,两个冻得瑟瑟发抖的男子一前一后爬起来,后面的男子腰别着一根粗麻绳,麻绳那头系着什么重物。

他站稳,双手用力一拉,竟然从井里拉出一具已经泡得发白的女尸。

人群中有人尖叫,“李大娘,你儿媳妇被你骂得跳井了。”

“我呸,幸好这贱货跳了井,否则我定要让里正开了祖宗祠堂,把这女人沉塘了才行。”

黑黝女人叉腰冲着死尸碎了一口,“整天介和男人眉来眼去,我骂她几句怎么了?”

“李老大,你媳妇到底有没有给你戴绿帽子啊!”

“是不是你不行,所以你老婆才偷人啊?”

茅草屋前,男人蹲在地上用手揪着头发,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放你娘的屁,我儿子好好的,是那个女人……”

老妇人破口大骂,黑幽幽的血盆大口,一张一合,一句比一句骂得难听。

骂到后来,她索性往地上一坐,开始撒泼打滚。

这时,一个纤瘦的身影像道箭一样冲了过去。

谢玉渊还没来得及看清,只听老妇人“啊”的惨叫一声,额头就被石头砸出个破洞。

一个满脸是泪的小女孩,睁着两只喷火的眼睛,手里握着的石头尖儿上正往下滴血。

“我娘从来没有勾引男人,是你嫌弃我娘生我时坏了身子,生不出崽来,早也骂,晚也打,还往她身上泼脏水,是你逼死她的,你要给我娘偿命。”

老妇人被说破心里的龌龊,气得跺手跺脚,“小婊子,你胡说什么混话,我打死你,你和你娘一样是个贱货。”

“你赔我娘的命,你陪我的娘的命。”

小女孩凄惨的哭声,似悲似狂,说到恨极时,她又要拿石头去砸那妇人,却被他爹一巴掌打翻在地。

“爹--”

小女孩撕心裂肺的惨叫一声后,目光呆滞,她仿佛不敢相信这一巴掌会是她那个老实巴交的爹抽上来的。

她突然想起自己这九年的生命中,爹无数次的沉默不语,娘无数次的在深夜哭泣……

“儿子,给我打死她,打死这个小畜生。”老妇人捂着额上的血,嘴里叫嚷着。

“娘,行了,把人葬了吧。”男人大吼一声。

“做梦!”

老妇人咬牙切,“这种生不出带把的寻死货,只配一张破席子扔进乱坟岗,绝不能进我老李家的祖坟,不吉利。”

小女孩一听这话,眼睛都直了,突然从地上爬起来,飞扑到尸体跟前重重一跪。

“各位阿爷阿婆大叔大婶,我李青儿卖身葬母,谁能让我娘入土为安,我就给谁做丫鬟,就是童养媳,也是使得的。”

跳井而死,乃大凶;葬入祖坟,轻则家宅不宁,重则祸及子孙,谁敢应下她的话。

方才还热闹的人群,顿时像被泼了一盆冷水,凝固住了。

谢玉渊张了张嘴想说话,眼角的一滴泪抢先落了下来。

耳边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她是上吊而死,大凶之兆,就算她是谢家嫡出的小姐,也不允许葬入谢家祖坟,只配做孤魂野鬼。”

谢玉渊嘴角扯出一记冷笑,朗声道:“我买你。”

话音刚落,无数道锐利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

谢玉渊眸光一闪,唇角扯出一抹冷笑。

“我出十两银子,哪位邻居帮忙找个能埋人的地方,让死者入土为安,这银子就归他。”

轰!

这话像在众人耳边炸了个响雷。

这小丫头疯魔了不成,庄稼人一年忙到头都存不了几两银子。

有人不屑一顾,也有那一听着银子,便两眼放光的。

“后山柏树下可以埋,银子拿来我去。”

“我家田梗后头也可以埋,给银子就行 。”

“村东头土堆堆旁也能埋人。”

谢玉渊看着从人群里站出来的三个村民,从贴身的衣服里掏出十两银子,往地上一扔。

然后她让出半个身位,用手指了指站在身后,正目瞪口呆的张郎中,勾唇一笑。

“我家郎中说:你们仨一齐把人埋了,银子拿去平分。”

话落,她在众人见了鬼一样的视线中,走到那女孩身旁,用崭新的衣服袖子替她擦了把眼泪。

“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吸了吸鼻涕:“我叫李青儿。”

“青儿,从今往后,你是我的人了,跟我回家吧。”

很久以后。

张郎中回忆起那一天的场景,脑海里只记得这样一张脸。

那脸上,眼角如淡墨横扫,长而带翘,阳光投在那张脸上,没有一丝的暖意,深邃的眼窝和带着讥诮的唇角,像覆了一层冰。

他心想:这丫头片子,可真能啊!

……

傍晚。

谢玉渊领了个李青儿回家,把孙老大吓了一大跳,倒是高氏,睁着两只黑幽幽的大眼睛,好奇地盯着生人看。

“爹,这是我买来的丫鬟李青儿,以后就让她伺候娘。”

孙老大一听,毛都炸起来了,“咱们家穷得……”

“爹,昨儿挖的野山参,卖五百两银子。”

孙老大惊得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五,五百……百……”

“刚刚花了点,又买了青儿,还剩下四百八十两。”

像是一记拳头落下来,当场把孙老大砸个“天降巨款”,他张着嘴,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继续阅读请关注公众号棠梨读物回复书号1545

小说《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张郎中愕然,“还会些什么?”

“该会的,都会。”

张郎中静静地看着他,眼中的惊讶—晃而过,半晌,他指了指床上的李锦夜。

“他的毒,你有什么办法?”

这话—出口,张郎中自己都被自己吓了—跳。

他是疯了吧,问—个乡野丫头如何治病?

谢玉渊长睫半垂,肌肤在油灯下苍白透明。

就在张郎中以为她说不出什么的时候,这丫头从李锦夜身上拔出五根银针,重新刺入不同的穴位。

“师傅,要去根不太容易,但保命还是可以的。”

张郎中将她刚刚的动作尽收眼底,心里却掀起惊涛骇浪。

卧了个大槽!

他怎么就没想到将针插入那几个穴道?

“你……你真的是从医书上学来的?”

“……咳咳咳,再加上自己—点点的领悟。”谢玉渊眼波微动。

这世上难道真的有药王转世投胎这—说?张郎中惊到不能再惊,心里冒出来—个念头。

“师傅,其实明目草对你侄儿没多大用处,这套针行下来,三个月,他的视力会恢复—大半。”谢玉渊轻声道。

送佛送到西,反正自己也掩不住,不如就试试那吊死鬼的针法有没有用。

石破天惊的—句话,令张郎中脸色大变。

他深深地凝着她的眸,似乎想要看到她的心里去。

屋里—片寂静,针落可闻。

“虚怀,让她试—试!”不知何时,床上的人睁开了眼睛。

谢玉渊目光轻轻扫过少年黑沉的眼睛,心里“咯噔 ”—下打了个突。

这双眼睛就算是瞎的,也瞎的很漂亮!

这时,—道闪电划过夜空。

谢玉渊心里无由来的发寒,她立刻拔腿,冲出房间时,回首喊了—句,“师傅,这事儿明天再说,要下雨了,我得赶紧回家。”

小小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

张郎中忍不住皱眉,好好冬日,怎么会有闪电。

……

谢玉渊—路狂奔,像不要命似的。

此刻,高家刚刚开饭。

大门被推开,谢玉渊捂着胸口气喘吁吁道:“爹,你带娘去后山避避,村里有官兵在抓捕逃犯,让娘避着些。”

高重—听这话,脸色都变了。

他知道避着些是什么意思,高氏身份不简单,虽然是早应该死在乱坟岗的人,可万—呢?

他二话不说拉着高氏就从后门离开。

谢玉渊指了指八仙桌,“青儿,赶紧收拾—下。”

李青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吓得脸色都白了,手和脚却没有停下来,很迅速的把桌子收拾好。

刚收完,大门就被踢开。

谢玉渊捂着怦怦直跳的心口迎上去,“官爷,您来了。”

“怎么又是你?”为首的官兵皱眉。

“郎中是小的的师傅,这是小的家,这是我妹妹青儿,爹和娘去陈家庄走亲戚了。”

谢玉渊陪着—脸的笑,从怀里掏出几吊钱,“家里穷,比不上郎中阔气,这是孝敬您的,您别嫌弃。”

官兵见这丫头小小年纪,却十分有眼色,掂了掂手中的钱,“可查到了什么?”

“老大,没有。”

“撤!”

谢玉渊心中长松—口气,“官爷慢走,官爷辛苦。”

“小丫头这么机灵,等赶明儿长开了,给官爷我做媳妇啊,哈哈哈哈……”

“我呸!”

李青儿等人走远了,朝地上狠狠的啐了—口,“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谢玉渊压根没把这些不重不紧的话放心上,“青儿,你把饭菜热—下,我去喊爹娘回来。”

“玉渊姐,高婶儿为什么要避着这些人?”

谢玉渊眯了眯眼睛:“以后,你就知道了。”

……

深夜的孙家庄,下起了大雨。


孙家这一通闹,让林冰清这一天的心情都好极了。

夜幕快降临时,她提着食盒走进师傅家。

师傅家的年夜饭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要把菜温在锅里。

林冰清走到灶间,愣住了。

灶台上摆着一只托盘,托盘里的饭菜是满的,已经冷成冰渣子,显然一口未动。

奇怪,每次端进去的饭菜,小师傅总是吃得一口不剩,今天是没胃口,还是身子不舒服?

林冰清想着小师傅的怪脾气,不敢多问,烧了锅热水,把菜都温上,又温一壶酒。

刚净手打算去东厢房行针时,张虚怀从东厢房走出来。

“丫头,回去吧,我已经替他行过针了。”

林冰清想了想,走到门口,垂下头。

“小师傅,那我就不进来,锅里温着米酒,和师傅一道喝几盅吧。今儿除夕,咱们得高高兴兴的过。明年春暖花开,我一定让你看到师傅长啥样。”

庭院里,除了北风呼呼刮过外,无人应她的话。

林冰清也不恼,盈盈一笑,转身冲师傅弯腰鞠了个躬,一溜烟的跑开了。

张虚怀推门而入,冲着床上的人幽幽叹了一声,“怎么不答应一声呢,你就没那丫头想得开,你看看人家……”

顾北城脸色一沉,浑身上下透出凌厉,目光如刀割锋般的冰冷。

张虚怀轻叹了一声,不知死活的又添了一句,“暮之啊,人得往前看,才能活下去。”

……

林冰清回到家,家里人都在等着她。

满满一桌菜,闻着都香。

高重端起酒杯,想说几句,偏他又是个木讷的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个除夕,是他活这么大,过得最踏实、最满足的一个除夕,

“爹,咱们啥也不说,就放开吃,放开了喝,放开了乐。”

“对,对。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高重好不容易从肚子憋出来一句祝福的话。

“会越来越好。”高氏在一旁跟了一句。

高重柔柔地看她一眼,想把她杯中的酒倒些出来,怕她喝多了。

高氏吓得赶紧把酒杯藏起来,嘴一嘟,嗔怨道:“我要喝,不许抢。”

“好,好,你喝,你喝。”高重拿她没办法。

高氏喜滋滋端起酒杯,自己喝了半盅,又把半盅喂到男人嘴边,“你喝。”

高重笑得见牙不见脸,就着女人白嫩的手,将热酒一口喝完。

高氏眼波流转,把酒盅往前一送,樱唇儿一动,娇嗔的吐出两个字:“还要。”

这一眼,何止把高重的魂儿都看酥了,连李青儿的魂儿都酥麻了半天。

天啊!

高婶到底是哪里长出来的仙女儿,长得标致不说,一举手,一抬眉都像戏文里唱的娇小姐,简直……简直……

“青儿,吃啊,愣着干什么?”

“噢!”

李青儿忙收回视线,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菜。

林冰清此刻已经自斟自饮了两杯米酒。

这酒是从镇上买来的,家里的荒田才开垦好,麦子才刚刚播下去,得等着明年才能让爹在家酿些米酒。

过了这个除夕,她就得动心思找落脚的地方,是往西边去呢,还是再往南走走,找个水乡小镇定居下来?

“阿渊姐,少喝点,米酒后劲大着呢,会醉的。”李青儿小声劝。

林冰清嘴角牵上一抹笑意,“青儿,有酒喝,有饭吃,爹娘都在,再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日子了,醉一场又何妨?”

做鬼的六年里,年年除夕夜,她听着前院传来的欢笑声,鞭炮声,心里总忍不住抱怨,这样的好日子,她一天都没有过过。

而现在……

林冰清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以后年年的除夕,她都要这么痛快的过。

……

扬州城过除夕,有守岁一说。

乡野村民没钱买烟花炮竹,团圆饭吃完,一家人吃了点瓜子花生,早早的烫了脚上床。

李青儿忙了一天,又喝了点米酒,酒劲上来一沾枕头便睡着了。

林冰清翻了两个身,刚要入睡,突然感觉房间里有异样。

她睁开眼睛,只见一条黑影直直的站在床前,她吓得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嘴一张,正要大叫。

黑衣人出手如电,点了她的哑穴,“公子发病,郎中请小姐过去,得罪了。”

说完,黑衣人把她从被窝里揪出来,把盖在床后头的棉袄往她身上一裹,脚步轻点几下,人就飞出院子。

林冰清被灌了一嘴的凉风,抖了个机灵,三魂五魄才归了原位,心说:小师傅还真不是一般人,竟然有护卫,还会轻功。

黑衣人像个飘飘荡荡的幽灵,落脚却极为精准,短短片刻,人就已经落在东厢房里。

张虚怀听到动静,抬眼正要说话,却见那丫头穿着中衣,像是被拔了毛的小鸡一样,冻得瑟瑟发抖。

“胡闹,也没急到那个份上,总得让人家穿了衣服啊。徒弟啊,你快来瞧瞧,你家小师傅他脸色发青,发黑,不对啊。”

张虚怀一侧身,林冰清就着微末的光看到小师傅的脸色,心里打了个突,这是怒急毒攻心。

“他……他受了什么刺激?”

张虚怀剜了顾北城一眼,遮掩的笑笑。

“和我抢鸡腿,我没给他吃,可能是因为这个受了点刺激。我刚刚用了针,压制不下去,你看看有什么法子。”

林冰清心里的疑惑一闪而过,迅速把棉袄穿好,走到床前。

走得近了,才发现小师傅整个人以一个扭曲的姿势蜷缩着,拳头握的很紧,手背上青筋根根暴出,额头一层细细的汗,常年不见阳光的皮肤此刻苍白的像只鬼。

“小师傅,小师傅……”

喊了两遍无人答应,林冰清也没了主意。

张虚怀这一下急了,“你就研究了这一套针法吗?还有没有别的了?”

“有是有,但也不能乱使啊。”

“使吧,使吧,死马当活马医。”

林冰清面不改色的沉吟道:“唔,让我想想……”

张虚怀当场差点疯了。

什么时候了,还想?

你这丫头到底是不是玄晏投胎啊!

林冰清此刻脑子里飞快的闪过吊死鬼教过她的那些针法,她下意识的走到床后,一掀被子。




孙老娘:“……”她就是见不得老大一家赚了银子,故意上门讹银子的。

“别废话,不管哪个山坳都是我们家的。”孙老娘扯着尖锐的嗓子喊。

颜若晴:“孙老娘,县太爷都不敢说这种话,你这脸皮也是够厚的。”

“小畜生,老娘我就厚给你看,他爹,给我抢,抢回家再说。”

“我看谁敢!!”

孙老大手握着榔头走上前,脸上是滔天的愤怒。

孙老娘一看养大的崽子竟然要动手,气得眼珠子翻翻。

“畜生,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养大,你竟然敢对我动手,来啊,你动个试试看,来啊!”

“啪--”一声脆响,所有人都呆住了。

颜若晴甩了甩发疼的手,笑笑:“孙老娘,我满足你的要求。不过你脸上皮肤又粗又老,手感很一般。”

孙老娘几乎要呕死。

她“嗷嗷”了两声,把颜若晴重重一推,冲到孙老大面前,甩起手就是两巴掌,然后像条八爪鱼一样,手脚并用的缠住了他。

“该死的畜生,你看我今儿不打死你!他爹,给我抢。”

孙老大对着孙老娘,多少还有几分孝心,手里的榔头哪里舍得敲下去,只能做个木头桩子杵在那里。

孙老爹像阵风一样冲进东屋,眼睛贪婪的四处搜寻,恨不得瞧见什么都拿回去。

高氏吓得嘴里呜哽两声,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颜若晴到底小看了孙家人的脸皮,她咬了咬牙,一扭头就跑开了。

“抢东西啦!光天化日,有人抢东西拉,各位街坊邻居都过来瞧一瞧啊,里正大人,您可得为我们作主啊!”

声音凄惨无比,把刚刚吃完饭闲着没事的村人都勾出来,所有人一窝蜂往这里跑。

颜若晴一口气跑到里正家,眼睛哭得通红,“大人,你帮帮我,他们明抢来了,我要报官。”

自己管辖的村庄从来都是五好村庄,什么时候有人敢明抢。

里正脸一横,“别哭了,走,我跟你去瞧瞧。”

两人走到屋前,孙老娘见小畜生回来了,拿起一旁的扁担就要打过来。

“住手,你这是做什么?”

里正一声怒喝,把孙老娘吓得赶紧收回扁担.

“里正大人,这丫头偷奸耍滑,我正在教训她呢。”

“里正大人,他们是到我家来明抢的,还打了我爹。”

“放你娘的屁!”

孙老娘一叉腰,气得口不择言,“你们的东西,就是老娘的东西,连你的狗命,都是老娘的。”

“已经分家,五十两银子都拿了,还什么你的就是我的,臊不臊啊!”

“老娘们想钱想疯了吧!”

“听说孙老大连户籍都迁出来了,还有个屁关系啊!”

“明抢这种事情,还是早点报官吧。”

“你们……你们……统统都给我闭嘴。”

孙老娘见势不妙,胸脯一挺:“这是我们家的家事,关你们这些闲人屁事。”

话音刚落,孙老爹从屋子里冲出来,手里捧着一块猪肉,“他娘,猪肉,这是猪肉啊,咱们抢回去。”

“要点脸啊,孙老爹。”

“连肉都抢,你们家是穷得揭不开锅了吗?”

颜若晴见状,心想无论如何这一回,都要把孙家解决掉,再也不能让他们踩在自己的头上。

她怯生生的抹了一把泪,“里正大人,他们……他们……”

女孩莹白的小脸,滑落两行晶莹,一双眼睛里都是惶恐,看得里正怒从心起。

“放肆!光天化日抢东西,你们一个个的不把我里正大人放在眼里了?”

里正大人发怒,孙老爹脸色煞白,孙老娘见势不好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干嚎起来。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一把屎,一把尿的把老大养到这么大,拿块肉怎么了?这是他欠我的啊!”

“就是,五十两银子就想了结养恩,天下哪有那么便宜事情,要没有我,他早死了,”孙老爹叫嚣着。

颜若晴见这两人一唱一和,心中说不出的厌恶。

她冷笑着上前一步的,“孙老爹,没有你,我爹活得比现在好上百倍,怎么着,他也是个大户人家的少爷。”

话落,所有人目瞪口呆。

孙老大愣了半天才缓过神来,“阿渊,你胡说什么?”

颜若晴走到他身边,小手牵了牵他的衣摆。

“爹,你不在家的时候,有一次回家听孙老娘偷偷问过孙老爹,说几十年过去了,那家人不会再找来了吧,还说什么命好,偷了个少爷放在家里做苦力。”

听到这里,孙老大整个人懵了。

颜若晴朝他怜悯的看了一眼,心里涌上一抹悲痛。

爹哪里是捡来的,根本就是孙老爹生不出儿子,怕绝了后,趁着那家家奴带着小少爷上街玩,想办法把人偷出来的。

这事,也是前世爹死后,那家人家打听到点风声摸上门,她才知道的。

只可惜,这么多年的寻找,到最后只寻到了一具尸体,颜若晴清楚的记得那个老妇人哭得昏死过去。

孙老娘见事情败露,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冲到颜若晴面前,抄起手就要抽下去。

手,在半空被牢牢握住,一抬头,是孙老大怒不可遏的脸。

孙老娘吓得眼皮一跳,“你……你想干什么?”

“是不是真的?”

“什么是不是真的?”

孙老大赤红着眼睛,目光如寒冰一样死死的盯着孙老娘,从嘴里一字一句咬出:“阿渊说的是不是真的?”

“小贱人的话怎么能信,你是我们……”

“说--”孙老大吼得撕心裂肺。

孙老娘被他吃人的样子吓了半死,哪还说得出半句话。

街坊邻居一看,个个心里有数。

“我日他个七舅姥爷,竟然真的是偷来的,良心都给喂狗了。”

“这一家子都是什么人啊,赶紧报官坐牢吧,没王法了。”

“丢孩子的父母怕是要急死了吧。”

月光下,孙老大眼中闪烁着冰冷锐利的锋芒,感觉胸口像是被榔头狠狠的敲了一记,锥心刺骨的痛,如同行走在地狱间。

他嘴一张,喷出一股热血来。

那血,将孙老娘淋了个满头满脸,如同鬼魅一般,连哭都哭不出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