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去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傅太太虐渣打脸合集

傅太太虐渣打脸合集

疯子不疯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夏暖暖上辈子眼盲心瞎,爱错了人,她惨遭算计利用,流尽最后一滴血,凄惨而死。再睁眼,她重生回到了过去,回到了傅司寒的身边。前一世,他明里暗里,护她,宠她,夏暖暖却对他避之唯恐不及,伤了他的心。这一世,她要抱紧傅司寒的大腿,绝不撒手。曾经算计陷害她的人,等着她腥风血雨的报复吧!

主角:夏暖暖,傅司寒   更新:2023-02-02 13: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暖暖,傅司寒的武侠仙侠小说《傅太太虐渣打脸合集》,由网络作家“疯子不疯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夏暖暖上辈子眼盲心瞎,爱错了人,她惨遭算计利用,流尽最后一滴血,凄惨而死。再睁眼,她重生回到了过去,回到了傅司寒的身边。前一世,他明里暗里,护她,宠她,夏暖暖却对他避之唯恐不及,伤了他的心。这一世,她要抱紧傅司寒的大腿,绝不撒手。曾经算计陷害她的人,等着她腥风血雨的报复吧!

《傅太太虐渣打脸合集》精彩片段

哐当一声。

血水染红的手术台被人无情的踹上一脚。

来不及收起的手术器械乒乒乓乓的掉了一地。

“哎呦喂,夏暖暖你这个不孝女怎么还躺着,赶紧的起来出去。你妹妹手术都出现排异了,快点过去输血给她。”

呵呵......

输血?她,还有血吗?刚刚不是已经快把她的血都抽干了吗?

所有人都慌慌张张,着着急急推着那个刚刚输上她血的妹妹出去了。

林婉看她一动不动,非但没有半点的担忧,那妆容精致的脸甚至还开始丑陋的扭曲。

上前,一把拽住夏暖暖的手臂毫不留情的要把她拽下来。

像是在拽一件无感情的物品。

撕裂破碎的疼,让夏暖暖咬着牙。

一字一句的说:“妈,我的血......快流光了,没有多余的能给妹妹了。”

啪的一声!!

本就因为失血过多而惨白的脸上瞬间多了五道鲜明的手指印!

耳边是她妈妈无情的冷嗤,“就算是剩下最后一滴血也得给你妹妹。”

身体接近冰冷的夏暖暖被拽下了手术台。

整个人重重的跌倒在地。

猛然想起从小到大的林林种种。

妹妹身体不好,她夏暖暖就是妹妹的供血库,每个月都得给妹妹输血。

打有记忆开始,她夏暖暖的身上到处都是针眼。

就算是她高考当天因为输血过多而晕过去错失高考,妈妈也只是埋怨她不知道多吃点。

说是不多吃点会影响下个月给妹妹输血。

这几年更是.……

每一次输血都是大量的,好像她是一架自动产血机器一样。

还有之前妹妹眼睛坏了,就挖了她的眼角膜给妹妹。

妹妹肾功能不好,就又挖了一个她的肾给妹妹。

现在她的血快要流完了!

快要死了!!

妈妈还是不放过她。

为什么?

不是说自己是妈妈最疼爱的心肝宝贝吗?不是说自己是妈妈的骄傲吗?

冰冷的泪水划过脸颊。

掉落嘴里,苦涩异常。

十岁那年,在她孤单无助的时候妈妈她们把她从孤儿院接到夏家,说她是夏家流落在外的千金小姐。

说是到了夏家,往后必定能荣华富贵,会把这些年亏欠她的都补偿给她。

她渴望亲情,无条件的相信这位妈妈的话。

可……

双手无力的扣着冰冷的地板,双唇颤抖的问出了心中二十年的疑惑。

“妈妈……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

现在她才想起,她们根本就没有做过亲子鉴定。

只是太过渴望亲情,一味的想要融入这个家庭而已!!

嘶.......

头发被人抓起,整个头被拎起,再被重重的砸向地板。

砸的她整个脑袋嗡嗡作响。

“夏暖暖你这样的贱人怎么可能是我们夏家的人。你也就是一点血有用而已。我现在就把你的血全部吸出来给我姐。”

“弟.....”

“别叫我弟,你根本就不是我们夏家的人,你只是我姐的人形供血库而已。”

人形供血库?

这几个字就像是一根根冰冷锋利的刺深深的刺进她的脑髓。

一秒坠入深渊。

自己,根本就不是夏家的人。

是自己一颗真心喂了狗!!!

呵呵......

无尽的仇恨瞬间被点燃,缠绕着她。

“呵呵,我再好心的告诉你一声,傅司寒的那辆车是我动的手脚。不对,应该说是你自己害死了傅司寒,你是凶手。是你把他的车弄出来给我开,我才有那样一个机会。”

“还有,夏暖暖你那个什么青梅竹马一直都是我姐的男朋友。跟你在一起不过就是为了让你更加心甘情愿的给我姐当人形供血库而已。哈哈哈哈,蠢货......”

卡在喉咙的最后一口血喷出。

“行了,别跟她废话。快把她带过去,那做心脏手术的医生的都在等着。”

心脏手术?

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你们,要把我的心脏给夏梦雪?”

“夏梦雪是你叫的吗?凭你这样的也配叫我姐的名字?”

一只大脚无情的把她踹飞,撞倒墙角。

她发誓。

如果有来生,她一定一定要报仇。

把她们加在她身上的苦难万倍亿倍的还给她们。

.........

艰难的睁开似有千斤重的眼皮。

柔和的灯光,温暖的被子。

试探性的把手放到胸口,居然能清晰的感受到心跳。

这......

忽的一只白皙精瘦的胳膊横了过来。

夏暖暖一个激灵。

浑身冷汗尽出。

僵硬的转头,瞳孔骤变。

炽热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滚落下来。

是传闻中寡情狠戾,凶名在外的冷面阎罗---傅司寒。

也是那个为了保护她而落得个身败名裂,惨死雪地的傅司寒。

上一世。

她躺在手术台上要挖肾给妹妹。

在上手术台之前接了个他的电话。

他就把车当飞机开,一路闯了无数个红灯。

可,他最终也没有护住她的肾。

还连人带车冲出了高速护栏撞下了山崖。

鲜红的血染满了整片雪地。

听说他在临死前还拉着救援队员的手说:“我买了一份意外保险,受益人是夏暖暖。”

自己上辈子瞎了眼不懂得珍惜。

偏信那些渣男贱女的话。

现在。

他,活生生的躺在自己的身边。百感交集。

想要伸手去碰碰他,又不敢。

难道......

她----重生了。

还重生在了跟傅司寒的新婚之夜。

一切还没发生。

定是,老天爷开眼。

忽然。

傅司寒那浓密修长的睫毛轻动,不悦的睁开眼。

一双深邃冰冷的眸子紧紧盯住夏暖暖。

微凉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目光锁定了她的眼泪。

“夏小姐,你这死气白咧的爬上我的床,床单滚完,是又后悔?”

“上了我傅司寒的床,你的命就是我的,生也好,死也罢,只能是我傅司寒的女人。”

沙哑肆意的阴戾嗓音在夏暖暖的耳畔缓缓响起。

带着满满威胁的气息,令夏暖暖的思绪聚拢起来。

他说完,那白皙的手指一个用力。

像是要把夏暖暖的下巴给捏碎。

可夏暖暖却一点都感觉不到疼。

“傅司寒?你是傅司寒?真的是傅司寒?”

不知道是幸福的泪水还是激动的泪水从眼中滚落下来。

掉到他骨节分明的手指上。

傅司寒轻蹙眉头,手中的力道放缓。

夏暖暖那被雾气笼罩的一双凤眼带着星星点点的笑意盯着傅司寒的脸看。

可劲的叫着他的名字。

这样乖巧的模样直戳人心。

傅司寒那颗冰封许久的心有些融化的趋势。

但面上神色未改。

一脸嫌弃,声音森冷道,“晦气,要哭出去哭,别在这里污了老子的眼。最好乖一点,不然……”


不然……可就要失控了。

这个夏暖暖反常的让人生疑。

昨晚上还要死要活的,这滚一下床单就爱上他了?

而夏暖暖从来没有这么的庆幸过。

上辈子,原本与傅司寒有婚约的人是妹妹,可傅司寒名声不好,性情暴戾,手段残忍,妈妈跟妹妹求她,说妹妹身体不好,嫁给他指定活不了两天。

说她身体好,能抗。

说到时她们找到机会就会把她救出来的。

她便替妹妹出嫁。

想想还真是猪油蒙心了。

为什么这样的话都会相信?

上一世的新婚之夜,因为一个电话,她还半夜跳窗跑了,跑去让医生挖眼角膜给妹妹。

多么可笑......多么愚蠢的人。

真想一巴掌呼死自己。

那些口口声声说爱自己的。

都是假象。

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可以更加心甘情愿的把全身的器官都给夏梦雪而已。

只有这个人人口中的煞神阎王,才是真心对待自己的。

为了她夏暖暖,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公司破产,名誉全毁,还丢了性命。

夏暖暖猛的抱住他,在他怀里大哭起来。

“傅司寒,我爱你,我宠你,我要用我的生命保护你,你放心,只要有我在谁都伤害不了你……”

踏血归来,必定要把那些妖魔鬼怪统统踩在脚下。

所有的仇,所有的怨她必将一件不落的报。

而这个对自己好的人,她也必定千倍,万倍的去对他好。

傅司寒冷眼看着她,不想知道她这样反常到底想搞什么?

一手捞过她的脖子。

俯下身子,直接狠狠的在她脖子处烙印上独属于他的印记。

.……

温暖的阳光从窗外透进来,洒满了整个房间。

难得一夜好眠的傅司寒被温馨的阳光叫醒。

翻身,抱了个空气。

睁眼,一脸寒霜。

呵,女人……

掀开身上的高定蚕丝被,下床。

穿戴整齐拿出电话拨个号出去。

沙哑性感的低音炮响起,“把人找回来,找不回来,你们滚蛋。”

“老,老板,找,找谁?”

电话那头嘴里正叼着一根雪糕的秦明一头的雾水。

绞尽脑汁都不明白他老板说的是谁?

而听着他这样不灵光的声音,傅司寒抓着手机的手猛的一个用力,手机差点成碎片。

深邃的眸子撇了一眼昨晚夏暖暖睡过的位置,忽的整片眸底被冰雪覆盖。

对着手机说出一个名字,说出三个冷冰冰的字,“夏暖暖。”

秦明以为是自己耳朵出问题,听错了。

夏家大小姐不是正在厨房做早餐吗?这也不需要找?

硬着头皮小心翼翼的回到,“那个......老板,大少奶奶在厨房给您做早餐,这还需要找吗?还.……”

话没说话,电话已经被他老板无情的挂断了。

傅司寒带着疑问来到厨房门口。

只见夏暖暖身上穿着一件花围裙,一手拿着一个大大的汤匙,正一脸热情洋溢的做着饭。

那满身的欢喜不像是装的。

那昨晚上她的卖力是不是也可能不是装的?

端着一碟精致糕点的赵妈从厨房出来,恭敬的对着倚靠在厨房门口的傅司寒打招呼:“大少爷早。”

傅司寒轻嗯一声,算是回应。

那赵妈端着碟子出去。

再折回来的时候站在傅司寒的面前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说话。”

赵妈那双略显浑浊的双眸不安的有些找不到焦点,双手也是有些不安的拽了拽她自己的衣角,还做了一个深呼吸,像是下了多大的决心一样。

“大少爷,大少奶奶一大早的就起来在厨房忙活了,我一直都有拦着少奶奶的,是少奶奶非要干活的。您千万别生气,虽然少奶奶没有少奶奶的样子,但......”

傅司寒冰冷如蛇的视线移到赵妈的身上,“所以呢?”

赵妈深深的感到她此时整个后背都是冷汗,有些结巴的说:“就,就是,大少爷,这夏家大小姐没有点当少奶奶的样子,那个什么......”

傅司寒忽的站直,薄唇一勾,冷嗤一声,“我,傅司寒的老婆好不好?有没有当少奶奶的样子轮得到你这样一个下人来说?”

赵妈那圆滚的身子僵硬起来。

刚刚大少爷说夏暖暖是他的老婆?

都说她们家大少爷向来不近女色,冷酷无情。

可现在听大少爷这话的意思是在维护夏暖暖?

内心混乱一片。

冷汗直下。

她在傅家十几年了,自然是知道这大少爷阴晴不定的脾性的。

要是稍有差池,那她这条老命可就真的没有了。

“傅,傅司寒,你醒了?我做了你最喜欢吃的榴莲蛋糕酥。”

正当赵妈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一声很是甜美清脆的声音响起。

原来是夏暖暖端着一碟子的糕点出来,一脸高兴的跟捡到了几千万似的。

傅司寒看了看那精致碟子里面的糕点,再一看边上满满一餐桌五颜六色形状精致的糕点。

还真的都是他喜欢吃的。

这人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喜好的?

调查过自己?

一脸甜美清纯的笑容也是真看不出异样。

还真是够“煞费苦心”的演戏。

重生回来的夏暖暖一看他这脸色就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么。

但她丝毫不介意,反而笑的更加灿烂了。

“是不喜欢这些?没关系,我还熬了好几种粥,那笼屉上还蒸着各种各样的包子,来来来,先到餐桌边坐下,我给你去端出来。你先看看,要是还没有喜欢吃的,我再给你做别的。”

说话间。

夏暖暖已经去到了餐桌边。

很是小心的把手中精致的碟子放到餐桌就帮傅司寒拉开主位上的位置。

看着她这一系列的动作,傅司寒深邃的眸底闪过一丝异样。

夏暖暖热情异常,忙进忙出的,弄了一桌子的早餐。

中式的豆浆油条包子,西式的咖啡牛奶面包,还有各种五颜六色很是好看的糕点。

为了爬上他的床还专门去学习过厨艺?

迎上傅司寒这有些考究的目光,夏暖暖猛然惊醒,“没下毒的,你放心吃就可以。”

说着,夏暖暖拿起筷子,每一样都夹起来吃一块。

最后还夹起一块晶莹剔透的粉色糕点递到傅司寒的嘴边。

“我尝过了,这个非常好吃,你肯定能喜欢。”

目光纯澈,语气真诚。

傅司寒薄唇一动不动。

就在这时,夏暖暖的手机铃声响起。

撇了眼桌上手机屏幕上跳动的名字,夏暖暖红唇一勾。

这个电话还是来了。

放下手中的筷子,当着傅司寒的面接起那个电话。

“喂.……”

“喂什么喂?昨晚上打了一晚上的电话,你死哪里去了?还不快来医院,医生都准备好了,就差你的身体了。”

一声尖锐赤耳的难听声音从手机里面冒出来。

夏暖暖不慌不忙的对着电话说到,“妈妈,昨晚是我的新婚之夜,我当然是,是跟我家男人在干一些新婚之夜该干的事情。”

柔柔弱弱的声音,但直接把傅司寒给拉了出来。

傅司寒冷着眼看着她,她却一点都不介意。

只是电话那头的人像是疯了一样的撕喊,“夏暖暖,你妹妹在手术室等着你救命呢?你居然还有心思跟男人乱搞?你这姐姐到底是怎么当的?限你十分钟赶到医院来。”

跟随着这撕喊声的是嘟嘟嘟的忙音。

傅司寒猜想她会直接去医院了。

可没有想到她只是笑了笑,接着又是要喂他吃早餐。

他不吃,她就自己有滋有味的吃了起来。

十分钟后那电话铃声又响起。

这一次夏暖暖直接挂断。

再响起夏暖暖就不管了,就让它一直响。

吃饱喝足了才说:“我妈妈叫我去医院,要挖我的眼睛给我妹妹用。那我就先去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听见身后的人一声轻呵,“站住。”

夏暖暖缓缓的转身,一脸小媳妇的样子,“是不是这些你都不喜欢吃,那我现在就去重新做过?”

说着就要朝厨房的方向走去。

“站住。过来。”

这清冷的声音像是一股清泉。

可那边上站着的赵妈却被这一声吓的浑身发颤。

傅司寒面沉如水,“你说你要去医院,把你的眼睛给你妹妹用?”


“是。”

“不齐全的女人爬不上我傅司寒的床。”

“不齐全的女人?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担心我吗?”

傅司寒那冰冷寒霜似的双眸带着考究,薄唇轻动,“你认为呢?”

夏暖暖莞尔一笑,“我认为你就是在担心我。”

傅司寒一双冰冷的眸子淡淡的扫视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只是那双深邃双眸里面的疑惑并没有丝毫的减弱。

后来......

傅司寒以他的女人被人欺负传出去会丢傅家的脸为理由,给夏暖暖派了两个保镖跟着。

刚刚踏进医院的大门。

夏暖暖就被一身穿金带银的林婉给拽了过去。

“你到底怎么回事?知不知道所有人都准备好了,就等你一个?”

林婉拽夏暖暖的力气很大,身上的首饰也跟着暴躁声音的叮当响。

“真是越大越不懂事,你这个姐姐做的太不称职了!”

还不住的回头对着夏暖暖骂一两声。

“我这辛辛苦苦的把你养这么大,给你最好的吃,最好的穿,你就是这样对待妈妈的?真是没有用的白眼狼!”

这连珠带炮的话让路过的人纷纷侧目。

傅司寒安排的那两精壮的保镖立刻作势上前。

林婉一看这仗势直接就炸了。

大力甩开夏暖暖的手。

恶狠狠的伸出指甲尖锐的手指就要去戳夏暖暖的脸。

反正夏暖暖现在也只有身上的器官和血有用了,留着这么漂亮的脸蛋简直碍眼。

夏暖暖笑盈盈的一个偏头,林婉那涂着鲜红指甲的手指戳了个空。

还一个重心不稳,整个人都直直的往前倾去。

夏暖暖很是不小心的伸出去一个脚尖。

林婉身上那些首饰乒乒乓乓的作响。

随着人一起摔到这医院满是细菌的大理石地板上。

手腕上的,脖子上的,耳朵上的首饰都摔了个变形粉碎。

一贯在人前保持贵妇形象的林婉发狂的尖声怪叫。

“妈妈,刚刚您差一点就抓到我眼睛了。”

夏暖暖睁着水灵灵的无辜大眼,丝毫没有要扶的意思。

向来好面子的林婉恨不得立刻掐死夏暖暖。

踉踉跄跄的起身,张牙舞爪的就要扑向夏暖暖。

那两保镖见状就要过来,夏暖暖看了他们一眼,示意他们不要动。

就那样安静的站着让林婉抓。

林婉知道抓夏暖暖的脸可能会伤到眼睛,可咽不下这口气。

就在夏暖暖身上胡乱一通撕扯。

夏暖暖身上的衣服经她毒手一抓那些扣子就麻利的被扯掉了。

幸得夏暖暖早有准备,里头还穿了一件T恤。

可看着也是狼狈的很,医院门口进进出出的人纷纷停下脚步。

拿出手机拍照的拍照,录像的录像。

“这是夏家的那位夫人吧?怎么这个样子?”

“对啊,这贵太太怎么会这么的狼狈?”

“刚刚还听见她骂她女儿,还伸手打她女儿呢?”

“夏家的夫人不是一向都是很心善,说是什么资深的家庭教育家?就这样的也是教育家?”

“就是就是,我刚刚都录下来了。等下就传到网上,让大家知道这夏夫人的真面目。还贵夫人呢?这样子是农村那撒泼打滚的妇女吧?”

听着这些,林婉满脸通红,说不出话。

停下撕扯,抓住夏暖暖的手就要拽她进医院。

夏暖暖小嘴一扁,一双灵动的眸子雾气腾升:“妈妈,我不想把眼睛挖出来给妹妹......您疼妹妹我知道,我也疼妹妹,我每个月都有输血给妹妹。”

“妹妹不开心,我还替妹妹嫁给傅司寒。可是一定要我的眼角膜吗?我们真的不能等人捐献吗?我要是没有了眼角膜,我会变成瞎子的......”

夏暖暖抬手抹了抹不存在的泪水,趁机抽出被拽住的手。

“天哪?这个人是当妈妈的吗?居然要挖自己女儿的眼睛?”

“就是,难道疼小女儿就不管大女儿的死活吗?”

“就是那个传说中性情阴晴不定,手段残暴的傅家大少爷傅司寒?天哪,你们听说过没有?那个男人说是特别特别恐怖的。这个人为了自己的小女儿,把大女儿直接推入火海。”

“有谁录下来了吗?有谁拍下来了吗?赶紧的发网上,让大家看看,这个人到底是一副怎么样的丑陋嘴脸。”

“夏大小姐太可怜了,听说她是十岁才被接回夏家的。十岁前都是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在孤儿院长大的。”

.......

各种各样的质疑声,谈论声,责怪声,声声入耳。

听得林婉心中无比着急,想要教训夏暖暖,又这么多人看着。

想要逃跑,又被大家围着,无处可逃。

“麻烦大家都别拍照了,我妈妈肯定也是太着急妹妹了......平时妹妹不舒服就要抽我好多血,现在眼睛都不能看见了,妈妈只是想要把我的给妹妹而已......”

夏暖暖继续把楚楚可怜发挥到极致。

围观的群众一阵唏嘘同情,当然是对夏暖暖的。

夏暖暖低垂着头,小声道,“其实妈妈对我也挺好的。让我替妹妹嫁给傅少爷,我出门,傅少爷还给我派了两个保镖跟着的。”

说着,示意身后的保镖去疏散人群刷一波存在感,也暗示林婉自己是有傅司寒可以撑腰的。

“够了!快和我进去。”

林婉觉得今天的夏暖暖不太好欺负。

再在大门口待下去自己宝贝女儿的眼角膜要没个着落。

等女儿重见光明,夏暖暖也不过是个只能供血的废物。

门口这些烦人的苍蝇。

全都花钱让他们闭嘴就好,反正夏家有的是钱。

恶毒的看了一眼夏暖暖,伸手就要把夏暖暖直接拽进医院。

“妈妈,你不是说妹妹还在等着眼角膜么,我们进医院吧。”

夏暖暖巧妙的侧身闪开林婉的鬼手,直接大踏步就往医院里面走去。

后面的保镖紧紧跟随。

算你识相。

林婉变脸赛比翻书,一副贵妇的矜持傲慢重回脸上,迈着优雅步子昂着头跟在后面。

............

VIP独立病房。

夏梦雪精致的娃娃脸上透露着苍白,毫无血色的躺在白色的病床上,左手还在输液。

眼睛被缠了厚重的纱布,像极了一只瞎了眼睛的吸血鬼。

夏暖暖站在病房门口冷眼瞧着她。

示意两个保镖在病房门口等着,夏暖暖自己往里走去。

而林婉在走进医院后就去隔壁家属休息室整理仪态去了。

此时房间里只有夏暖暖和夏梦雪。

夏暖暖嘴角缓缓勾起一抹冷笑。

呵。

林婉,今天这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告,看你还能装多久?

夏梦雪,那些疼痛,我必定要数倍奉还。

那些血,必定亲手取回。

血债血偿。

似乎是听到有人进来,夏梦雪从被子里伸出右手对着空气递来。

“妈妈,是你吗?夏暖暖那个贱女人来了吗?呜呜......梦雪什么都看不见好难受的......”

夏梦雪咖色的卷发散了一床,带哭腔的呢喃着,像极了易碎的玻璃娃娃。样貌是惹人怜爱的很。

“妹妹,你这么急着叫姐姐来看你这幅可怜模样,可是怪让姐姐心疼的。”

夏暖暖站在床前双手抱臂,一脸的冷酷。

“夏......姐姐?你终于来了!呜呜......你快去找妈妈,让她带你去医生那里,这样梦雪就能再次看见姐姐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