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去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御天龙爸

御天龙爸

吃核桃的鱼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在守卫最为森严的一座监狱里,关押着许多罪大恶极的犯人。不过有一人与那些罪犯不同,他是叶一鸣,当初他是自愿走进的这个地方。突然有一天,叶一鸣接到了一通电话,随后他便火速离开了这里。所有人大气不敢出,毕竟这位王者从来都没有露出过那般惊慌失措的表情。在遥远的都市,叶一鸣的妻子与女儿正在受难,作为一名丈夫与父亲,他怎能坐视不管?

主角:叶一鸣,林初唐   更新:2022-07-16 14:5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一鸣,林初唐 的武侠仙侠小说《御天龙爸》,由网络作家“吃核桃的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守卫最为森严的一座监狱里,关押着许多罪大恶极的犯人。不过有一人与那些罪犯不同,他是叶一鸣,当初他是自愿走进的这个地方。突然有一天,叶一鸣接到了一通电话,随后他便火速离开了这里。所有人大气不敢出,毕竟这位王者从来都没有露出过那般惊慌失措的表情。在遥远的都市,叶一鸣的妻子与女儿正在受难,作为一名丈夫与父亲,他怎能坐视不管?

《御天龙爸》精彩片段

西南,某ssss级监狱。

这是华夏最为恐怖守卫最为森严的监狱,没有之一。

被关押在这里的犯人,都是华夏以前大有身份和背景的人。

什么金融大鳄,黑道大佬,白道大官等等。

总之就一句话,没有牛逼背景的大佬,根本进不来这座ssss级监狱。

操场边。

一个躺在椅上的布衣男子,他闭着双眼,仰着脸,沐浴清晨暖和的阳光。

怪异的是,他左手戴着白色的金丝手套。

就在这时,一阵急催的手机铃声响起。

叶一鸣下意识的一怔,能知道他这个手机号码,普天之下,不会超过十个人。

而这十个人里面,有九个是华夏超级大佬,属于权倾朝野的那种。

但此刻打进来的,是一个陌生号码。

“喂,你找谁?”

“呜呜呜,爸爸快来救我!”

那边传来一个女童哭泣喘息的声音。

按照声音推断,对方应该不超过五岁。

叶一鸣很是疑惑。

“小朋友,你是不是打错电话了?你爸爸叫什么名字?”

“没有,我爸爸是叶一鸣,我妈妈是林初唐。”

轰的一声,叶一鸣身体猛然坐直,脑子爆炸一般,不可置信:“你,你是林初唐生的女儿?”

六年前,他被同父异母的大哥下药,又遇到杀手追杀。

幸得到林初唐出手相救。

可是他药性上来,却强行和林初唐发生了关系。

事后,被林家人乱棒赶出林家。

出林家后,又遇到杀手。

他一路潜逃,被迫跳下江河。

临死之际遇到神秘老者救下,并被他带到御林军,从小兵做起,一步一步登上王位。

“你今年五岁了?”林一鸣握着手机手在颤抖。

她是初唐为我生的女儿,我原来有一个女儿?

“是的,叔叔,我妈妈说我爸爸走了,永远不会再回来了,但我在抽屉看到这个电话号码,我就把它背下来了。”

“叔叔,你知道我爸爸在哪里吗?你快告诉我爸爸,快快回来!”

“我是被冤枉的,没有砸车……我、我不要坐牢……”

“还有妈妈……快救妈妈,她就要嫁给别人了!”

那边的小女孩好像很紧张,声音发颤,说的也很乱。

小棠的话让林一鸣心猛地一抽,痛得无法呼吸。

林一鸣近乎失控地叫着:“我就是叶一鸣,孩子,我就是你的亲生爸爸,我马上回去。”

只是话音刚落,手机那边就传来了一声小女孩的惊叫。

“小兔崽子躲在这呢!还敢跑!砸了少爷的车还想走?”

“小杂种跑得掉吗?没钱还,正好可以拿你和你妈妈抵债!”

几个男人的声音传来,让叶一鸣心中一紧。

啪!

这是响亮的耳光声!

接着,就是女儿惊慌失措的哭泣。

“住手!!”

叶一鸣目眦欲裂,冲着手机大吼。

“哦?没想到这小野种还打通了电话!”那边显然接起了电话。

“再敢动她一根毫毛,我灭你们满门!”叶一鸣怒道。

“卧槽,你小子挺狂啊?你谁啊你?”

“我是叶一鸣!林小棠的爸爸!”

“放屁!这野种哪来的爸爸?哈哈哈……你要是他爸爸,那我就是她爷爷!”

“儿子,来叫声爸听听。叫舒服了,我兴许就不打她了。”

那边顿时一片哄堂大笑。

“你在找死?”叶一鸣语如含冰。

“是你在找死!你叫不叫?”

啪!啪!

又是两个响亮的巴掌。

林小棠哭声更大。

“找死!”叶一鸣怒到极致,“你是谁?叫什么?”

那边明显一愣,随后嚣张道:“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高家二少爷高凌江!”

“好!你等死吧。”

咔嚓!

叶一鸣说完,竟直接捏碎了手机。

“监狱长!”他一声怒喝。

“在!!”只见一人连滚带爬地从屋内跑出。

“给我接001号线,告诉最高长官!”

“我要出去!赎罪!杀人!”

“是,叶先生。”

狱长恭敬回答,但心中已掀起了惊涛骇浪。

三年前,最高长官亲自将叶一鸣送来时,便曾言道,此人一怒,流血千里!

从那时起,他就知道叶一鸣的背景不简单。

而此刻,又是谁惹得这尊阎罗大怒?

当真胆大包天!

……

五分钟后。

一阵无比嘈杂的气流声从天空传来。

监狱内无数大佬抬头观望。

“我草,什么节奏?武装直升机?”

“这是哪个大佬来监狱检查?”

“那是御林军的直升机编队!”

为首的直升机靠近,机舱门,有一个鲜红大字——御。

御林军,华夏第一边疆护卫军。

五年前,边疆六国联合五十万大军试图侵犯华夏领土,御林军奉命出战。

那一战打得血流成河!

最后御林军经过统帅的运筹帷幄,击溃来敌六国,迫使六国签下停战协议,不仅割让土地,还赔偿华夏几百亿的损失。

御林军统帅经过这一次战役,更是官封五星战将,成为华夏最年轻的战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遗憾的是,御林军统帅鲜少出现在镜头前,神龙见首不见尾。

御林军的直升机飞速靠近。

很快。

为首一架直升机,舱门突然打开。

露出一个戎装男子。

他身材伟岸,杀气凌然,一看就是真正的军人。

下一刻,只见那戎装男子居然从机舱一跃而下。

轰的一声。

尘埃漫天!

随后,尘埃中走出了那位戎装男子。

他大步来到了叶一鸣跟前。

咚!

单膝跪下。

“御林军四星战将洪军,拜见军主。”

抬头,一脸虔诚和敬畏。

这震骇一幕直接炸得监狱大佬们一个个目光呆滞。

叶一鸣是御林军统帅军主?传说中五星战将?华夏第一传奇?

瞬间,整个监狱沸腾了。


“拜见军主!”

早有准备的监狱长,率先扑通跪下。

接着,无数大佬集体下跪,一个个瑟瑟发抖。

见王不跪者,杀。

而叶一鸣见状,却没有说话的意思。

他迅速起身,面色平静,也不管跪地的众人。

随后人似流星,身子竟拔地而起!

一飞冲天!

进了旋飞在上空的直升机。

许久,眼看直升机变成一个个黑点,众人缓缓松了口气,有人这才开口道:“奇了怪了,军主大热天的为什么要戴手套?”

“哼!”监狱长突然冷冷道,“枉你在道上风云一时,真是无知。”

“要是没这手套……监狱里大部分人都得死!”

众人纷纷一愣。

监狱长带着无尽的唏嘘:“你们可知,在战场上,军主还有一个称呼!”

“名为,九指人王!”

“九指?狱长你是说……”

“没错,军主左手只有四根手指,但那四指,少说也捏爆过三千人头吧!”

此话一出,一阵恐怖气息席卷而过!

霎时间,众人骇然至极。

……

北江。

启慧幼儿园,园长办公室。

一个五岁多的小女孩,正面壁罚站。

她瘪着嘴,很努力地忍着委屈,肉嘟嘟的小脸上挂满了泪痕,让人心疼。

高凌江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满脸阴鸷,正打着电话。

“林初唐,是你家孩子拿画板砸坏了我的车窗!想谈,拿诚意出来!”

“看在我们认识的面子上,今天中午,天上人间酒店,26号包厢。你来,就算你有诚意。”

“你不来,你女儿我不保证会出点什么状况!”

说完,高明浩便挂掉了电话。

这时,一个肥胖的女人走了进来。

她一脸谄媚地看向高明浩:“高少爷,搞定了?女人嘛,拿住她女儿,再怎么也翻不起浪花来的!”

沙发上的高凌江一听,也露出了一丝得意笑容。

“搞定了!这个林初唐,嘴上那么硬气,到头来还不是任我拿捏?”

“还有那个什么叶一鸣,真是会装比,他敢来,我搞死他就像踩死癞蛤蟆一样简单。”

“你才是被踩死的癞蛤蟆!”

突然,女孩转过头,脸上满是愤怒。

骂爸爸妈妈的,都是坏人!

只是她的眼神,流露出一丝恐惧和害怕。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响起。

“小杂种,敢骂我?耳光还没吃够是吧?”

“我告诉你,惹烦了我,信不信我弄死你,再弄死你妈!”

高凌江狰狞的面容,直接将小棠吓得发愣。

见小棠被她吓到,高凌江哼了一声,随后向门外走去:“庞园长,这里交给你。”

“中午之前,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必须让小杂种认下砸车的罪。”

庞园长忙弯腰道:“是是是,高少爷!一定不会坏了你的好事的!”

高凌江得意一笑,带着一群保镖走远。

庞园长这才起身,她谄媚的神色,也瞬间换成了凶狠。

“林小棠!你个惹祸精!敢砸人家高少爷的豪车!”

“快把这份证明给签了!”

小棠望着园长,着急道:“我……我没有。明明是他自己砸的!他是坏人,诬赖我!”

庞园长脸色愈发难看。

“没教养的东西!”

她抬脚就将小棠踹倒在地,恶狠狠指着她。

“小小年纪敢说谎!还敢诬赖别人?”

“我告诉你,高少爷说是你砸的,那就是你砸的!”

“现在不交代,等警察来了,就把你妈妈抓起来给你顶罪!到时候,让你没爹又没妈!”

“我有!我有爸爸!而且妈妈没做错事,不会被抓!”被踹倒的小棠捂着痛处,更加委屈,却弱弱地反驳。

“我呸,你哪来的爸爸?”庞园长说着,满脸狰狞地掐住了小棠的脸。

“你就是个没人要没人疼的野种!”

“呜呜呜哇……我有、有爸爸……”这下,林小棠再也没法倔强,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她很委屈,很害怕。

她也想不明白。

明明就是那个坏蛋做的坏事,为什么只惩罚自己不惩罚他?

是不是因为那个坏蛋,有爸爸保护……

爸爸,你在哪儿啊?怎么还不来保护小棠?

“哭!小野种,我听你哭就烦!”庞园长显然耐心全无。

她说着,拿起桌上的弹簧刀,就要割小棠的手指。

很显然,既然小棠不签字,那她就要逼小棠画押!

她一手狠狠将小棠的小脑袋压在地上,另一只手拿刀切向了幼嫩的手指。

痛!好痛!

小棠的脑袋被压得无法动弹,她只能边哭边挣扎,但却无济于事。

眼看锋利的刀尖越来越近,小棠发出一声惊慌的尖叫。

“救命啊……”

就在这时。

乒!

刺耳的玻璃碎裂的声音响起。

一阵迅烈的风突然席卷而来!

随后,一道挺拔的身影破窗而入!

庞园长顿时一愣。

叶一鸣看着被死死压住,哭成泪人的小棠,他只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在发颤。

心痛!愧疚!

以及愤怒!

“找死!”

叶一鸣从牙关中挤出了两个字。

一步上前!

砰的一声,一脚踹出。

庞园长应声飞起,哎呦一声滚了老远。

随后叶一鸣赶紧上前,轻轻抱起了浑身发颤的小棠。

他的心都揪了起来。

这是他的亲骨肉,这是初唐给他生的孩子。

而刚刚,怀里这么软弱小小的女儿,却被人欺辱,打骂。

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像被人狠狠刺上了一刀。

即便面对千军万马的时候,他都没有过现在如此复杂的情绪。

而哭成泪人的林小棠这时也发现自己被人抱起,缓缓地抬起了小脑袋。

在这一刻,叶一鸣感觉自己的心跳在加快。

小棠抽泣着,看向叶一鸣的大眼睛,在泪水中泛着光芒。

“小棠不哭、小棠不哭!”

叶一鸣轻声安慰。

林小棠觉得眼前这个身躯挺拔的叔叔好有安全感,听着声音也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

“叔叔,你是、谁啊?”小棠说着,哭得一抽一抽的。

“我叫叶一鸣,孩子!我是你爸爸啊,你不是给我打过电话吗?”叶一鸣心疼道。

“你、你是我爸爸?”

林小棠那双会说话的眸子瞪大。

“对啊,爸爸回来了,来保护你了!”

林小棠愣了下,突然更多的泪水涌了出来。

她喜极而泣地哭着:“爸爸!爸爸!你怎么才回来啊……”

“好多人欺负妈妈,好多人欺负小棠!爸爸,你能不能不走了!”

林小棠双手抱住了叶一鸣的脖子,像是受到了无尽委屈的宣泄,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叶一鸣紧紧抱着小棠,听着她委屈宣泄,只觉得喉咙被一股郁结之气死死哽住。

六年……

他错过好多!也辜负了好多!

“小棠放心,爸爸不走了,有爸爸在,谁都不许欺负小棠和妈妈!”

“好!”小棠破涕为笑。

“我呸!”就在这时,庞园长爬了起来,愤恨地看着叶一鸣。

“狗东西敢打我!你死定了!”

叶一鸣这才抬头,眼神骤然变得充满杀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