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去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回档1990

回档1990

夏立军刘扬芳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刘扬芳神仙舞台#这条爆沸的热搜下面是粉丝和路人在嗷嗷叫:【啊啊啊姐姐真的好媚好会扭!直接扭到我心里去了!】#刘扬芳人设崩塌#

主角:夏立军刘扬芳   更新:2022-09-10 16: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立军刘扬芳的其他类型小说《回档1990》,由网络作家“夏立军刘扬芳”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刘扬芳神仙舞台#这条爆沸的热搜下面是粉丝和路人在嗷嗷叫:【啊啊啊姐姐真的好媚好会扭!直接扭到我心里去了!】#刘扬芳人设崩塌#

《回档1990》精彩片段

另一条爆沸的热搜就和上面那条挨着。

可点开一看,里面全是各种喷。

【在停车场里公然勾引新生顶流夏立军,你可真不要脸!】

【我真没想到刘扬芳居然私底下是这种人!】

【一看那张狐狸精似的脸就知道私生活绝对干净不了】

【刘扬芳是不是有病?这么多年不温不火现在想靠蹭热度火一把?】

【我家美人鱼宝贝的热度不是谁想蹭就能蹭的,狐狸精快滚吧!】

【祝你早点糊!】

两条热搜都火了,但是评论截然不同,可以说是各火各的。

刘扬芳歪在沙发里拿着手机只扫了两眼,就打着哈欠把手机甩远:“人嘴两张皮,他们愿意说就让他们说去呗,我还能把他们嘴缝上?”

打哈欠的刘扬芳眼底泛着泪花,柔弱无骨的腰身在沙发上顺势舒展,像是一只刚刚睡醒伸懒腰的猫儿。

看似没有攻击性,实则暗藏尖爪。

刘扬芳话音刚落,坐在她面前的经纪人陈虹就表情严肃的推了推眼镜:“你的人气低迷了这么长时间,好不容易才有了一个出圈的舞台……”

说到这儿,陈虹镜片后的眼神犀利了起来,像是要看透刘扬芳似的:“说实话吧,你和夏立军什么关系?”

听到夏立军这个名字,刘扬芳妩媚的眸子眨了眨,满眼的无辜,红润似玫瑰的唇瓣却微微勾起,让整张脸风情毕现:“能有什么关系,都是社会主义的接班人呗。”

陈虹:……

你妈的,现在被人骂成那样你还能满嘴跑火车?

陈虹深吸一口气,语气更加严肃:“我没有跟你开玩笑,你和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好趁早交代,我好帮你去做公关。”

刘扬芳随手扯过一个沙发抱枕抱在怀里,单手撑头,那头黑色长发如瀑一般倾泻而下,让她看起来仿佛是个美艳勾人的妖精。

沉思许久,有些不甘愿的挤出了一句话:“大学时的学弟,在电视台的停车场偶遇说了几句话而已。”

陈虹满眼都是不信,眉头微皱:“就这样?”

刘扬芳眼尾一挑:“不然还能有什么?我可是很爱惜自己的羽毛,从不传绯闻的。”

陈虹心里冷哼:你倒是想传,也不看看自己的人气都快漏穿地球了,谁跟你传绯闻?

刘扬芳撑着头,一边回忆一边交代:“你也知道,当年小我一届的学弟现在变成顶流男神,人家主动跟我说话我也不能不搭理……”

她现在还能想起来,当年的夏立军,和现在的当代顶流……完全不一样。

……

大三的暑假,那是她步入娱乐圈的契机。

那时候的秋老虎还没过去,天依然热的可怕。

片场的角落里,刘扬芳坐在椅子上装模作样看剧本。

其实台词她早就背得滚瓜烂熟,只是不想被剧组的人搭讪。

高冷得像是一朵高岭之花。

李秋阳看见了刘扬芳的表情,直接在两米远外住了脚,犹豫了会儿,最后还是没有近身。

正在拍的这部青春偶像剧里,刘扬芳饰演女一,李秋阳饰演男一,也是导



夏立军猝不及防的愣住。

他抬起头来,清凌凌的眸中满是疑惑。

“谁?”

看他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刘扬芳眉梢微挑,“非要我指名道姓?”

刘扬芳回想了一下那女神的名字。

吐出两个字,“黎烟。”

结果听她念出了名字,夏立军还是愣了一下。

疑惑的问,“黎烟是谁?”

刘扬芳:“………”

这下轮到刘扬芳懵了。

“你不认识黎烟?”

夏立军目光直勾勾的望着她,漂亮深邃的美眸中只倒映出她一个人的小小身影。

“我为什么要认识她?”

一句话,把男德体现的淋漓尽致。

刘扬芳懵了一瞬。

“黎烟好歹也是一线女星,你真的不认识?”

夏立军轻轻歪头,仔细的回想了一下。

“好像有点印象,没合作过,不清楚。”

刘扬芳原本还以为他在装。

又突然意识到,他好像一直都,不是很喜欢接触女生。

哪怕是少年时期的夏立军,性格也一直孤僻又冷漠,不愿与别人交流。

在学校的小天地中,他连同班女生的名字都叫不上。

更别提是娱乐圈中的女明星。

所以……

刘扬芳一脸麻木。

夏立军捏捏她的手,疑惑的问,“网上出什么事了?我手机没电了,乔乔的借我看一下。”

说着,他就要去拿刘扬芳手中的手机。

“没出事!!”

刘扬芳猛的反应过来,飞快的把手机藏到身后。

想想自己刚刚醋意大发兴师问罪的模样,已经恨不得来个时光倒流。

刘扬芳狠狠瞪他一眼,把手机飞快藏在怀里,转头就跑。

夏立军:“???”

……

等夏立军把手机充上电,才知道网上已经炸开锅了。

他的工作团队群里消息也是发了满屏。

【经纪人】:@全体成员,热搜怎么回事?谁买的?

【陈勉】:母鸡呀~哥现在一心扑在乔姐身上,我们谁敢买其他女人的热搜啊。

【公关部小牛】:看了眼热搜,感觉像是黎烟自己买的吧?

【公关部小时】:还一同甜蜜出席,我直接呕呕呕。

【公关部星星】:我领域才是坠吊的!!!

【经纪人】:@夏立军,撤吗?

结果等了半天都没有等来夏立军的回复。

大家都懵了。

难不成……真的是夏立军自己的买的?

不应该啊。

【经纪人】:联系不到迟神,时装周一结束就跑回国了,不知道还以为他家炸了。

【公关部小牛】:说不定是迟神不想撤?这甜蜜对视,别说看着还挺真。

【公关部小时】:是的,迟神笑的这也太甜了吧,也难怪大家都在猜他们在一起了。

【经纪人】:假的。

【经纪人】:我在现场,有个国外粉丝举着他跟刘扬芳p成的结婚照,他才笑的这么灿烂。

【公关部小牛】:……

【公关部小时】:……

一个假结婚照,至于笑成这开花的模样???

大家同时沉默了。

心里大概都在想,究竟为什么自家的男神能不值钱成这模样……

直到经纪人冒了个泡。

【经纪人】:要不,热搜先挂着?

【陈勉】:先挂着吧,气气那个妖女也不是不行。

【公关部全员】:挂着吧,属实太舔了我的哥。

随后大家一致同意,热搜就先挂着吧。

夏立军就这么看完了聊天记录。



看见她心里就发怵。

学校里的男生背后提起刘扬芳,总是神秘莫测一笑:“传媒大学的工藤新一,见着了躲远点吧。”

大家自然知道,这个外号绝对无关智商,至于这个外号里包涵着什么意思……只能说见识过的人都已经丢了半条命。

李秋阳局促不安的拿着一杯咖啡望了过来。

刘扬芳一身剧里装扮,低马尾,白色棉布连衣裙,脚上一双小白鞋,露出两截白嫩的小腿。

她姿势放松地靠坐在椅子里,因为怕冷,身上随意搭了件外套。

和一般的大学生并无二致,李秋阳深吸口气,顺着视线往上看。

发梢顺着凝脂般的脖颈垂在肩头,巴掌大的脸上是冷艳的五官,标准的浓颜系长相,看起来相当难以靠近。

一番天人交战,李秋阳自认怂包,转头就跑。

两分钟后,闺蜜周婕才叹着气过来,无奈道:“祖宗,你就不能好好跟组里男演员说句话?看把人家吓得。”

刘扬芳十分无辜:“我正在准备跟他说话,他自己走的。”

周婕摇头:“你是不知道,李秋阳可是咱们学校的校草,打个喷嚏都有女孩子围着嘘寒问暖的。”

“那关我屁事。”

刘扬芳端起蜂蜜茶啜了口,小模样看起来又拽又傲。

周婕戳了戳刘扬芳:“哎,那个风云小学弟也来看拍戏了。”

不远处,夏立军拿着两本从图书馆里借出来的书,正在驻足观望。

浅色的衬衣被微风吹动下摆,整个人干净得像是一颗通透明亮的水晶。

周婕记得初见他时,夏立军给她的第一印象就是脸好看的斯文男孩而已,没什么特别,但是他不经意间一个眼神,又冷又傲,和刘扬芳如出一辙。

更为可怕的是他眼皮耷拉下来的时候,又恢复斯文绅士模样。

让人认不清楚到底哪种神态才是真正的他。

刘扬芳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远处的夏立军,视线对上的瞬间,她勾唇一笑:“小奶狗学弟啊……”

夏立军看她望向自己,便迈着步子走了过来,虽然只有十米的距离,刘扬芳却觉得他每一步都像是踩在自己心口一样。

一步一个重音,震得她心脏狂跳。

“学姐,老师让我转交文件给你。”

夏立军微微垂眸,漂亮的眸子干净得让人心生不忍,额前的碎发被微风吹动,看起来少年感十足。

离得近了,还能闻到好闻的洗衣液味道。

那双纤细修长的手拿着一沓A4纸印的文件,抬头写着什么刘扬芳已经没心思看了。

她只顾着看那双白皙又漂亮的手。

脸好看,手也好看。

刘扬芳觉得自己差点被撩到,掐了把自己的手心,心一横,女王气势十足:“学弟长得挺帅啊。”

旁边的周婕已经露出了看女流氓的眼神。



说到这儿,陈虹镜片后的眼神犀利了起来,像是要看透刘扬芳似的:“说实话吧,你和夏立军什么关系?”

听到夏立军这个名字,刘扬芳妩媚的眸子眨了眨,满眼的无辜,红润似玫瑰的唇瓣却微微勾起,让整张脸风情毕现:“能有什么关系,都是社会主义的接班人呗。”

陈虹:……

你妈的,现在被人骂成那样你还能满嘴跑火车?

陈虹深吸一口气,语气更加严肃:“我没有跟你开玩笑,你和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好趁早交代,我好帮你去做公关。”

刘扬芳随手扯过一个沙发抱枕抱在怀里,单手撑头,那头黑色长发如瀑一般倾泻而下,让她看起来仿佛是个美艳勾人的妖精。

沉思许久,有些不甘愿的挤出了一句话:“大学时的学弟,在电视台的停车场偶遇说了几句话而已。”

陈虹满眼都是不信,眉头微皱:“就这样?”

刘扬芳眼尾一挑:“不然还能有什么?我可是很爱惜自己的羽毛,从不传绯闻的。”

陈虹心里冷哼:你倒是想传,也不看看自己的人气都快漏穿地球了,谁跟你传绯闻?

刘扬芳撑着头,一边回忆一边交代:“你也知道,当年小我一届的学弟现在变成顶流男神,人家主动跟我说话我也不能不搭理……”

她现在还能想起来,当年的夏立军,和现在的当代顶流……完全不一样。

……

大三的暑假,那是她步入娱乐圈的契机。

那时候的秋老虎还没过去,天依然热的可怕。

片场的角落里,刘扬芳坐在椅子上装模作样看剧本。

其实台词她早就背得滚瓜烂熟,只是不想被剧组的人搭讪。

高冷得像是一朵高岭之花。

李秋阳看见了刘扬芳的表情,直接在两米远外住了脚,犹豫了会儿,最后还是没有近身。

正在拍的这部青春偶像剧里,刘扬芳饰演女一,李秋阳饰演男一,也是导演第一次在校园取景,并且选择在校生做男女主角。

一般来说,无论虚情或假意,两位主演在拍戏间隙都会客气地闲聊几句,装作亲密地拍张合影发微博之类 的

但是面前这个人是刘扬芳……

在大学里就张狂肆意得像是一朵野玫瑰的刘扬芳。

就算碰见了李秋阳也总是在犹豫要不要上前说话。

因为……

看见她心里就发怵。

学校里的男生背后提起刘扬芳,总是神秘莫测一笑:“传媒大学的工藤新一,见着了躲远点吧。”

大家自然知道,这个外号绝对无关智商,至于这个外号里包涵着什么意思……只能说见识过的人都已经丢了半条命。

李秋阳局促不安的拿着一杯咖啡望了过来。

刘扬芳一身剧里装扮,低马尾,白色棉布连衣裙,脚上一双小白鞋,露出两截白嫩的小腿。

她姿势放松地靠坐在椅子里,因为怕冷,身上随意搭了件外套。

和一般的大学生并无二致,李秋阳深吸口气,顺着视线往上看。

发梢顺着凝脂般的脖颈垂在肩头,巴掌大的脸上是冷艳的五官,标准的浓颜系长相,看起来相当难以靠近。

一番天人交战,李秋阳自认怂包,转头就跑。

两分钟后,闺蜜周婕才叹着气过来,无奈道:“祖宗,你就不能好好跟组里男演员说句话?看把人家吓得。”

刘扬芳十分无辜:“我正在准备跟他说话,他自己走的。”

周婕摇头:“你是不知道,李秋阳可是咱们学校的校草,打个喷嚏都有女孩子围着嘘寒问暖的。”

“那关我屁事。”

刘扬芳端起蜂蜜茶啜了口,小模样看起来又拽又傲。

周婕戳了戳刘扬芳:“哎,那个风云小学弟也来看拍戏了。”

不远处,夏立军拿着两本从图书馆里借出来的书,正在驻足观望。



而夏立军身形顿住,偏头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刘扬芳。

刘扬芳意识到自己把心里话说了出来,使劲儿掐着手心,面色如常,一双眼睛毫不避讳直勾勾盯着他。

她有着一双勾人魂的狐狸眼,眼尾上翘,自成媚态,慵懒却又透着股劲儿,属于娱乐圈最喜欢的眼睛。

就在周婕以为夏立军下一秒就要口吐芬芳的时候……

他忽然笑了下,缓缓抬手文件放到刘扬芳手边,说了句耐人寻味的话:“学姐喜欢我?”

刘扬芳这次不止胸腔炸裂,她脸上的血管差点儿爆裂。

勾得你灵魂出了窍,诶嘿,就是让你吃不着。

刘扬芳被这五个字狠狠撩到,却又不能直接承认,硬生生把一张娇媚的狐狸脸憋得红了,才看到夏立军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

这个学弟是故意的!

从此以后,刘扬芳就没少注意夏立军。

传媒大学的工藤新一不是白叫的!

后来,攻防各半,两人各有战绩。

再后来,又成了彼此的前任。

最后,停车场的偶遇,像是开启了尘封多年的往事。

现在的夏立军收起了少年气,浑身上下俊逸若神祇,帅得让人合不拢腿。

停车场里,夏立军关上车门就看见了刘扬芳,他眉眼清淡,对着刘扬芳微微点头:“学姐,很好看。”

刘扬芳突然就有一种天道好轮回的既视感。

一向无所畏惧的她,却忍不住落荒而逃。

再后来……

再后来就上了热搜!

陈虹听着刘扬芳陈述往事,满眼都是嫌弃:“你的青春往事我不关心,我只想知道你打算怎么办。”

刘扬芳耸了耸肩:“凉拌。”

陈虹:……

就知道你不靠谱。

无语的拿起手机,陈虹跟公关团队联系,准备打探一下夏立军现在的行程,然后看看能不能帮着刘扬芳蹭个热度。

有道理黑红也是红。

娱乐圈就是这样,有热度不上是王八蛋。

哪怕现在刘扬芳在挨骂,那也算是红了。

“行了别忙了,走吧我们去吃火锅,我请客!”

刘扬芳顺了顺长发,直接站了起来,无视了陈虹那“这孩子无药可救”的眼神。

陈虹嘴上叹气,身体还是很诚实的站了起来,并且跟在换好衣服的刘扬芳身后准备出去吃饭。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刘扬芳扬着艳丽的眉梢,靠在电梯的一侧:“安心吧,不就是个热搜吗?当年小学弟被我捏着下巴教接吻的时候他们还没看着呢。”

陈虹扯了扯嘴角:行,行,看着了你就等着倒大霉吧。

电梯打开,两个人正准备走出电梯。

却望进一双清冷漂亮的眸子。

矜贵清冷的人站在电梯口,身形修长,雪白的西装衬得他长身玉立,清净无欲。

眉眼慵懒疏冷,静静的看着她,眼底似是带笑,却深不可测。

刘扬芳差点两眼一黑。

这他妈是什么大型社死现场。

刚刚吹完牛皮就碰见正主。

……她现在换个星球生活还来得及吗?

好在刘扬芳脸皮不是一般的厚,她面无表情的从夏立军面前路过,现在只恨自己



对上刘扬芳那双满怀失望的双眼,她的神情满满的不信任,令夏立军越发心酸。


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想要开口解释。


但是又好像怎么样都解释不清。


夏立军最终还是无奈地保持了沉默,他俯身摸了摸女儿头,露出了一抹安抚的笑容。


“爸爸现在出门就给你去买好吃的,你在这乖乖等爸爸回来。”


小孩子并不会想那么多。


楚楚眼中流露憧憬之色,她兴奋地跳了起来,激动地拍了拍手:“好啊!”


那张被冻的通红的小脸上满是欣喜,她眨着大眼睛期盼地看着夏立军。


“爸爸,有没有冰糖葫芦。”


“隔壁家的二牛给我留了一根葫芦棍子,上面的冰糖渣子啃起来都甜丝丝的。”


“楚楚想吃葫芦。”


童言无忌。


对上这么一双童真的眼,夏立军的喉头哽咽:“有,什么都有,给你买很多根。”


一旁的刘扬芳听了这话嗤之以鼻,权当夏立军只不过是在许诺空头支票。


还没等她继续说话。


夏立军已经出门了。


见男人的背影渐渐隐入了夜色之中,刘扬芳更为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


她的眉宇之间覆上一片阴霾。


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现在吃饭都吃不起了。


每天都在因为捉襟见肘而在烦恼,这样的日子又有什么意义?


刘扬芳的双眸黯然。


离开后的夏立军正在前往厂子,这所皮鞋厂离他家并不是很远,走了几里路就到了。


他之前就在这里上班。


撞破了老板娘跟车间主任的丑事以后,那两人为了封口给了他一百块钱。


就算不收那一百,夏立军也不会多管闲事把这件事给捅出去,他又不蠢。


为什么无端给自个去拉仇恨?


偏偏就是因为那两人太不放心了,在用钱贿赂了他以后,再陷害了他。


夏立军万万没想到这两人报复起来这么狠。


既然上一世,你们让我家破人亡。


那这一世,我必然要让你们百倍偿还!


去往厂子的这一路上,夏立军的脑海中只有这一个念头,他的眼中满是坚定之色。


许是因为肚子里的怒火在腾腾燃烧,夏立军走路的步伐也越来越快,转眼就到了工厂门口。


这个时候已经很晚了,留在厂里加班不回家过年的员工也回了宿舍,整个厂里空寂一片。


偶尔也只能听到几声狗吠。


夏立军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偷摸到了车间主任的办公室,办公室里的灯没熄。


从窗户口可以看到里面有两道人影在晃动,隐约之间还有说话声,夏立军俯身贴在了门上。


他心里又是止不住地鄙夷。


这两人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真是无耻!


办公室里的两人正贴着门大喘着气,倒是门外的夏立军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咱们商量一下正事。”


“你能说出个什么正经事来。”


陈大华冷哼了一声,“夏立军的事,你真以为给他一百就能让他封口了?”


冷不丁听到这个名字,陈大华顿时没了好语气:“一百还不够他封口的,小心他贪心不足蛇吞象。”


放在这个年代,一个月厂里的员工也就三四百,一百块真的也算不少了的。


“可我还是觉得不放心,要是他一个不小心就说漏嘴了,倒霉的可是咱们两。”


“到时候咱们可就来不及了。”


别说陈大华没什么好担心的。


但是这对于王梅兰来说可不一样,她好不容易勾上厂长,做了老板娘。


对她还算不错,至少每天都是好吃好喝地供奉着。


如果突然这种生活没了,让她摔入泥坑里,这是王梅兰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


一时间,她更加慌了。


“要不咱们把厂子里的那些机器弄坏,让他背了这个黑锅?”


“那个穷鬼到时候还不上钱,肯定会被抓进去,等他在局里待的时间够长,出来的时候谁还记得那点破事。”


看出了王梅兰的担忧,陈大华先一步已经想好了对策,他说这话时没有丝毫的罪恶。


好像理所应当一样。


原本只不过是想下套把夏立军炒了,哪想到这种办法,王梅兰有些犹豫不决:“这样会不会太狠了?”


进过局里蹲过的人。


到时候出来了,大半辈子也是被毁了。


陈大华可不像女人那样扭扭捏捏,他当下一口直接咬定,语气坚定:“必须要这么做!”


“不然他还会有说漏嘴的风险,这就是个定时炸弹,只有进了那个里头他才会安分!”


仅仅是隔着一扇门。


两人的谈话内容清晰地像是贴着夏立军的耳边说的,他气的浑身发抖。


好几次心中升起要冲进去同这对奸夫淫妇撕破脸的念头,但都被他给压了下来。


凭什么这两人逍遥自在,他就得撑到这对混蛋犯下的错?


这辈子,他绝对不会再让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对!


绝对不能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们!


夏立军的目光坚定。


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更大的代价!


他的双眸气的通红,咬牙切齿地从牙缝中挤出来一句话:“定时炸弹?”


“今天我就给你爆一次!”



两人既然已经将这个事情盘算下来,陈大华便打算等一下就去弄坏机器。


怎么样才能抓到这货的把柄?


不然光靠着夏立军的一张嘴,确实很难让众人对他的话感到信服,说话真要讲究真凭实据。


但是这个年代还没有手机,夏立军更没有相机这些,压根就找不到证据。


到底怎么办才行?


这边的夏立军心里愁的正在发慌,哪想从他的身后传来了一道好听的女声,吓得他六神无主。


“哥,你在这儿干嘛?”


冷不丁从后面响起这么一道声音,让夏立军的脊背都在发凉,他浑然哆嗦了一下。


半天憋不出一个字来。


从脚底涌上来的一股寒气,直冲向了他的头顶。


完了!


要穿帮了!


办公室里头的两人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声音几乎是一瞬间戛然而止,没了动静。


眼前这位称呼夏立军为哥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厂老板的亲妹妹谭小雅。


谭小雅不仅长相生的清纯靓丽,气质更是脱俗于常人,就跟大明星一样。


她还是大学里的高材生,这次待在厂里是因为她才毕业,正是找工作的好时机。


厂老板不忍心她去外面受苦,就在厂里给她安排了个职位。


谭小雅平日里也很平易近人,同厂里的员工都是亲热地称呼叔和姨,一点也不会让人感到生分。


厂里不少的年轻人,渐渐地也动了心思,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把谭小雅作为他们的梦中情人。


谭小雅这一路上走来,小脸都被冻的红扑扑的,衬托的那双眼睛更加炯炯有神。


她的脖子上还围着一圈黑色围脖。


就算是穿着厚重的袄子,也丝毫不难看出她的身材曲线,足够令人心动。


办公室的门一打开,站在门口的陈大华刚一看到门口的谭小雅时,眼前一亮。


“小雅你怎么来了?”


只不过他的目光落在了一旁夏立军的身上时,陈大华的脸色直接拉黑下来:“你来这干什么!”


看得出来,陈大华对于夏立军只剩下厌恶还有嫌弃,恨不得再也见不到这个人。


不过还是让他失望了。


反应过来的夏立军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急忙地解释道:“陈主任,这不是快过年了,我来找你有点事。”


“天色都这么晚了,过来碰碰运气看你在不在,没想到我今个运气真不错。”


说完,夏立军还不忘傻笑了两声。


那笑声听到了陈大华的耳中,像是对他的嘲讽,他的脸色黑的跟锅底有的一拼。


有事?


按道理来说,夏立军就是个厂里最为普通的一个小员工,跟主任这些八竿子都打不着。


能有个什么事,让他一个小员工亲自跑一趟?


几乎想都不用想,陈大华已经揣摩出来了什么事,看向夏立军的目光冰冷。


那双眼里忽然闪过了一抹晦涩不明的光。


稍纵即逝。


快的令人捕捉不到。


陈大华的脸色一变,换上了一副和颜悦色地表情,忙拉开了门打开来。


“有啥事进来说,外面冷。”


不过接下来两人谈的事情,两人心知肚明,如果有谭小雅在场的话多少不方便。


虽然不知道这两人搞什么鬼,但是谭小雅也知道看人脸色,她不好意思地看了夏立军一眼。


“我来这里,就是看陈大哥屋里头还亮着,以为你忘记关灯了。”


“还不知道陈大哥这么爱工作,回头我一定要跟我哥好好说说。”


“既然两个大哥都有事要谈,你们尽管去说,我去转转,最后检查下厂里。”


这姑娘不仅人好看。


也会说话。


才两三句话就把陈大华哄的眉开眼笑,不过要不是夏立军在这里,他心里多少更开心点。


“回头等哥涨工资了,一定请你吃饭。”


夏立军没有说话,他的嘴角拉起了一抹讥讽的弧度。


等门一关上。


陈大华就像是换了一张脸,脸色顿时铁青一片,目光都像是带着森森的冷意。


“不是已经给了你一百了吗,你怎么又来了?”


做戏要做全套,夏立军皱巴着脸,满为苦涩地叹了一口气:“陈主任,你帮帮我吧。”


“我过来就是来找你预支点工资,明天就要过年了,家里实在是揭不开锅了。”


“如果不是因为真的没有办法,我也不会来找你的。”


从眼中挤出了几滴湿润的眼泪,夏立军的模样看起来窝囊又狼狈,他耷拉着眉眼,真像那么回事。


真是个废物!


凭什么预支?


这狗东西真是好大的胆子!


从肚子里骤然升起了一股怒火,陈大华恨不得掐死眼前这人,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你别太过分!”


“前两天刚给你预支一百,现在已经预支不了了!”


都怪家里的开销挺大。


再加上欠了亲戚不少的钱,临近年关都是来催债的。


所以那一百消耗的很快,夏立军身上哪还有剩下的。


不过他现在借钱也不是主要的目的,他主要是为了想彻底地激怒陈大华。


夏立军给陈大华使了一个眼色,无可奈何地耷拉着身子,满目惆怅:“既然陈主任没有办法。”


“那我就只能去麻烦其他人想办法了,小雅人那么好,一定会帮我去跟厂长说情通融一下的。”


顺着夏立军的目光看去,陈大华便看到隔着窗户玻璃外站着的一个娇小的人影。


外头的谭小雅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看到陈大华看着她,她咧开嘴笑了笑,忙挥舞着手打着招呼。


陈大华的脸上挤出了一抹僵硬的笑。


该死!


是他小看了夏立军这个废物!


竟然敢威胁他!


他沉重地叹了一口气:“立军,这点小事何必去麻烦厂长呢,不就是预支工资,我替你垫付了。”


“这也是看你过年不容易,不过这可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可不能再预支了。”


他的语气中暗含警告的意味。


夏立军权当未闻,他连忙感激涕零地连说说着谢谢。


殊不知,陈大华的脸上闪过一抹狠厉之色,他的目光森冷。


这可是你逼我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