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去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拼爹太low她要做富一代

拼爹太low她要做富一代

长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本是千金大小姐,从没为钱发愁的白小湾,也并非是个只会花钱不会赚钱的废柴。如今穿越到八零年代,没有了首富亲爹,可她却有个极爱她的亲妈。面对一大家子的压榨,为了母亲,白小湾也要努力振作起来,欺负她不可以,欺负她的人更不可以。

主角:白小湾,陈翠枝   更新:2022-09-14 12:0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小湾,陈翠枝的女频言情小说《拼爹太low她要做富一代》,由网络作家“长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本是千金大小姐,从没为钱发愁的白小湾,也并非是个只会花钱不会赚钱的废柴。如今穿越到八零年代,没有了首富亲爹,可她却有个极爱她的亲妈。面对一大家子的压榨,为了母亲,白小湾也要努力振作起来,欺负她不可以,欺负她的人更不可以。

《拼爹太low她要做富一代》精彩片段

“死了,死了,白小湾死了!”

白小湾晃了晃巨疼的脑袋,张开眼睛,入眼的是破旧的屋顶。

屋里头一股呛人的霉味儿?

身子动了动,身下的木头床就吱吱呀呀的响,身边黢黑的被子散发出难闻的气味儿。

这是哪儿?

外面的声音传进白小湾的耳朵。

“死了?咋还给整死了呢?儿子啊,咱家穷,正常的娶不起,花了十块钱把老白家这傻子弄到家给你生个儿子,人咋还死了呢?”

“妈,这不赖我,她不让我碰,我就照着脑袋打一拳,她,她就撞墙上了,然后就没气儿了。”王强说话都带着颤音。

十块钱?傻子?

她白小湾可是正经的富家千金啊,豪车停满了地下车库,奢侈品多到数不清,除了没有父母的陪伴,她这辈子什么都美满了,这咋还被人打死了呢?

她那个亲爹虽然一年都见不到几次,可对她的关心没的说,十几个保镖成天跟着,别说是坏人了,她自己想清净清净都很难。

白小湾从床上坐起来,地上有一双破布鞋,东一只,西一只,光着脚丫下地找鞋子,才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天哪,这瘦弱的小鸡崽子是谁啊?

黄黄的头发乱糟糟的,脸上一层灰,只有眼泪冲刷过的两道印子是白皙的。

打着补丁的大花衣服,黑色的裤子又肥又大,掀起衣服,白小湾就想哭,每天在健身房里勤奋苦练的人鱼线哪去了?

拍拍屁股,饱满的蜜桃臀哪去了?

墙上贴着泛黄的日历,一九八一年,六月八日。

天哪,她是这穿越了啊,穿越到了一个小鸡崽子的身上。

一阵头疼袭来,白小湾坐在那脏兮兮的椅子上,原主的记忆鱼贯而入。

白小湾,回忆是乱糟糟的,听见最多的就是傻子两个字,还有就是嘲笑,谩骂,还有令人恶心的笑,以及伸向她的手爪子。

她反抗,接着就是一个拳头打在头上,撞在了墙上......

原主就应该是这么死的吧,可她是无辜的啊,她的锦衣玉食呢?

五岁就开始学习外语,舞蹈,画画,后来出国留学,服装设计,家装建筑,金融管理,公关危机,毕业证书拿到手软。

她天之娇女的人生就都没了?老天爷啊,她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看着镜子里的现在的自己,就是一阵糟心......

“小湾,小湾,我的小湾呢?”

白小湾听着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原主的母亲陈翠枝,她跟原主是同名同姓,这样的狗血剧情,让她近乎崩溃。

还没想明白要怎么面对现实,门就被推开了,一个中年妇女出现在面前,看见她坐在那里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跑过来,把她的头贴在自己的胸口:“小湾,你没事儿真的太好了,你可吓死妈了,妈还以为你真的没了呢,跟妈回家,有妈一口吃的,就有你的,咱们走!”

原主的亲妈陈翠枝!

白小湾被女人拉起来,走出门,就被一个女人拦住了去路:“去哪啊?人死了你弄走我不拦着,人还没死,就得老老实实在这里给我生孙子,一个傻子,你还当个宝儿了,有病!”

白小湾听出来了,这声音就是她刚醒过来听见的那个王桂花,那原主记忆里的那个手爪子,就是她儿子王强的了?

陈翠枝用自己那瘦弱的身子把白小湾挡在身后:“这是我女儿。”

白小湾的手,被陈翠枝攥的生疼,陈翠枝在颤抖,却十分坚定,人很瘦,脸上始终带着愁苦,却为女儿撑起一片天,如果她前世的妈妈还在,应该也是这个样子的吧。

一阵温暖笼罩在白小湾的心里。

可王桂花哪里肯:“想带走也行,拿十块钱来。”

陈翠枝哪有十块钱啊?她连一块钱都没有:“桂花嫂子,等她爸回来给你行不?”

王桂花一脸的讥讽:“她爸?她爸回来不把你打死,就算你家祖坟烧高香了,儿子,把你媳妇儿弄进屋去,把事儿办了,赶紧生孩子,咱家的香火不能断了。”

白小湾就看见一个蓬头垢面的男人,从院墙后面伸出个头来,确定白小湾没死,咧着嘴过来拉人。

陈翠枝浑身都在发抖:“小湾,你快跑,快跑。”

白小湾前世的母亲在生她的时候难产死了,从小就是保姆把她带大的,父亲这些年在外面有过很多的女人,他送车送房送钱都行,就是一个都没娶回家,用他的话说,他白手起家赚来的家业,都是他女儿的。

甚至为了防止那些女人给他生孩子,直接去医院做了结扎,他爱白小湾的亲妈,爱了一辈子。

白小湾看着陈翠枝保护自己的模样,迈不动腿,眼睛湿润了,张张嘴,喊了一声:“妈。”

陈翠枝整个人都僵住了,白小湾生下来就痴痴傻傻的,从来都没叫过一声妈,这第一声妈,迟到了十几年。

但,还没等她感动完,王强就冲到白小湾的面前就要拉她,陈翠枝将女儿护在身后,王强用力一推,陈翠枝的身子就向一边歪去。

白小湾伸手将陈翠枝揽住,身子踉跄一下,这原主的身体也太差了吧,真是造孽。


王强来拽白小湾的胳膊,白小湾用了吃奶的劲儿在王强双腿之间踢了一脚,王强哀嚎一声倒在地上,王桂花见儿子被一个傻子给打了,又想来打白小湾,又想去看儿子,嘴里还在骂:“白小湾,你这个傻子,你不要脸,给你男人踢坏了你会后悔一辈子。”

白小湾拉上陈翠枝就往外跑,陈翠枝就这么被白小湾拉着,但是白小湾出了门不知道应该去哪:“家呢?咋走?”

陈翠枝看着白小湾愣了,这闺女儿今天咋不一样了?还会打人了,还知道跑了?

“妈,回家。”

陈翠枝慌乱的点头,母女二人往家跑,这一路上白小湾想了很多,说服自己接受了眼前的现实,既然都已经这样了,不接受还能咋样?

大爷家的女儿白宁看见白小湾回来了,就冲着屋里大喊:“奶,二大娘给傻子带回来了。”

白小湾看着院子里,一个字儿,穷。

土坯房,院子里乱糟糟的,一片破败,院子里杂草丛生,真是不知道这一家人咋就把日子给过成了这样。

屋里听见声音的白老太边骂边出来:“陈翠枝,我看你皮子又紧了,你生的傻子好不容易嫁出去了,你还往回领?你找死哪。”

陈翠枝还是把白小湾挡在身后:“妈,小湾刚才差点死了,你看她的头都流血了,王强是啥人你是知道的,连亲妈都打的人,小湾嫁过去还能有活路?”

白老太哪里肯听陈翠枝的话:“死?她早就该死了,生出来就应该扔尿桶里淹死,你赶紧给我把人送回去,要不白城回来打死你们娘俩!”

陈翠枝嫁给白城十几年,生白小湾的时候伤了身子,就再也没能怀上孩子,就生了一个女儿,还是个傻子,想想都知道,在及其看重儿子的农村,日子过的有多艰难。

白小湾拉着陈翠枝的手:“奶,反正你们也看不上我妈和我,我带我妈走,你想要孙子,再娶一个儿媳妇儿,给你生孙子就是了。”

别说是别人了,就连陈翠枝都觉得之前的白小湾是傻,可现在的白小湾是疯啊。

白小湾却想的明白,家里有个恶婆婆,还有一个家暴的丈夫,继续留在家里,陈翠枝也会被榨干最后一点儿力气,就这一家子,她死了都没人会掉一滴眼泪。

刚才还在骂人的白老太,瞬间就没了词儿,看着白小湾胸膛挺得直直的站在那里,一双大眼睛放着光芒,目光也不像之前那么涣散了,脸还是那张脸,其他的什么都不对劲儿了。

这还是那个傻乎乎的白小湾吗?说的啥话?带着她妈走?那不是找死吗?

没地方住,没饭吃,还不活活饿死。

陈翠枝也赶忙捂住女儿的嘴:“小湾,你瞎说啥呢?”

白小湾在别人震惊的目光里,拉着陈翠枝进屋:“妈,你听我说,我现在不是傻子了,我的病好了,我们在这个家活不下去,王强家里不会善罢甘休,王家不放过白家,白家就不会放过我们,你跟我走行不?”

陈翠枝愣愣的看着白小湾。

白小湾耐住性子,尽量让自己笑的温柔:“妈,你放心,离开白家我也能养活你,让你过好日子,你跟我走,我们才能活下去。”

陈翠枝害怕:“住哪?吃啥?”

陈翠枝逆来顺受惯了,虽然在白家也被欺负,白城喝多了还会打人,但是至少能有地方住,能有一口饭吃,不会饿死。

白小湾在原主的记忆里,知道每次她挨打之后,都会去村东头的那个破庙里躲着,可以先住在破庙里,至于吃的,那好办,在家里拿点,她再想办法去赚钱。

她知道,八零年代遍地是黄金,只要脑子好用,肯吃苦,咋地都不会饿死,上辈子靠父亲锦衣玉食,这辈子就靠自己吧。

“住破庙去,妈,你先收拾一下东西,衣服,被子,还有吃的,带一个能煮东西的锅子就行,不要多拿,赚了钱咱们再买。”

陈翠枝觉得白小湾就是在说疯话,身强力壮的男人们都赚不到钱,她一个瘦弱的小姑娘能去哪里赚钱?

白家人都在外面的窗户底下听着,见屋里没什么动静,白老太就吩咐大儿子白忠:“把门打开,赶紧去把那小蹄子给我送到王家去。”

白忠推开门就走进去,白老太坐在椅子上,儿子儿媳妇们都站在门口气势汹汹的,白家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只有白城出去干活赚钱了,剩下的白忠和白国都在家种地。

陈翠枝见到白老太进来就准备求饶,求她把白小湾留下,白小湾拉住陈翠枝,上前一步:“奶,我跟你说实话吧,我把王强给踢了,踢了他的命根子,你要是把我送回去,我就说是你让我踢的,反正你之前跟王家也有仇,你指使傻孙女去报仇。”

白老太做梦也梦不到白小湾能说出来这样的话,一个傻子,还敢威胁她了?

“你,你说啥?”

“我说啥你都听见了,我现在给你一条出路,我跟我妈走,带走我们俩的衣服,被子,还有半个月的粮食,一个锅,别的我们都不要,王家的事情我自己处理,跟你们没关系,要不就按照我刚才说的办。”

白小湾不傻了?


傻子咋能说出来这样的话?

白忠向白小湾走了两步:“你不傻了?”

“不傻了,刚才被王强吓得,吓好了。”她总不能说自己是穿越过来的吧?随便编了一个理由。

所有的人都像是看鬼似的看着白小湾,白小湾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你们赶紧说,行不行,不行的话,我这就回王家去。”

白忠劝说白老太:“妈,让她们走吧,我就不信,她们两个出去了还能活,走了就别回来了,大不了给白城再娶一个,王强那就是个无赖,这傻子真的是要祸害咱家,那可是个大麻烦,留在家里也是白吃饭,没用。”

白老太舍得白小湾走,却舍不得陈翠枝走,她在家里就是老黄牛,地里的活儿要干,家里的活儿也要干,可这生不出孩子......

权衡一下,点头:“陈翠枝,你们走行,但我可是把话说清楚,你们走了就别回来了,这辈子都别踏进白家的大门,死在外头,白家也不会给你们收尸。”

陈翠枝还在犹豫,白小湾就答应了:“行,这辈子都不回来。”

白忠的儿子快结婚了,想着他们走了正好,让白城换到儿子的小屋去住,儿子就用他们的房子结婚。

“那就赶紧滚!”

白小湾让陈翠枝收拾东西,自己到厨房找了些粮食,还有一个半大的锅,咸盐,酱油拿了一些放进锅里,米,玉米,土豆地瓜都拿了些,装进袋子。

陈翠枝机器人一般收拾了一些东西,她不敢走,但也不能让白小湾自己离开白家,她一个人在外面可咋活呢?

白小湾把陈翠枝放在炕上的东西,拿一个破床单包起来,拉着她就出了白家的大门。

她在前面走,陈翠枝就在后面跟着。

原主的记忆都是乱七八糟的,唯独去破庙的路特别清晰,看来前世她去了很多次。

走了大概十几分钟,就看见了破庙。

这破庙不知道是哪个朝代盖的,后面应该还翻修过,是石头的房子,比白家的房子还好呢。

白小湾见陈翠枝精神恍惚:“妈,你别发愁,跟神仙住在一起不是挺好的吗?比在白家强多了。”

白小湾跪在神像面前拜了拜:“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哪路神仙,我跟我妈走投无路了,借住几天,等我日后赚钱了,回来给你重修庙宇,重塑金身。”

站起来,在破庙里四处看看,居然还有一个里间,应该是给香客休息用的,大概有十平方,有一张破桌子,但是没有床,但现在是夏天也不怕,能住人就行了。

“妈,你进来看,咱俩今天就住在这里。”

陈翠枝走进来,看着白小湾就哭了;“小湾,妈没本事照顾好你,你之前脑子不好使,现在好了......还让你受苦。”

白小湾笑了,擦了擦陈翠枝的眼泪:“妈,人活着有很多的苦,心里的苦和身体的苦,我们现在受点身体的苦,但不用被白家精神折磨了,对不?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在这住很久的,明天就去想办法赚钱。”

陈翠枝哭着哭着就笑了,女儿现在不傻了,真好,她很努力的想再生一个孩子,不是为了白家,也不是为了白城,就是想给白小湾生一个亲弟妹,将来能照顾她,现在女儿好了,她是真高兴啊。”

白小湾见陈翠枝笑了,她笑的更甜了,两个人把东西放进里间,然后在后院儿找了一个不知道放了多久的破扫把,把屋里的地面打扫一下,在后院儿的井里打了水,把地面擦干净,把被子铺在地上,母女俩坐在上面。

陈翠枝看着她撞破的头:“疼不?”

陈翠枝不说,她还真的忘了这疼痛,可现在提起来,还真是挺疼的。

“没事儿,过两天就好了,妈,你饿了吧,我给你做饭吃。”

白小湾从口袋里拿出了两个鸡蛋:“我在厨房拿的,给你吃。”

陈翠枝一边笑,一边哭,看着白小湾,咋都看不够。

捡了点干树枝,在后院儿架起了火,烤了地瓜和土豆,一人吃了一个鸡蛋,陈翠枝一边吃,一边哭,这应该是她几年以来,吃的最好吃的一顿了。

白小湾又烧了不少的热水,擦了身子,给陈翠枝也冲的干干净净的:“妈,以后咱俩就干干净净的活着,活出个样儿来,给他们看看。”

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啥这妈叫的就这么顺口,最后只能告诉自己,是原主身体的本能。

换上干净的衣服,坐在月光下,女儿一直在逗妈妈笑,妈妈笑出了眼泪......

王强从卫生所回家,还疼的满头是汗,王桂花咋都咽不下这口气:“儿子,你放心,妈一定给你出气,敢踢我儿子,看我不扒了她的皮。”

王强躺在床上:“妈,村里人都在议论,白小湾不傻了,你说她咋就好了呢?”

王桂花坐在床边,心疼的给王强擦汗:“儿子,她不傻了,妈这就去白家给你要人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