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去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刚下山成了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刚下山成了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风中的阳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杨北没有想到,自己刚下山,就能够碰到“治病招亲“这等奇葩事。抱着好奇心,他走进了那栋别墅。原来是江城的第一美女总裁沈红颜身患怪病,为了救自己的孙女,她的爷爷不得不选择这一方法。果然小野医杨北一出手,女人立即恢复如初,为此,他成功入赘。可男人不知,女人还有另一特殊的身份……

主角:沈红颜,杨北   更新:2022-07-15 22: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红颜,杨北的女频言情小说《刚下山成了女总裁的上门女婿》,由网络作家“风中的阳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杨北没有想到,自己刚下山,就能够碰到“治病招亲“这等奇葩事。抱着好奇心,他走进了那栋别墅。原来是江城的第一美女总裁沈红颜身患怪病,为了救自己的孙女,她的爷爷不得不选择这一方法。果然小野医杨北一出手,女人立即恢复如初,为此,他成功入赘。可男人不知,女人还有另一特殊的身份……

《刚下山成了女总裁的上门女婿》精彩片段

“谁能看好沈总的病,就能得到沈家的十亿家产!谁不想要?可这病谁来都看不好,家师可是江城第一名医,绝不会骗你们!”

“江城第一名医了不起啊?我师父还是医学泰斗呢。”

“那你能看好沈大小姐的病?”

“这——”

沈家别墅外,人才济济,来者不是名医,就是高徒。

可任谁看了沈红颜的病,都只能遗憾摇头:看不好!

别墅内,看着这些医科圣手走了一批又一批,沈老爷子仰天落泪:苍天,难道我孙女的病,真的没人能看好吗?!

门帘内的沈红颜,心里松了口气:没人看的好,反而正中她下怀,反正她对男人都很反感。

要不是爷爷急着让自己出嫁,她也不会使出花招,宣布看病招亲。

“爷爷,既然这么多医生都看不好,你也该放弃了吧?”

沈红颜轻轻开口,沈老爷子抹了把眼泪,只能重重叹息,抬手:“送客吧,看来是老天要夺走我孙女的幸福啊。”

随着这句话,大家都知道老爷子这是赶人了。

门外那些青年才俊纷纷掩目叹息:可惜!

“谁能治好我的病,我就嫁给谁!沈家资产,就有你的一半!”

半个月前,腰细腿长、前凸后翘的沈红颜沈总,在在江城最高写字楼显示屏中说出了这句话,一夜之间,全城沸腾。

沈红颜是何许人也?

乃是沈氏制药的唯一继承人,拥有十亿资产的冰山女总裁。

如今竟然公开招婿!

虽然沈红颜脸上、皮肤上,因怪病缠身,模样有些一言难尽,而且她本身性格冰冷,从不对男人假以辞色。

可——

人家有钱啊!

人家是江城第一小富婆!谁要是去了,那立马就坐地飞升、乌鸦变凤凰,少奋斗一辈子!

何况她身材绝对是顶级,关了灯绝对是极品。

于是,半个月来每天都有青年才俊,来沈家别墅给她看病。

可迄今为止,没人成功。

不管是省中心医院皮肤科的顶尖专家,还是民间的国医圣手,见了她的病,都直摇头:看不了啊!

今天也是如此。

外面小雨淋漓,那些跟着师傅或者自己来的青年才俊们,都叹息摇头。

老爷子提的要求也太严苛了,这么难治的病,谁能治好啊?

沈红颜看来要打一辈子光棍了!

沈氏制药的十亿资产,恐怕也得落入他人手中咯!

就在大家纷纷叹息时,人群中突然冒出了一个突兀的声音:“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吧?至于来这么多人?”

靠!

还什么大不了的病。

怎么说话呢?!

这可是连诸多名医都看不好得病,谁这么大言不惭?!

所有名医名徒,脸上都浮现出羞恼之色,齐刷刷的扭头看去。

随即,他们就看到了一个打扫卫生的清洁工,怒目:“是你在大言不惭?”

清洁工啪的把扫把丢地上了,摇头摆手:“不是我,我、我就是个扫地的......”

“是我。”

从来到别墅门口,就侧耳听这些人讨论病情的杨北,兴致缺缺的举起了手,听说是疑难杂症,他才来想一展身手的。

结果就这?

小富婆、不,沈红颜的病,恐怕师父他老人家都不用拿药,针灸就能看好。

同时,杨北也有点感慨:没想到刚下山就能傍上小富婆,这就是幸运!

看来帅的人,运气也会被老天眷顾。

就在杨北啧啧有声的感叹时,起码有七八号人,一块问道:“你又是什么人?”

紧接着,他们又觉得自己问的这句话,有点多余:因为杨北穿着一身粗布褂子,泛白的牛仔,一看就是乡下走出来的乡巴佬。

和其他西装革履的青年才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连大家都看不好得病,你一个乡巴佬能看好?

任谁来,都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杨北这才想起来要自我介绍:“哦,大家好,我是北葫芦山的大夫,我叫......”

“北葫芦山?”

“那不就是个偏远山村吗?我记得里面的村子早就搬迁了。”

“原来是个村医,也敢大言不惭——”

听着这些议论,杨北也不恼怒,自从五年前被师父从江中捞起,他就一直跟着师傅在北葫芦山学医。

五年,他医术大成的同时,也养成了处变不惊的心态。

这些人的话再聒噪,还能有山间猴王恼人?

看着四周,杨北耸耸肩:“你们连我媳妇儿的病都看不好,怎么好意思数落我呢?”

你媳妇儿?

大家都愣了片刻,随即明白了:这小子说的是沈红颜。

嗨哟,真不要脸!还没给人看病呢,就媳妇儿媳妇儿的叫上了。

帘后的沈红颜也是头一次见这么大胆的男人,有些愠怒:“爷爷,赶紧关门吧。”

外面也有人吆喝:“小子,这不是你这种村医能来的地方!”

“先换身衣服,考个执照再过来,年纪轻轻的小屁孩,毕业了吗?”

“小子这里是江城沈家,不是破葫芦山!”

“还不滚?”

谁也不信,一个二十岁出头的乡巴佬,能治好这么多名医都看不好的病。

让他滚,都是客气的。

不然,直接喊人轰他走了。

“等等!”

就在大家想喊保安的时候,沈老爷子开口了:“小子,你说,你能治好红颜的病?”

“老爷子,你真的相信一个毛头小子?”

“唉,沈老爷子糊涂啊。”

不管别人说什么,杨北淡淡点头,一边走去:“我媳妇儿呢得的叫龙鳞病,很容易被误认为是鱼鳞病的变种,但用鱼鳞病的方法治疗,就完全走偏了。交给我,轻轻松松。”

看他自若的样子,沈老爷子有点迟疑。

一是这小子太年轻,学医才几年?能有多少经验?

二是在场这么多高人都束手无策,他却说的这样轻松,很让沈老爷子怀疑他是不是骗子。

三是因为他语气轻佻,别说他老人家很不爽了,门帘后面的乖孙女,此时都攥着拳头小脸涨红了。

看样子,恨不得给外面那登徒子一拳。

还没过门呢,管谁叫媳妇儿?

要脸不?

但接着,杨北一句话就让两人呆立当场:“老爷子,我媳妇儿小时候一定受过重伤,伤到了脾脏。而且伤到脾脏的肯定是重金属,没错吧?”

轰!

如天雷落地,劈在两人耳畔。

沈红颜猛地起身:“你怎知道?!”

老爷子更是冲出门惊喜的迎接:“小神医,快、快请进!”


“媳妇儿,我来了!”

随着杨北一声吆喝,那些个青年才俊,名师高徒,都傻了眼。

傍上小富婆的机会,就这样被一个乡巴佬抢走了?

“哼,他未必能成功呢。”

“就是,知道病因,就是凑巧而已吧?我反正没听说过,大夏有这么年轻的神医。”

大家不如杨北,又不甘心,只能在心里祈祷杨北失败了。

“看来你们注定要失望了。”

杨北心中摇头:要是龙鳞病都看不好,也枉费他学医五年!

他已经忘了五年前是怎么坠入长江的了,甚至之前的记忆,也在波涛汹涌中丧失了。

他只知道要不是北葫芦山老流氓、呸,老恩师相救,他已经葬身鱼腹。而杨北这个名字,也是因为他脖子里的长命锁上,刻着杨北二字。

这五年,杨北也一直在恩师身边调养身体,学习医术。

直到昨天才有小成,老恩师也把他叫到炕前,让他下山将本门医学发扬光大,最好再找七八个媳妇儿,开枝散叶。

杨北当时脸就绿了。

他对自己的小白脸是很有信心的,自信找七八个老婆不成问题,可夜夜笙歌不得累死啊?

就算一天陪一个,一周都没休息的空!

想想,他都头大,揪着老恩师的胡子破口大骂。

但那老流氓还是把他拿捏了,告诉他:如果你能在五年内找到七个老婆,我就告诉你你的身世如何,你的父母又是谁!

杨北当时揪胡子的手就停下了,答应了他。

这不今天一早,他就下山了。

快步走进沈家大厅时,杨北心里还在欢呼呢:这就是运气啊,一下山就碰到了富婆看病招亲!

哪怕富婆丑了点,也算开启了杨北找老婆旅程。

哗啦!

杨北迫不及待的掀开门帘,沈红颜妙曼的身影,也出现了他眼皮底下。

瞬间,他就倒吸了口冷气:嘶——

就这一声,沈红颜脸上就浮现出一抹愠色。

她就知道,男人都一个样,只知道到看身材脸蛋,一见到她现在的模样,就会被吓走。

怪病让她皮肤呈现出了美人鱼尾一样的纹路,可惜她没有尾巴,这种纹路是从她腰部脊背开始,向上蔓延到了她的脖颈、左脸,看上去很怪异。

就好像,现实里的妖精。

从她宣布看病招亲开始,每个男人看到她,都会忍不住色变。

杨北也不例外。

甚至更气人。

他倒吸口冷气后,竟然围着她连转了好几天,目光毫无忌惮的在她身上扫来扫去,啧啧有声的样子,像是在观赏动物园里的动物。

原本沈红颜还因为杨北看出她受过伤,对他游戏另眼相看呢。

现在倒好,心生厌恶了。

一旁的沈老爷子也苦笑:“小神医,您也被吓到了?”

“是没想到。”

杨北有点吃惊,他是抱着傍富婆的心态来的,沈红颜丑了点也没没关系。

可他真没想到,沈红颜能这么——

漂亮!

别人只能看到她的龙鳞病,但杨北眼中,已经浮现出她治好病的样子了。

沈红颜身材本就不错,脸蛋弟子也好,一旦龙鳞褪去,那就是羽化成仙,绝对会变成一等一的美人儿!

何况,这还是个拥有十亿资产的美人。

老天爷,你对我也太好了!

杨北一把就拉住了沈红颜的手,激动万分:“富婆,什么时候结婚?孩子要几个?叫什么名字——”

满头的黑线,从沈老爷子额头落下。

沈红颜被猝不及防的握住手,脸色竟猛地苍白,“然后抬手就打:啪!

外面那些垂头丧气的青年才俊,就见刚进去的乡巴佬歪歪扭扭的倒退出来,噗通坐在了地上,脸上,还印着一个巴掌印。

很明显,挨揍了!

旁边一个仁兄哼的笑了声:“唉,乡巴佬,怎么进去就挨巴掌了?”

“媳妇儿比较害羞,拉拉手就激动。”

杨北揉着侧脸,特厚脸皮的爬起来:“没事,我会用爱感化她的。”

“我靠,勇士啊!”

“这才是真正的软饭男,对面的富婆再丑恶,也能下得去手。”

几个年轻医生,看他的眼神都有些敬佩了。

你们懂什么,沈红颜如果还丑,那世界上就没有漂亮女人了——杨北刚想到这,沈老头追出来了,苦涩的说:“小神医,你是不是有点唐突了?”

“咳,对不起,看到沈小姐这么漂亮,我一时间没忍住。”

杨北面不改色的说,听到后面又响起讥笑声,又道:“咱们还是赶紧治疗吧。”

等治好了,这群只看皮囊的人,就知道自己有多肤浅了。

杨北再走进去时,没有再扑上去,而是盯着沈红颜发白的脸蛋说:“媳妇儿,看来你除了龙鳞病,还有更严重的病啊。”

厌男症。

一旦跟男人亲密接触,就会控制不住情绪。

平常有那张脸做保护,大部分男人都不会跟她亲密接触,所以才掩盖了过去。

谁想杨北是个纯纯的色胚,上来就动手了?

“这个男人,怎么敢这么大胆?”

沈红颜心里喊着,看着杨北深呼吸好几口,才冷静下来,说:“你、你不要叫我那个。”

“媳妇儿?”

杨北眨眨眼,很天真的问:“可你不是说了吗,谁能看好你的病,你就嫁给谁?”

可你还没看好病呢!

沈红颜想骂人,柳叶眉抖了几下恢复平静,冷冷地说:“我不认为你能治得好我,知道我小时候受过伤的人也不在少数,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从哪得到的消息,但如果想妄图以此接近我,骗沈家的财产,那你......”

“你伤的是脾脏,动的是肝火,重金属的毒素,让你气血运行不畅。如果我没猜错,当时伤到你的,是一把生锈的,污染很严重的利器。人们常说气血充盈面色红润,同样的,气血不畅到很严重的地步,体现在皮肤上就是龙鳞病。”

此言一出,沈老爷子浑身一颤。

这,跟十几年前救下沈红颜的一位老先生,说的一样。

难道这小子,真能看好红颜的病?

杨北没有理会老爷子的一样,在抓沈红颜手腕的时候,已经简单诊断了她的病情,淡淡的说:“取白术、龙眼、陈皮、半夏......熬成药汁,辅以针灸治疗,今天,我就能让你的小脸焕然一新,变成我谁见谁嫉妒的好婆娘。”

这下,久病成良医的沈红颜也有点沉默了,她能听出,这方子是有其道理的。

绝对不是编出来糊弄人的!

只是他说话也太不好听了,谁是你婆娘啊?

沈红颜咬了下嘴唇,有些迟疑,沈老爷子却激动坏了:“真的?那咱们现在就治疗?你说的药材我马上命人去取。”

“好,不灵不要钱。”

杨北笑道:“媳妇儿,咱们也进屋,你先脱衣服——”


“他说的药方,你们听到了吗?白术龙眼啥的,这个药方跟康神医说的好像啊,但康神医那个方子,也没见效吧?”

“他还说了个针灸。”

“针灸个屁,他能比康神医还厉害?”

别墅外的青年才俊们,还迟迟没有离开。

在他们看来杨北跟之前的路人们一样,都会满心欢喜的进去,垂头丧气的出来。

毕竟大家都是精英,他们都看不好沈红颜的病,杨北凭什么能?

第一天就来了别墅的康神医,也冷笑着摇摇头:“那小子,肯定是个骗子,他说的药方,跟我第一天用的药方几乎一模一样。没有效果的,他那天恐怕在场,道听途说后,来糊弄人了。”

康神医是本地皮肤科最有名的医生,要不也不会被冠以神医之名。

在这一领域,他说话是很有权威的。

“康神医都这么说了,那就是个骗子没跑了。”

“为了被富婆包养,他竟然如此卑鄙!”

“就是。”

周围有人附和,可他们却没想过,他们也是为了喊“富婆”、“饿饿”,才天天守在人家别墅外,跟哈巴狗似的。

另一方面沈红颜听说要脱衣服,脸几乎红透了。

听杨北让她脱衣服的瞬间,沈红颜就想打人。

但立马杨北就解释了:你不脱衣服,我怎么给你针灸?

“还没过门,我知道媳妇儿你害羞,也不用去全脱,露个后背就行!”

杨北这样说,沈红颜才咬着牙点头答应。

她很抗拒男人,尤其是杨北这种不正经的、说话跟流氓似的男人,可她更讨厌这身怪病。

如果真有机会看好,她愿意一试。

沈红颜心里抗争半天,深吸口气点点头:“好,我去换身衣服,等换好了,会喊你的。”

“请便。”

杨北耸耸肩,也不急色。

反正早晚是自家老婆嘛。

早看好,早享受被包养的生活——杨北想到这,转头看向沈老头:“爷爷,您老人家也可以趁这时候,抓药去了。”

门口又是一阵嘘声。

真不要脸啊。

这就管人家叫爷爷了。

到时候你失败了,看沈家怎么收拾你——

沈老爷子看杨北时,神色中也带着疑虑,他不相信孙女的病真能被一个毛头小子看好。

可杨北之前说出沈红颜的病因,又是如此准确。

这让沈老爷子心里又升起了一股希望。

十八年前,七岁的沈红颜被绑架,劫持到一个重度污染的废弃化工厂里,救援的时候身上受了刺伤,当时就差点一命呜呼,好不容易才救回来。

从那之后,沈红颜皮肤就开始变差,先是脊背上出现古怪的纹路,后来演变成了皮肤病。

沈红颜从小就被这身怪病困扰,虽然不影响升学、继承家业,却也让她从未尝过爱情的滋味,甚至连朋友也没有。

不。

有一个。

沈红颜抿着嘴唇走进卧室,准备换衣服时,手机嗡嗡震动起来,有人打电话来了。

估计是生意上的事,毕竟她没什么朋友。

沈红颜随后接起,一看来电显示是迪拜,却愣住了:我在迪拜没有合作伙伴啊?

身价十亿的沈小富婆,仅仅在江北还算混得不错而已。

估计是骗子吧。

想到这,沈红颜接地电话,打算对方一旦涉及金钱就扣断呢,却就听那边传来个小心翼翼、甚至有些憔悴的声音:“是沈红颜吗?”

“咦?你知道我?你是......”

沈红颜说到这,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把捂住了嘴巴,难以置信的说:“你是霜姐?”

听到这个声音,沈红颜疲惫的眼神中,猛地爆出亮光。

她跟宋晚霜在四年前就认识了,当初她北上旅游去了中州,在长城上跟宋晚霜相识。

宋晚霜虽然比她大了不少,但难能可贵的是,丝毫不介意她身上的病。反而还告诉她,老天在给你关上一扇门的同事,肯定会给你打开一扇窗。

她让沈红颜学会发现自己的优点,也成了沈红颜第一个朋友。

两人携手游玩了两周多,当发现不管是彼此的兴趣还是想法都出奇合拍后,成了无话不谈的好闺蜜。

沈红颜头一次交到朋友,将心里的委屈一股脑的吐了出来。

宋晚霜,也拉着沈红颜的手说了自己的故事:她的孩子,在一年多以前死了。

死因是在旅游途中发生了追尾,掉进了长江里。

宋晚霜就是为了散心,才在各地旅游,恰巧在中州碰到了沈红颜。

后来宋晚霜就去了国外,渺无音讯。

直到今天。

听到宋晚霜声音的瞬间,沈红颜就想起了那段她最快乐的时光——当时宋晚霜还开玩笑似的说,如果她孩子活着,一定介绍给沈红颜呢。

可人死不能复生。

沈红颜也放弃了爱情,选择接受现实,看病招亲。

“是我呀。”

宋晚霜很开心的笑了,笑声背后却带着疲惫,说:“红颜,你的病还没看好吧?我马上回国了,到时候就带着最先进的医疗团队,去帮你,怎么样?”

“好啊,那我就等着霜姐你的好消息。”

沈红颜回以一个笑容时,杨北来敲门了:“唉,换好衣服了吗?”

“马上!”

沈红颜声音瞬间变得冰冷,随即冲电话笑道:“霜姐,我现在有事,改日聊,我加你的微信吧......”

扣掉电话后,迪拜参天的酒店里,豪华房间中的宋晚霜挂掉电话后,表情有点呆滞:怎么电环那头的那句“换好衣服了吗”,声音如此像她坠江而亡的孩子?

难道,小北没死?

宋晚霜呼吸有些急促,但旋即冷静:你啊你,真的是想孩子,想瞎了心!

长江上游九曲回肠,夜不行船,石头下去也会被拍个粉碎。

何况是小北?

思忖间,宋晚霜常常一叹。

如果让沈红颜见到宋晚霜现在的样子,一定会大吃一惊:怎么短短四年时间,宋晚霜气质变化这么大?

以前的宋晚霜,是个因丧子而悲伤的妇人。

现在的她,却是个全身透露着精明的女强人。

没人知道宋晚霜这四年的经历:从中州旅游回家后,她得知儿子的死根本不是意外,而是故意谋杀。

那之后她就性情大变,去国外开始经商。

用了短短四年,成就了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目的就是为了回国,给儿子报仇。

宋晚霜拿出一张泛黄的照片,轻轻抚摸。

照片里就是她的孩子,脖子中挂着长命锁,正冲她笑。

看着他笑,宋晚霜脸上也露出无比悲伤的表情:“小北,我回来了。”

“大夏,我回来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