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去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司思的鹦鹉吴钦

司思的鹦鹉吴钦

吴钦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好冷。」我把纪叁揣进贴身的兜里:「休息一会儿吧,回去先吃点药再睡。」纪叁仰起小脑袋来看了我一眼。半晌后,它干巴巴的声音响起:「你干嘛对我……这么好。」「我现在只是一个只鹦鹉,又给不了你什么。」我温柔地摸了摸它:「因为你是我的好大儿啊。」

主角:司思纪肆吴钦   更新:2022-09-11 13: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司思纪肆吴钦的其他类型小说《司思的鹦鹉吴钦》,由网络作家“吴钦”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好冷。」我把纪叁揣进贴身的兜里:「休息一会儿吧,回去先吃点药再睡。」纪叁仰起小脑袋来看了我一眼。半晌后,它干巴巴的声音响起:「你干嘛对我……这么好。」「我现在只是一个只鹦鹉,又给不了你什么。」我温柔地摸了摸它:「因为你是我的好大儿啊。」

《司思的鹦鹉吴钦》精彩片段

半夜的时候,我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拍打声吵醒。

我迷迷糊糊地睁眼一看,纪叁正歪在我的枕头边上,痛苦道:「我、我肚子好疼,我是不是要死了……」

蓝色的小鹦鹉羽毛炸奓开,伸长了腿躺着,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好疼啊,你果然给我下毒了!」

我一下子精神过来,我就知道,鹦鹉不能吃川菜!!!

大半夜的我三两下穿好了衣服,小心翼翼地把纪叁揣进兜里,赶紧给宠物店老板打电话。

「鹦鹉肚子疼,它今天吃了川菜,怎么办?!」

老板被我吵醒,语气里还带着睡意朦胧蒙眬:「什么川菜?」

我急得要命,下楼开了车就带着纪叁直奔宠物店:「我说鹦鹉生病了,能不能麻烦你快来给鹦鹉看病!我、我出两倍医药费!」

「两倍?」

那边很快清醒了过来:「等我,我马上到。」

好在宠物店并不算远,十几分钟就到了。

老板已经等在门口,一见我就伸出手来:「鹦鹉呢?我看看!」

我手哆嗦着手掏出纪叁来:「它今天非要吃川菜,不过我都给涮了一遍清水,它吃了几片鱼肉,还有猪血和豆芽……」

纪叁不仅仅是个只鹦鹉,它曾经是个人。

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人在我面前死去。

老板带着纪叁进屋检查去了,我一个人坐在外面心急如焚。

午夜,四周一片万籁俱寂。

老旧的灯泡挂在头顶上,映下一阵白炽光紧张地手张得手都凉了,不停扭头看着屋里,生怕一会儿老板出来跟我说:「节哀。」

不知道过了不知道多久,也许一个小时,也许两个小时,老板终于探出头来了。

我紧紧盯着他。

他疲惫地捏了捏眉心:「没什么大事,就是吃坏肚子了,以后还是吃谷子吧。」

「我给你开点药,你混鸟粮里让它吃上三天就好了。」

我心里一松,涌上一阵喜悦:「太好了老板!」

老板摆摆手:「检查费加药钱一共 847,两倍你自己算算,转我微信就行。」

「……」

「哦。」

回去的路上,纪叁还是蔫头耷得很很不舒服的样子。

「好冷。」

我把纪叁揣进贴身的兜里:「休息一会儿吧,回去先吃点药再睡。」

纪叁仰起小脑袋来看了我一眼。

半晌后,它干巴巴的声音响起:「你干嘛对我……这么好。」

「我现在只是一个只鹦鹉,又给不了你什么。」

我温柔地摸了摸它:「因为你是我的好大儿啊。」


可能因为纪叁生病没力气了,这次咬叨的我不是很疼。

鹦鹉的小舌头肉乎乎的,还有点痒。

我回家把药化进温水里,给它喝了几口,纪叁就倒头睡下了。

我怕它再出什么状况,干脆把它放到了床头柜上。

一宿我心里都记挂着这个事,时不时起来看看它还有没有呼吸起伏,快到天亮才睡着。

结果刚一睡着,电话就疯狂地响了起来。

我不耐烦地接起来电话:「喂?」

「司思……」

我面无表情的地按断电话。

奇怪,死人也会打电话吗?

结果拉黑之后,吴钦又不依不饶地换了小号打过来。

我烦不胜烦,接起来骂道:「给你爹打电话干什么,让爹给你烧纸?」

吴钦一窒:「……司思,你怎么还是这么暴躁。」

「知道爹暴躁还没完没了打电话,狗男女日子过太美了来找骂?」

「我知道你恨我,」吴钦无奈道,「其实和你分手之后我也后悔了……我真的是没办法,璐璐的爸爸能帮我升上去,我至少能少少奋斗至少 20 年,20 年啊司思,你现在还没概念……」

我好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打断他:「你是来跟我炫耀攀上高枝儿的?」

吴钦顿了顿,声音软了下来:「司思,我是真的喜欢你,咱们 3 年的感情哪能说放下就放下,我知道你也是一样。」

「我即使跟张璐在一起,也不、也不耽误咱们啊,等我跟她结婚以后,她家的东西不都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到时候咱们还可以在一起,就跟以前一样。」

「司思,这么多年了,我最爱的还是你,只要你愿意点头,我们还能像之前那么幸福,好吗?」

我恶心的得几乎要吐出来了,正要开骂,却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纪叁从床头走了过来。

它静静地听了一会儿,小眼睛眯起来,清了清嗓子对着手机道:「蝙蝠身上插鸡毛,你算什么鸟?」

吴钦:「谁?」

纪叁抖了抖羽毛,大声道:「我是你爸,千变万化!」

……

「司思,你身边是谁,你这么快就找好下家了?咱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你说放弃就放弃了?!」

我简直被气笑了。

这三年我是不是眼瞎了,怎么会跟一个这么恶心的人在一起这么久?

我不想再和他浪费口舌:「别再找我了,不然我去找你女朋友谈谈,你还得再多奋斗 20 年了。」

说完我没再听他废话,直接挂上了电话。

看来这个威胁挺管用,吴钦的电话没再打过来。

刚刚酝酿的睡意一扫而空,我有些心累的地倒在床上。

这些天因为纪叁的存在,我很少再想起吴钦了。

但这一个电话又把我拉了回去。

平心而论,我确实没办法这么快忘记吴钦。

和他在一起的三 3 年,开心是真的,幸福也是真的。

那时候他真的是一个模范男友,满心满眼都是我,不管任何节日都会给我惊喜。

有的时候是一束花,有的时候是用攒的生活费买的奢侈品。

大四毕业那年他背着我吃了三个月的馒头咸菜,又去兼职了两个月,给我买了我人生中第一个 lv 包。

我记得那天晚上我抱着他哭得很惨,让他以后不要买这么贵的东西。

他却抱着我笑得很开心:「以后我一定要让我老婆过上好日子,住大 house!」

那时候他对我的心意,好像都是真的。

可是仅仅一年后,什么都变了。

他开始频繁和领导的女儿出双入对,好几次晚上他都借口开会不回来。

我问他为什么,他也只说是工作需要。

我当时根本不觉得他会出轨,毕竟他一直对我那么好,好像眼里只有我一样。

直到我生日那天他又说要开会,我开车去他公司门口接他。

结果看到了他跟一个黑矮黑矮的姑娘牵着手慢慢走出来,脸上洋溢着的是野心即将得到满足的幸福。

我捂住眼睛。

当时我就什么都明白了。

原来面包和爱情,吴钦最终还是选择了面包。

我们的分手很不体面,我把这辈子能想到最难听的话都骂了一遍,他红着眼睛看着我,状若疯狂。

「你知不知道这一年我是怎么过来的?!我没钱、没地位!所有人都看不起我,我他妈早就过够了这样的日子了!!!」

「我跟张璐在一起,她爸爸能让我平步青云!我明年就能当经理,到时候看不起我的人都得给我叫我一声吴经理!!」

「你懂不懂?!你能给我什么?」

「和你在一起,我很累你知不知道?!」

我呆呆地看着歇斯底里的样子。

这个男人,好像撕破了伪装一样,露出了他原本的真面目。

纪叁走到我枕头边上贴着我的脸蹲下,讥讽道:「司思,你这俩大眼框眶子长着当装饰呢,看男人的眼光和你唱歌的水平一样差。」

我没和他争论。

它说得对,我看男人的眼光真的很差。

看我没说话,纪叁扭头看了我一眼。

它语气难得放缓下来:「行了,瞅你那点出息,等我变回去,我给你介绍对象总行了吧,保准比这个好一万倍。」

我红着眼睛看它:「你给我介绍什么,别的小公鸟吗?」

纪叁白了我一眼:「当然是好男人,不过我身边也没几个好男人,唉……」

我擦了擦眼角,翻身看着纪叁:「你有对象吗,变成鸟了家里人担不担心,需不需要去跟他们打个招呼?」

纪叁没说话。

半晌后,他有些自嘲的地冷哼了一声:「我没家人,有也不会担心我,你还是操心你自己吧。」

气氛一下子沉默了下来。

我身上摸了摸纪叁的小羽毛:「快休息吧,折腾了一晚上,一会儿我叫你起来吃药。」

纪叁往我头上贴了贴,点了点小脑袋。

看它闭上了眼睛,我还是没忍住打开了手机。

有两个朋友给我发来了几张图片。

我颤抖着手打开,果然,是几张婚纱照。

照片里,吴钦挽着领导的女儿,笑容标准。

还真是快,他应该恨不得赶紧绑住这姑娘吧。

朋友有些担忧道:「咋回事啊司思,你俩分手了?前一阵不还好好的吗?」

我没回,只是默默地看着那几张照片。

怪不得突然给我打电话。

感敢情是得偿所愿了,又有心思寻思别的了。

他倒是精明,知道不能微信找我,怕留下证据。


鹦鹉老板虽然人不大靠谱,医术还是靠谱的。

没过几天,纪叁就重新精神抖擞起来。

它又能站在窗帘架子上对我指指点点了:「爷要吃小龙虾!要吃烧烤!要喝啤酒!」

「给爷叫外卖!」

我边脱鞋边把包放在一边的架子上,嘲讽道:「你这是好了伤疤忘了疼,鸡脑子就是记吃不记打。」

纪叁歪着脑袋威胁我:「你不给我买,我就去饭桌上拉粑粑!」

我抽出下班路上买的鸡毛掸子指着它:「你可以试试。」

我俩正你一句我一句,突然门铃响了。

透过猫眼一看,吴钦正捧着一大束香槟玫瑰,焦急地敲着门:「司思,开门,我知道你在家!」

不知道为什么,我第一反应是扭头看了一眼纪叁。

纪叁气的得毛都扎奓了起来:「开门,爷要骂死这个杂碎!」

我有点担心,冲它摆了摆手:「算了,跟他浪费什么时间,我给你叫外卖,你想吃什么?」

纪叁扑棱棱地飞了下来,站在门框上:「我叫你快开门,爷今天非让他见识见识马王爷有几只眼!!!」

我不想开门,却没想到锁眼动了动,吴钦居然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一开门,吴钦就红着眼要上来抱我。

他胡子拉碴的,一副颓废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婚纱照那样精神利落。

「司思,原谅我吧,我真的忘不了你。」

我闪身躲开,嫌弃道:「你来干什么?你哪来的钥匙?钥匙不是早就还给我了吗?!」

吴钦抹了把脸:「我当时又去……又去配了一把。」

「司思,我知道你也忘不了我,咱们这么多年了,没谁比咱俩更合适。」

「我对张璐一点感情都没有,你也知道她长什么样,说土豆都抬举她了。」

说到张璐的时候,他眼里闪过一丝嫌恶。

「我是为了咱俩,为了咱们将来能过得更幸福啊!」

我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伸手就要关门:「赶紧滚,再来一次我就去找张璐,问问她能不能管住自己男朋友!」

纪叁却忍不住了,死死地盯着吴钦,不屑道:「你是什么品种的畜生?吃软饭还吃出优越感来了?」

「怎么,你是要在别的女人身下挣钱来养司思吗?你也不嫌埋汰?!」

吴钦惊呆了。

他怔怔地看着纪叁,指着它道:「司思,这、这……」

我暗道不妙,赶紧把他往外推:「关你屁事,快滚!」

纪叁却还不满意,追着骂道:「臭傻逼,快给爷滚,不然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趁着吴钦没反应过来,我赶紧要关门,吴钦却用力顶着门,伸手拽住我。

「司思,司思,求你,求你了,原谅我,回到我身边好吗?」

「只要我把公司弄过来,就我立马就跟张璐分手,到时候一切都是我们的,你不是喜欢三亚吗,我去给你买别墅……」

他把手里的玫瑰花扔到一边,一步步走过来,脸上青筋凸出,死死地攥着我的手腕就要俯身下来。

「司思,别离开我好不好,求你,求你……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他的状态有点不正常,脸上全是压抑的疯狂。

我从没见过这种吴钦,心里突然觉得有些害怕:「你要干嘛?我报警了?」

刚拿起手机,吴钦就用力打掉了我手里的手机,他伸出手来攥住我的肩膀,低头来亲我:「别抗拒我司思,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只有我们才是一对……」

我又恶心又害怕,挣扎着踢打他。

就在这时,纪叁突然俯冲了下来,狠狠地一口咬叨在了吴钦的脸上。

吴钦吃痛,甩开纪叁,用手摸着脸。

我看到他指缝间流出一丝血红。

纪叁还不满足,又飞过来叨吴钦,边叨边把粑粑拉在他头上:「司思快出去!」

我不放心它自己在这,急得要命:「别咬叨他了,快走啊纪叁!」

吴钦被纪叁咬叨了好几口,脸上好几处都冒出血丝。

痛意让他更加疯狂起来,纪叁很灵活他抓不到,于是他干脆放弃了纪叁朝我冲了过来。

我正要往外跑,突然却看到纪叁直直的地冲他冲了过去,嘴里还不忘大声道:「司思,出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