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去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巅峰赘婿神医

巅峰赘婿神医

我叫狗蛋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汪晨从小就因为哥哥的优秀而遭遇不公,因为在父母的眼中,他们只需要一个天之骄子。不仅如此,在无良家人的算计下,少年最后甚至还沦为了上门赘婿,饱受丑八怪新娘的羞辱。然而他们却不知,新婚之日,他偶获无上传承,从此,他一步步走上了人生巅峰!

主角:汪晨   更新:2022-07-15 22: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汪晨的女频言情小说《巅峰赘婿神医》,由网络作家“我叫狗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汪晨从小就因为哥哥的优秀而遭遇不公,因为在父母的眼中,他们只需要一个天之骄子。不仅如此,在无良家人的算计下,少年最后甚至还沦为了上门赘婿,饱受丑八怪新娘的羞辱。然而他们却不知,新婚之日,他偶获无上传承,从此,他一步步走上了人生巅峰!

《巅峰赘婿神医》精彩片段

“翘楚,这是我刚从拍卖会上买回来的极品茶叶,你尝一口?”

“翘楚,京都王家送来十亿订单,只要你愿意娶他家女儿......”

“翘楚......”

汪晨看着饭桌前端茶送水,一脸讨好像个下人一样的汪晨山,脸上浮起深深的复杂。

他目光微微转动,汪晨山的身前,坐着那名一脸淡漠的俊朗青年。

汪翘楚!

汪家长子,一个被誉为千年一出的商界奇才。

十七岁之时,他接手了摇摇欲坠的汪氏公司,仅用了一年时间,就让连续五年亏损的公司,实现了盈利。

接下来,汪翘楚展现出了令人惊叹的天赋,仅用了三年时间,让本来只有个小公司的汪氏,跻身了全球五百强企业!

如今不过二十岁的汪翘楚,身家已经过千亿,手底下的汪氏集团,产业遍布全国!

正因为汪翘楚的存在,原来只是个小家族的汪家,一跃成为整个中州最炙手可热的豪门。

当今,整个中州无人不知汪家汪翘楚之名。

但是却几乎没有人知道,汪家还有个小儿子,汪翘楚还有一个弟弟,汪晨。

在汪翘楚的耀眼光芒之下,汪晨的二十年人生,就显得太过于平凡,几乎毫无存在感。

不过在别人眼里,汪晨是十分幸运的,能够有一个这么优秀的哥哥,作为汪翘楚的弟弟,随随便便都能当一个世家大少。

但现实却是,在汪翘楚成名之后,就勒令汪晨退学。

原因很简单,汪家只需要一个汪翘楚,就足够了。

而汪家全家,除了母亲,都默认了汪翘楚的做法。

在退学后,他就被软禁在了汪家别院,整整三年的时间,为了防止他逃跑,甚至汪家还安排了护卫二十四小时监视。

只有母亲,还是对他如从前那般疼爱,经常过来陪他。

而在一年前,母亲患病去世之后,汪晨就仿佛被整个汪家遗忘了一般。

整整一年的时间,汪晨都不曾踏出汪家别院一步,也近乎没有见过外人,包括他名义上的父亲和哥哥。

而今天,汪晨山突然把他从别院带了出来,他时隔一年,再次踏入了汪家大院。

不过,从他到大厅,已经过了整整一个小时。

无论是汪晨山还是汪翘楚,都仿佛没看到他一般,两人自顾自地高谈阔论。

连茶水,都没有他的一杯。

汪晨自嘲地笑了笑。

二十年来,他早就习惯了被人无视与嘲笑。

对面这两人,本该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两个人,血浓于水,而他却只感觉到了无尽的疏远和冷漠。

又过了十几分钟,汪晨山才仿佛想起来汪晨的存在一般,转过头看向汪晨,脸上的讨好笑容瞬间消散,换上了一副冷冰冰的面容,声音淡漠地说道:“你准备一下,明天就去余杭。”

甚至,都懒得跟汪晨多说一句话。

汪晨愣了愣,忍不住问道:“要我去余杭干什么?”

“你哥......”

汪晨山满脸不耐烦地解释,这时一旁的汪翘楚突然冷哼了一声。

在他眼里,有汪晨这种普通的弟弟,只会影响他的完美形象。

汪晨山愣了一下,急忙改口道:“翘楚最近崇尚佛学,听说余杭计家家中养有两尾金鳞,已通佛性,但他们却不肯卖,开出的条件是要我们汪家子弟娶了他家女儿,痴心妄想攀上我们汪家。”

“所以我们商量了一下,你就入赘计家,当个上门女婿吧。”

哐当一声,桌椅倒地。

汪晨踉跄着后退几步,脸色苍白,几乎昏厥。

家族对他的漠不关心,甚至软禁,他都忍了。

因为他的内心深处,还是把自己当作汪家人。

可是现在,自己就像是货物一般,被自己的家人随意交易了出去。

“在你们的心里,我还比不上两条畜生是吗!”

汪晨喘着粗气,冲着汪翘楚怒吼。

汪翘楚冷冷瞥了他一眼。

汪晨,都不配他开口。

“够了!”

汪晨山冷喝一声,看着暴怒的汪晨,沉声道:“今天叫你来,只是告知你一声,这是家族会议后得出的结论,你只能接受!”

汪晨终于绝望了,他的拳头紧紧攥着,溢出的鲜血染红了指甲缝。

对这个腐烂发霉的家族,他再无一丝的留恋了。

“好,我接受,不过我想在走之前,先去祭拜一下母亲。”

汪晨深吸了一口气,涩声道。

母亲自从一年前病逝之后,自己连她的墓地在哪里都不知道,也没有人告诉他。

他想在离开中州之前,最后再去见母亲一面......

汪晨山犹豫了一下正要说话,一直沉默的汪翘楚却突然开口:“没必要,你的名字已经在家族族谱上划掉了,从此以后你只是计家的赘婿,与我汪家再无瓜葛。”

“汪翘楚!你当真要这么绝情!连祭拜我母亲的权力都要剥夺吗!”

汪晨踉跄后退几步,脸色越发的惨白!

“你的母亲?以后我不希望再从你的口中听到这个词,你这种废物,不配认我的母亲,就只配在泥潭里挣扎。”

汪翘楚的声音强大而又冷漠。

“不配?好一个不配!”

汪晨双目赤红,声音中充满了无尽的愤怒:“汪翘楚,我发誓,今日之耻将来我必百倍回报!”

 

 

 


“报仇?你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了。”

汪翘楚冷笑一声,一只蝼蚁的威胁,他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他淡淡开口道:

“父亲,我看也不用等下周了,就今天把他送过去吧。”

“哦,对了,避免他逃跑,记得打晕了再装笼子里。”

“翘楚这个提议好啊,来人,给我抓住他!”

汪晨山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一挥手两个黑衣大汉就闯了进来。

“汪翘楚,我要杀了你......”

汪晨怒吼着,朝着汪翘楚扑了过去!

“不自量力!”

汪翘楚直接一脚把汪晨踹飞了出去,彭地一声,汪晨的脑袋撞在了一旁的青牛铜像上。

汪晨眼前一黑,顿时昏迷了过去。

谁都没注意到,一抹暗红的血渍,留在了青牛铜像处,缓缓渗了进去。

青牛的眼中,有璀璨的光芒一闪而逝......

“道可道......”

一道飘渺的声音在汪晨的脑海中回荡,一双无形的大手撕开了他眼前的黑暗。

汪晨猛地睁开眼睛,只见一位面色慈悲的白须老者,骑着一头青牛出现在他的面前。

“小伙子,既青牛接引你来此,那你便是我的传人,传你太上感应篇,望你可普渡世人,修成正果。”

老者轻轻一指,点在汪晨的眉心。

唰!

汪晨身体金光大放,他吓了一跳,随即脑袋传来一阵剧痛!

无上医术、古武道功法、奇门法诀,庞大的知识疯狂地涌入他的脑海之中。

汪晨的意识渐渐模糊,看到的最后一幕,是老者骑着青牛登天而去,身后紫气浩荡......

不,不要碰我!你这个畜生!”

突然,一个愤怒的女子声音在汪晨的耳边炸响,他猛地睁开了眼!

这,这是哪里?

汪晨晃了晃有些发晕的脑袋,入目之处,是一个窄小的房间,发霉的天花板上大片墙皮脱落,露出了里面的红砖,油腻泛黄的吊扇“吱嘎吱嘎”地转着。

周遭的环境,都很是老旧,且带着一股子的霉味。

汪晨朝着房门口看去,那里,一个壮硕的男人站在门外,一只手抵着房门,另一只手紧紧地抓着一位女子的手腕。

“啧啧,没想到昔日的余杭第一美人,堂堂计筱竹计总,沦落到要住在贫民窟里了!”

“白山正,你这个畜生,你再不放开,我就要叫人了!”

那女子身材曼妙,玲珑有致,虽然背对着汪晨,看不见真容,但也可以想象出定是个罕见的美女。

但此刻,她清冷的声音中隐隐带着怒意。

“叫人?你有本事叫啊!”白山正的声音中充满了不屑与嘲笑:“你还以为你是计家的继承人?还是计氏集团的总裁?”

“你现在就是一个计家弃子,一个毁容没人要的丑鬼!老子能看得上你,那是老子给你脸了!”

白山正说着,看向凹凸有致的身材,不由地吞了口口水。

虽然这女人毁容了,但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想到往日万人追捧的天之骄女,马上就要被自己欺辱,白山正眼中就一片炽热,手上的力度也越发重了!

计筱竹看着门被一点点地推开,终于有些害怕了,她色厉内荏地威胁道:“我,我可是汪家的儿媳!你敢对我出手,就不怕汪家的报复吗!”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嫁的不过是个被汪家赶出门的废物罢了!别说他现在没醒,就算醒了,那我正好可以当着他的面欺辱你!”

白山正不屑地说道。

计筱竹的脸色瞬间一片灰败,心中涌起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三日前,汪家答应计家的联姻,整个计家都陷入了狂喜之中,只要能和汪家攀上亲家,那整个余杭,早晚都是计家的天下。

可是谁都没想到,计家大小姐,计筱竹在结婚前夜惨遭毁容,计家只好让计筱竹妹妹顶替她的位置。

但当昏迷的汪晨被送到计家,所有人才发现,他们都被骗了。

要和计家联姻的,不是那个天之骄子汪翘楚,而是一个废物弃子!

计家明知被耍,但又不敢违约得罪汪家,只好将毁容的计筱竹又给推了出来。

汪晨还在昏迷时,两人就草草完婚,随后计筱竹两人就被赶出了计家!

计筱竹摇了摇头,散去心中的杂念,坚定地说道:“白山正,你不要痴心妄想了,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碰我的!”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堵住木门,阻止白山正进来。

吱呀!

破旧的木门发出不堪重负的声响,在计筱竹震惊的目光中,房间内的门栓砰然断裂!

房门大开。

白山正也是愣了愣,随即猖狂大笑:“哈哈哈,连老天爷都站在我这边,计筱竹,你就认命吧!”

说着,白山正大步跨进门,抓起她的手,不顾她的挣扎,把她拖到了墙角的沙发前,一把推倒。

计筱竹倒在沙发上发出一声痛呼,眼前,白山正那张满是淫邪笑容的脸越来越接近,她知道今天自己是躲不开这一劫了。

她痛苦地闭上了眼,两行清泪无声的滑落。

“不想死,就别碰她!”

一个冷漠的声音,从房间的角落响起。

正是汪晨。

 


白山正神情错愕了一下,当回头看到是汪晨后,狞笑一声,右手反而更快地朝着计筱竹伸去!

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能阻止他,更别说是一个废物赘婿了!

彭!

汪晨从床上一跃而起,爆射而出,动作快到白山正完全来不及反应。

他刚要抬起手阻挡,脸上就挨了汪晨一记飞踢,摔倒在地!

嘴里哇地喷出一口鲜血,和几颗带血的牙齿。

在他震惊的目光中,汪晨伸手抓住了他的右手。

“都说了,让你别碰她,为什么就是不听呢?”

咔嚓一声!

白山正的五指尽断!

“啊——”

不等白山正惨叫出声,汪晨又是一脚踹出,白山正直接成了滚地葫芦!

撞倒了餐桌,十几个碗碟哗啦落下,在他脑袋上破碎。

头破血流,满地狼藉。

“混蛋!我一定会杀了你,一定会杀了你!”

白山正浑身流血,不断地发出凄厉的嚎叫。

汪晨的目光忽地幽深起来。

三天前,他也正是这样跟汪翘楚说的,那时自己的威胁,在汪翘楚眼中应该也只是个笑话吧。

不过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汪晨感受着身体里流淌的强大力量,淡淡开口道:“没有足够的实力,说再多的狠话,也只会变成笑话,还是少说为好。”

白山正脸色一变,正要开口,突然脖子上传来一阵剧痛。

汪晨紧紧地掐住了他的脖子,高高举起。

白山正的脸色瞬间憋得通红,四肢剧烈的挣扎。

十几秒后,白山正停止了挣扎,晕死了过去。

汪晨把他放了下来,揪着他的衣领,拖着他往外走去。

沙发上的计筱竹,瞪大了双眼,目光呆滞地看着汪晨。

刚才她看到汪晨醒了,也并没有报任何的希望。

一个汪家弃子,又怎么可能是跆拳道黑带的白山正的对手呢?

但是接下来,白山正却被汪晨一顿暴打,毫无还手的能力!

这让计筱竹一时间,都没回过神来!

看到汪晨拖着白山正走出门,计筱竹下意识地开口问道:“你要去哪?”

汪晨回头,举了举手上昏迷不醒的白山正,淡淡一笑:“下楼丢个垃圾。”

......

十分钟后,这间破旧的小屋内。

一男一女对坐着,气氛有些尴尬。

汪晨也从刚才计筱竹和白山正的交谈中知晓,眼前这带着口罩的女子,正是自己的妻子。

不过两人虽说已经是夫妻,但这却是两人的第一次会面。

计筱竹深吸一口气,有些生硬地开口道:“刚才的事,谢谢你了。”

她的心里,对汪晨还是有些怨气的。

汪晨摇了摇头。

如果不是因为他入赘计家,眼前这女子也不会被计家赶出来,还惨遭毁容。

想到这,汪晨声音中带着几分愧疚:“不用感谢我,说起来是我拖累了你,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计筱竹脸色古怪地看了一眼汪晨,带着几分讥诮的笑容说道:“如果你说这些话,是想博我的好感,那我劝你可以死心了,现在的我,只是个人见人嫌的丑八怪。”

计筱竹说着,摘下了口罩。

脸上满是触目惊心的红肿疤痕,全是烫伤所致。

她把汪晨当成了之前那些垂涎她容貌的追求者们,不过在自己出事之后,那些人就瞬间消失不见了。

计筱竹死死地盯着汪晨,想看他被吓到的样子。

很快她失望了,汪晨表现得很是平静,脸上还隐隐带着一抹心疼。

她心脏猛地一跳,竟突然有些不敢直视汪晨的目光。

汪晨凝视着计筱竹脸上的烫疤,双目中隐隐有金光涌动,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种药方,黑玉断续膏,医治烫伤除疤的良药。

而且所需的二十几味药材中,大多都是药店的常见药材,很容易购买到。

汪晨想了想,轻声开口:“我这里有一种药膏可以消除你身上的烫疤,如果你相信我,我可以给你调配。”

计筱竹下意识的第一反应就是汪晨在说大话,因为就连余杭圣手,严老都是对自己的烫伤束手无策。

但是她看到了汪晨清澈的目光,心中又是一颤。

“你想配就配吧,反正我也没抱什么希望。”

计筱竹冷哼了一声,撇过头去。

“那我现在就去给你买药。”

汪晨说罢,就朝着门外走去。

“等等!”

计筱竹叫住了汪晨,又是露出了一副冷冰冰的表情道:“你刚才打的那个人,是白家的小少爷,白家实力不输于计家,肯定会设法报复你的,你路上小心点。”

“好,我知道了。”

见计筱竹明明关心自己,却又故作冰冷的样子,让已经汪晨已经冻结的心中升起几分暖意,下意识地开口道:“我也有件事想告诉你。”

“什么?”

汪晨凝视着计筱竹的眼睛,一字一顿道:

“所有你失去的,我都会帮你拿回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