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爱去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和渣男分手后高冷纪总带娃团宠我

和渣男分手后高冷纪总带娃团宠我

一朵小玫瑰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世界二百强企业纪氏集团的总裁,商业场上的冷面天才,名叫纪庭钧,当初在展源办公室的财经周刊上,她经常能够看到有关这个男人的......

主角:乔婉宁纪庭钧   更新:2023-08-07 20:4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婉宁纪庭钧的其他类型小说《和渣男分手后高冷纪总带娃团宠我》,由网络作家“一朵小玫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世界二百强企业纪氏集团的总裁,商业场上的冷面天才,名叫纪庭钧,当初在展源办公室的财经周刊上,她经常能够看到有关这个男人的......

《和渣男分手后高冷纪总带娃团宠我》精彩片段

乔婉宁将亲手做的蛋糕护在怀里,嘴角遮挡不住的笑意。

今天是她和展源交往三周年的纪念日,她特意提前结束出差,回来想给他一个惊喜。

可在打开公寓门的那一刻,眼前的场景却让她狠狠一怔。

楚倩云?你怎么在这?乔婉宁将蛋糕放在桌子上。

看着两人衣服穿的单薄,像是刚从卧室出来一般,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见状,展源欲要开口,可还不等话说出口,就被楚倩云率先打断。

婉宁,你别怪展源,都是我昨晚喝多了,回来的路上碰巧遇到了他,展源也是因为担心我自己在外面危险,所以才会带我回来,没想到喝了点酒后,我们就......

楚倩云欲言又止,好像什么都没说,可又好像什么都说清楚了。

乔婉宁只觉得心脏仿佛都慢了半拍,双手握紧拳头,目光定格在展源身上。

她说的是真的吗?

展源低着头,不敢直视她的目光。

此时沉默就代表了所有的回答。

这一刻,看着眼前狗血的场景,乔婉宁忽而有些想笑,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的人生也会有这样不堪的一幕。

呵,呵呵,好样的,你们两个,都是好样的。

眼泪在眼角打转,她微微仰头嘲讽一笑,将泪水憋了回去,这场爱情长跑,就算是如今她要退出,也要面带微笑地离开。

既然你们两个这么情难自禁,那我就成全你们。

说完,她挥手将蛋糕摔在地上转身想要离开,一直低着头的展源见状终于有了危机,猛然上前一把拽住她的手。

婉宁,你听我解释,我昨晚......

有什么好解释的!乔婉宁甩开他的手:我爱了你整整五年,在一起三年,可你现在居然和初恋女友这样出现在我的面前?

从一开始,他喜欢的就是楚倩云,只不过后者始终把他当做备胎罢了。

她原以为,五年的时间足以让他看到自己,让他回心转意,却不成想,只要楚倩云回头,他永远都放不下。

现在想想,自己又何尝不是他的备胎。

你还要怎么解释?解释说你们什么都没有发生?还是骗我说你心里只有我?

乔婉宁的眼睛因为憋着泪水,甚至已经微微泛红,却还是强装着冷静。

别骗我了,也别骗自己了,既然你这么放不下,她又能够回心转意,那我祝你们幸福。

乔婉宁说着,冷漠的扫了展源和一旁装作无辜的楚倩云一眼。

见她不依不饶的样子,展源低着的头终于抬了起来,眉头微皱:够了,乔婉宁,你不要得理不饶人,我们是酒后乱了分寸,可都是无心之过,你至于这样不依不饶吗?

他的话,让乔婉宁觉得可笑。

如果这算是无心之过,那什么不算?是不是以后生个孩子,还要我心甘情愿的养着,视如己出啊?

你!展源一时间被怼的无话可说,当即更是恼羞成怒。

乔婉宁不给他再说话的机会,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再晚一步,她怕眼泪会不争气的落下,过去的三年已经很狼狈了,至少这次离开,她想要潇洒点。

看着地上一片狼籍,公寓里仿佛还回荡着摔门声,楚倩云眸子中不经意间闪过一丝的得意。

下一秒,便又是一副无辜的样子来到愣在原地的展源身边。

展源,真是对不起啊,害你和婉宁吵架了。

闻言,展源这才回过神来,微微一笑满不在乎:没事,她只是耍耍小脾气,过几天自己就好了。

过去三年里,每一次吵架,乔婉宁都会自己调节,从不给他添任何麻烦,这一次他认定了也不会有意外。

是她的爱给了他有持无恐的权利。

而此时此刻的另一边,出了展源的公寓后,乔婉宁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停车场,坐在自己车里的那一刻,所有伪装的坚强终于破功,眼泪瞬间如同决堤一涌而出。

她是在大学认识的展源,那时候她路过篮球场,篮球朝着她这边砸过来,是展源将她护在了怀里,年少时候的喜欢就是那般无凭无据。

而那一个拥抱,就让她沉浸了五年,那时候她大一,展源大三,刚好和楚倩云分了手,乔婉宁的出现可以说是恰到时机。

于是为了走进他的心里,她用了两年的时间,给予了他无微不至的爱,可是换来的,却是相处三年后,他和初恋重归旧好。

乔婉宁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很不得就这样哭它一个小时。

可还不等她发泄完,一个孩子的声音就从车窗外传来,打断了她所有的思绪。

妈妈,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

妈妈?

乔婉宁愣了一愣,看了看窗外,只见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站在车旁。

小家伙一头微微卷翘的棕发,小脸又白又细,纵然很小,可是五官却是十分精致。

尤其是那双大眼睛,睫毛长的让人羡慕,毛嘟嘟的十分可爱。

乔婉宁看了看四周,没见到孩子家长,于是开了车门走下来,弯腰看着这个孩子。

小家伙,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你家人呢?

小家伙见状一把抱住她的大腿:妈妈,你不认识俊宝了吗?我们去找爸爸吧。

这场景属实把乔婉宁整不会了,还以为是这孩子走丢了,可能自己和他妈妈长得有些像。

可下一秒,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快步慌张地跑来,一把将俊宝抱进怀里。

再敢乱跑看我怎么收拾你!男人的语气像是父亲训斥孩子。

乔婉宁一眼便看出,他抱着孩子的手法十分生疏,俊宝被他抱着似乎也在瑟瑟发抖,并没有孩子对父亲那般的亲切。

当下想到小家伙刚刚叫自己妈妈,乔婉宁的心里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忙上前几步,拦住了男人的去路。

等等,你是这孩子什么人?

鸭舌帽的男人见状,下意识的将帽子压得更低,有些尴尬的微微一笑:啊,我是这孩子的舅舅,孩子妈妈今天上班太忙了,所以叫我来照顾他。

闻言,乔婉宁警惕的打量了男人一眼,又看了看在他怀里完全不敢出声的俊宝,女人的直觉告诉她,有问题!

那辛苦您给孩子的母亲打个电话,证实一下。


    第1章

    乔婉宁将亲手做的蛋糕护在怀里,嘴角遮挡不住的笑意。

    今天是她和展源交往三周年的纪念日,她特意提前结束出差,回来想给他一个惊喜。

    可在打开公寓门的那一刻,眼前的场景却让她狠狠一怔。

    “楚倩云?你怎么在这?”乔婉宁将蛋糕放在桌子上。

    看着两人衣服穿的单薄,像是刚从卧室出来一般,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见状,展源欲要开口,可还不等话说出口,就被楚倩云率先打断。

    “婉宁,你别怪展源,都是我昨晚喝多了,回来的路上碰巧遇到了他,展源也是因为担心我自己在外面危险,所以才会带我回来,没想到喝了点酒后,我们就......”

    楚倩云欲言又止,好像什么都没说,可又好像什么都说清楚了。

    乔婉宁只觉得心脏仿佛都慢了半拍,双手握紧拳头,目光定格在展源身上。

    “她说的是真的吗?”

    展源低着头,不敢直视她的目光。

    此时沉默就代表了所有的回答。

    这一刻,看着眼前狗血的场景,乔婉宁忽而有些想笑,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的人生也会有这样不堪的一幕。

    “呵,呵呵,好样的,你们两个,都是好样的。”

    眼泪在眼角打转,她微微仰头嘲讽一笑,将泪水憋了回去,这场爱情长跑,就算是如今她要退出,也要面带微笑地离开。

    “既然你们两个这么情难自禁,那我就成全你们。”

    说完,她挥手将蛋糕摔在地上转身想要离开,一直低着头的展源见状终于有了危机,猛然上前一把拽住她的手。

    “婉宁,你听我解释,我昨晚......”

    “有什么好解释的!”乔婉宁甩开他的手:“我爱了你整整五年,在一起三年,可你现在居然和初恋女友这样出现在我的面前?”

    从一开始,他喜欢的就是楚倩云,只不过后者始终把他当做备胎罢了。

    她原以为,五年的时间足以让他看到自己,让他回心转意,却不成想,只要楚倩云回头,他永远都放不下。

    现在想想,自己又何尝不是他的备胎。

    “你还要怎么解释?解释说你们什么都没有发生?还是骗我说你心里只有我?”

    乔婉宁的眼睛因为憋着泪水,甚至已经微微泛红,却还是强装着冷静。

    “别骗我了,也别骗自己了,既然你这么放不下,她又能够回心转意,那我祝你们幸福。”

    乔婉宁说着,冷漠的扫了展源和一旁装作无辜的楚倩云一眼。

    见她不依不饶的样子,展源低着的头终于抬了起来,眉头微皱:“够了,乔婉宁,你不要得理不饶人,我们是酒后乱了分寸,可都是无心之过,你至于这样不依不饶吗?”

    他的话,让乔婉宁觉得可笑。

    “如果这算是无心之过,那什么不算?是不是以后生个孩子,还要我心甘情愿的养着,视如己出啊?”

    “你!”展源一时间被怼的无话可说,当即更是恼羞成怒。

    乔婉宁不给他再说话的机会,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再晚一步,她怕眼泪会不争气的落下,过去的三年已经很狼狈了,至少这次离开,她想要潇洒点。

    看着地上一片狼籍,公寓里仿佛还回荡着摔门声,楚倩云眸子中不经意间闪过一丝的得意。

    下一秒,便又是一副无辜的样子来到愣在原地的展源身边。

    “展源,真是对不起啊,害你和婉宁吵架了。”

    闻言,展源这才回过神来,微微一笑满不在乎:“没事,她只是耍耍小脾气,过几天自己就好了。”

    过去三年里,每一次吵架,乔婉宁都会自己调节,从不给他添任何麻烦,这一次他认定了也不会有意外。

    是她的爱给了他有持无恐的权利。

    而此时此刻的另一边,出了展源的公寓后,乔婉宁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停车场,坐在自己车里的那一刻,所有伪装的坚强终于破功,眼泪瞬间如同决堤一涌而出。

    她是在大学认识的展源,那时候她路过篮球场,篮球朝着她这边砸过来,是展源将她护在了怀里,年少时候的喜欢就是那般无凭无据。

    而那一个拥抱,就让她沉浸了五年,那时候她大一,展源大三,刚好和楚倩云分了手,乔婉宁的出现可以说是恰到时机。

    于是为了走进他的心里,她用了两年的时间,给予了他无微不至的爱,可是换来的,却是相处三年后,他和初恋重归旧好。

    乔婉宁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很不得就这样哭它一个小时。

    可还不等她发泄完,一个孩子的声音就从车窗外传来,打断了她所有的思绪。

    “妈妈,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

    妈妈?

    乔婉宁愣了一愣,看了看窗外,只见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站在车旁。

    小家伙一头微微卷翘的棕发,小脸又白又细,纵然很小,可是五官却是十分精致。

    尤其是那双大眼睛,睫毛长的让人羡慕,毛嘟嘟的十分可爱。

    乔婉宁看了看四周,没见到孩子家长,于是开了车门走下来,弯腰看着这个孩子。

    “小家伙,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你家人呢?”

    小家伙见状一把抱住她的大腿:“妈妈,你不认识俊宝了吗?我们去找爸爸吧。”

    这场景属实把乔婉宁整不会了,还以为是这孩子走丢了,可能自己和他妈妈长得有些像。

    可下一秒,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快步慌张地跑来,一把将俊宝抱进怀里。

    “再敢乱跑看我怎么收拾你!”男人的语气像是父亲训斥孩子。

    乔婉宁一眼便看出,他抱着孩子的手法十分生疏,俊宝被他抱着似乎也在瑟瑟发抖,并没有孩子对父亲那般的亲切。

    当下想到小家伙刚刚叫自己妈妈,乔婉宁的心里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忙上前几步,拦住了男人的去路。

    “等等,你是这孩子什么人?”

    鸭舌帽的男人见状,下意识的将帽子压得更低,有些尴尬的微微一笑:“啊,我是这孩子的舅舅,孩子妈妈今天上班太忙了,所以叫我来照顾他。”

    闻言,乔婉宁警惕的打量了男人一眼,又看了看在他怀里完全不敢出声的俊宝,女人的直觉告诉她,有问题!

    “那辛苦您给孩子的母亲打个电话,证实一下。”


:    闻言,男人显然有些不太耐烦:“抱歉,我赶时间。”

    说完越过她就要走,俊宝在这时回头看着她,在孩子真挚的眸子中,她清楚的看到了闪烁了泪光。

    乔婉宁来不及多想,眼看着男人就要上车离开,当下打电话报了警,汇报了地址和情况。

    可眼看着男人就要带着孩子离开,担心孩子的安慰,乔婉宁只好硬着头皮上前,一把按住男人的肩膀。

    果不其然,男人条件反射的回身就要动手,奈何抱着孩子不方便,加上见到还是她,只得硬生生的把手伸回去,压了压帽檐。

    “这位小姐还有事吗?”

    乔婉宁被问的一怔,反应过来赶紧尬笑:“没事,就是觉得您的帽子挺好看的,想给我男朋友也买一个,您看方不方便给我发一下链接?”

    闻言,男人更是不耐烦,纵然帽子遮面看不出他的表情,可是乔婉宁能够感觉到,他现在很慌张。

    越是这个时候,自己就越是要稳住,免得他着急之下铤而走险,自己和俊宝都会有危险。

    “商场随便买的,没有链接。”

    乔婉宁拿出手机:“那我拍一下,回去搜同款吧。”

    说完她就要按下快门,男人果然一把狠狠地拽住了她的手臂。

    就在乔婉宁的心脏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不知道男人接下来要做什么的时候,警笛声突然在周围响起!

    男人见状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

    乔婉宁眼疾手快来不及多想,动作迅速的一把从男人的怀里抢过俊宝。

    好在这孩子十分聪明,危机时候朝着那男人的眼睛扣了一把。

    男人疼的呲牙咧嘴一时慌了神,乔婉宁便抓住时机,立刻抱起孩子就跑。

    还没等跑几步,那男人已经缓过神来,竟然掏出口袋里的刀,朝着两人追来。

    跑是跑不过的,千钧一发之际,乔婉宁将孩子紧紧护在怀里。

    只一瞬间,刀子锋利的刀刃划破背部肌肤,乔婉宁闷哼一声倒在地上,将怀里的孩子抱得更紧。

    那男人还要上前,刀举过头顶,可警笛声逼近,他只得转过身去,快速的开着车落荒而逃。

    乔婉宁能够感觉到,背部的血迹热滚滚的流了下来,将白色的西服都染了个彤红,火辣辣的疼让她瞬间满头大汗。

    “妈妈,你没事吧,妈妈!”俊宝看到她流血过多,像是受到了惊吓。

    没有了刚才求救时候的淡定,小家伙慌乱起来,眼里也流了一脸。

    乔婉宁牵强的扯出一丝微笑:“没事,俊宝乖,警察叔叔很快就来救我们了。”

    她自己就是医生,大概感觉得到伤口不浅,而且这样下去,容易流血过多。

    可还不等她想办法止血,眼前的小家伙就开始呼吸困难,眼神迷离起来。

    “怎么了?俊宝,你怎么了?”乔婉宁立刻紧张起来,流逝的力气也重新回到了体内。

    小家伙呼吸困难倒在地上,小手痛苦的捂着脖子,根本没办法回答她。

    乔婉宁只得让自己坚强起来,见小家伙这是典型的哮喘症状,赶紧摸了摸他的小口袋,却没有摸到急救药。

    眼看着小家伙就要不行了,乔婉宁脱掉身上满是血迹的外套,不顾伤口不断流出的血液,给俊宝做起了人工呼吸和心脏复苏。

    前前后后忙活了好一会,小家伙的情况才算是稳定了下来,乔婉宁也因为失血过多而晕倒在地没了知觉。

    在视线的最后,她清楚的看到警察和一个身着黑色西服的男人朝着这边跑了过来。

    睡梦中,她仿佛看到了展源和楚倩云在房间里做着那不可描述之事,两个人甚至目光直视着她漏出诡异的笑容。

    她咬紧了牙关转身就想要走,楚倩云却猛然从床上下来,拿起水果刀对着她的后背就是一挥。

    激烈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喊出声来。

    “啊!”

    噩梦惊醒,看到的,却是医院的天花板,不偏不倚,正是她自己工作的第一医院。

    “乔医生,您醒了?请稍等,我这就去通知我们纪总。”

    一个穿着黑色西服表情严肃的男人守在病房门口,见她醒了恭敬的说着。

    乔婉宁瞪着眼睛缓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嘴巴干得厉害,想要起身喝口水,背部的疼痛却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动也不敢动。

    不出片刻,病房门再次被打开,乔婉宁有气无力的看过去,只见一个人类高质量男性走了进来。

    男人身高目测一九零有余,头发和俊宝一样是浅棕色,脸部轮廓棱角分明,五官立体眼睛深邃,皮肤也是白皙的让人嫉妒。

    尤其是那双浅棕色的眸子,睫毛长的像假的一般,简直和俊宝六分相似,不同的是,男人的脸上没有稚态,更多的是平静。

    这人她怎么看着都觉得有些眼熟,一时又想不起来是谁。

    “俊宝怎么样了?”乔婉宁开门见山。

    男人像是没想到她会直接这样问,平静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异样,随即低沉的声音传来。

    “俊宝很好,多亏了乔医生舍身相救,现在他已经在隔壁睡下了。”

    听到这样的结果,乔婉宁才算是松了口气。

    “孩子没事就好,这都是作为医生应该做的。”

    男人闻言沉默了片刻,半晌又道:“不知道乔医生喜欢什么,廖表一下心意。”

    语落,他旁边的助理便将一张钞票抵到了她的面前。

    乔婉宁是不缺钱的,作为一个科室年纪最小的主治医师,她完全有能力养活自己,可这并不代表她会和钱过不去!

    看着支票上赫然写着五千万几个大字,她已经开始在被窝里偷偷掰手指头算计该怎么花了。

    “谢谢,不过我想,这五千万的代价,应该不止我背上挨的这一刀吧?”

    没想到她居然会这样说,男人的眸子越发深邃,如此也好,和聪明的女人说话就是节省时间。

    “绑匪很狡猾,逮捕过程中拼死逃离,现在警方正在全力追捕,纪氏集团有十分多的人脉,我们也会暗中调查,争取尽快找到绑匪。

    纪氏集团?恍惚间,乔婉宁瞬间想起了面前这个眼熟的男人是谁!


:    世界二百强企业纪氏集团的总裁,商业场上的冷面天才,名叫纪庭钧,当初在展源办公室的财经周刊上,她经常能够看到有关这个男人的报道。

    当初她还调开说,这样的男人,简直就是万千少女的梦。

    当初的报道上倒是的确提起过,纪庭钧是个单身父亲,独自带着一个孩子,想来自己昨天救下的,就是他的孩子?

    大脑在一瞬间快速运转,乔婉宁表面故作镇定:“所以,你想要我帮你抓人?”

    “你是除了俊宝外,唯一一个和绑匪近距离接触并且有过沟通的人,这件事情,恐怕你也不能独善其身。”

    说着,纪庭钧顿了顿,一张俊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变化。

    “无论是绑匪还是他背后的人都很清楚,如果被抓到,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而你的存在,就是对他们来说最大的威胁,所以乔医生,帮我就是在帮你自己。”

    乔婉宁有些无语,这一点其实在她想起这个男人是纪庭钧的时候,她就已经想到了。

    纪庭钧是什么人,站在金字塔顶尖的男人,他能有今天,不只是因为他的身价高,更因为他的杀伐果决手段高超。

    敢绑他的儿子,可见对方也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人物,结果被自己搅黄了,可不是恨不得宰了自己吗?

    见她犹豫,纪庭钧又道:“这五千万只是定金,事成之后价格随便乔医生开。”

    闻言,乔婉宁这才回过神来:“你想要我怎么帮你?”

    “俊宝有哮喘,加上从小没有母亲照顾,所以性格有些孤僻,为了保护你的安全,也为了俊宝的安全,希望乔医生能够住到纪家,做俊宝的私人医生,同时为我提供嫌疑人的特点,方便辨认和抓捕。”

    “可是我的工作。”她刚好是儿科医生,倒是对口。

    “这一点乔医生可以放心,我会和医院打招呼,暂时给你留职,事成后官复原位。”

    看着眼前这个似乎把一切都打理好的男人,乔婉宁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他能是纪氏的继承人,什么事都想的如此周到。

    想想他也的确是为了自己好,再加上刚和展源那个渣男分手,能有件事情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也是好的。

    可乔婉宁没有第一时间答应:“纪先生给我点时间考虑一下吧,明天再给你答复可好?”

    纪庭钧到是也不慌不忙:“早点休息。”

    说完,转身就离开了病房。

    房间里再次陷入安静,乔婉宁嗓子干的快要冒烟了,干咳了两声。

    很快病房的门就被人再次打开,刚刚穿着黑色西装的助理刑勋走了进来。

    见状刑勋立刻上前,将水杯拿到了她的面前。

    “乔医生,我就在门外守着,你有事随时叫我,如果有不方便,我帮你叫护士。”

    “谢谢,辛苦你了。”乔婉宁喝了口水感觉好多了。

    刑勋做事十分利落,到是和他老板的干净利落如出一辙。

    背部的伤口还在隐隐发疼,躺着不动直到后半夜,她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阳光照在脸上暖洋洋的,吵醒乔婉宁的不是背部的刺痛,而是鼻尖痒痒的触感。

    微微睁开眼睛,只见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伏在自己的胸口,浅棕色的卷发碰触着她的鼻尖,让她有些想打喷嚏。

    恍惚恢复了视线,看清楚是俊宝趴在自己的身上,乔婉宁瞬间恢复了清醒。

    感觉到她醒了,俊宝毛茸茸的小脑袋支棱起来,看着她可爱一笑。

    “妈妈,你终于醒啦!”

    看得出来,小家伙状态恢复的不错,看到自己十分兴奋。

    “俊宝,你怎么样?还有没有不舒服?”

    “没有,妈妈,我已经都好了,你呢,爸爸说你受伤了,不让我来打扰你,可是我想你。”

    小家伙的声音奶萌奶萌的,让人听了就喜欢。

    乔婉宁这才注意,小家伙对自己的称呼,当下揉了揉他的小脑袋:“俊宝,阿姨不是你的妈妈,你这样叫我,被你的妈妈听到会生气的,你可以叫我乔阿姨,或者乔医生。”

    俊宝一听不高兴了,小嘴一撅:“不,你就是我的妈妈,你就是!”

    看小家伙的情绪有点紧张,害怕他在次触及病情,乔婉宁只好暂时随他叫了。

    一动不动躺了一晚,乔婉宁累的浑身发酸,刚想抱着俊宝下地走动走动,病房的门就被人打开。

    展源手里拿着一筐水果和一束花走了进来。

    见到来者,乔婉宁刚刚恢复的好心情在此跌入谷底。

    “昨天晚上我去你家找你,发现你没回家,今早我给苏禾打电话才知道你出事了,怎么样,严重吗?”

    说着,他将果篮和花放在一旁。

    乔婉宁有些不适的皱了皱眉头,将俊宝扶着坐到了床边。

    “多谢惦记,还没死。”

    展源闻言脸色有些难看,却还是硬着头皮顶着一张笑脸:“这就是你救下的孩子吧,真是可爱,你昨天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我就在楼上,若是下来,你也许就不会受伤。”

    看着他这幅无事献殷勤的样子,乔婉宁才第一次明白,什么叫迟来的深情比草贱。

    当初自己对他情深意重,他对自己爱理不理,现在自己对他视若蝼蚁,他却反过来演起了情深意重的戏码,真是恶心。

    乔婉宁将俊宝往自己身边搂了搂,冷着一张脸:“我受不受伤和你没关系,你也用不着现在过来虚情假意。”

    再次热脸贴饿了冷屁股,展源脸上的笑容消失殆尽,皱了皱眉头。

    “婉宁,你非要这样阴阳怪气吗?”

    “怎么?难不成你还指望我对前男友以礼相待?”

    “你!”

    展源再次被怼的体无完肤,一时有些无语,脸色变得更加难堪。

    一直没说话的俊宝始终都在察言观色。

    他小小年纪倒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眼前这个男人,妈妈不喜欢。

    既然是妈妈不喜欢的,那就是他讨厌的,既然是讨厌的,就没必要再和他浪费时间。

    这样想着,小家伙抬头看了看乔婉宁:“妈妈,爸爸一会就过来了,你想吃什么早餐,我让爸爸带过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